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3777-3778 自己找虐

3777-3778 自己找虐

    陈太忠的电话是打给李强的,在路上他先是联系了隋彪,又联系了区政法委书☆记祁泰山,就抢救被拐卖孩子一事,达成了共识必要时,可以开枪击毙绑匪。

    当然,他不做协商,也可以击毙绑匪,但是那样的话,多少是要有点手尾,而且有个前提,就是必须要让大家看到,他已经迫不得已了,才合适出枪。

    可是陈区长的事多到根本忙不过来,怎么可能为这种小事耽误太多时间?

    事实上,他心里有个算计,人贩子实在太可恶了,而且居然胆大到来北崇拍小孩,不杀上一两个,还真是难出心中这口恶气让你们也知道,北崇没有人贩子生存的土壤。

    所以别人想的是如何救人,陈区长想的则是如何借这个机会,合理地杀人错过这个机会,这三个人十有**半不了死刑。

    有了这个念头,他自然要走一下程序,跟隋彪和祁泰山达成一致之后,他又向市党委书☆记汇报,这就是最后一道手续了。

    李强听说他已经跟别人协商迂了,于是就表个态,必要时你是可以开枪的,不过还是先以说服教育为主,能用嘴巴解决的事情,最好别用暴☆力。

    没有明确地反对,这就是默认了,陈太忠也不指望李书☆记说“你放手去杀。”他将手机揣起,看一看现场,眉头就是徵徵一皱一这货挺会躲啊。

    那一层玻璃真的是很要命的,陈区长想击毙绑匪不难,但那是汽车玻璃,而他口袋里放着的,只是一把六☆四小砸炮,威力非常地有限。

    要是这样都能把人打死,怕是又要有人嚼谷了一你考虑过刘满仓的安全吗?

    还是到前面看一看吧,陈区长才待迈步,身后又驶来一辆汽车,在他身边吱儿地急停了下来,接着政法委书☆记祁泰山跳下车来,“陈区长,现在怎么样了?”

    “绑匪不但很凶残,也很狡猾,”陈太忠重重地叹口气,“他们现在躲在面包车里,要求换乘车辆,祁书☆记你带来神枪☆手没有?”

    祁泰山也顾不得回答,先从司机手里接过个望远镜,举着看了好一阵,然后才叹口气,“唉,这除了把绑匪骗出车,别的还真不保险……我认为应该先做思想工作,你看呢?”

    “嗯,”陈太忠点点头,然后又轻唷一声,“他们能迷途知返是最好的,但是也要做好谈不成的思想准备,要双管齐下。”

    两人站的位置,离面包车大约有七八十米,不过也没办法再近了,毕竟他俩是现场级别最高的两个领导,万一被绑匪注意到,肯定会影响到工作部署。

    正说着,朱奋起就走了迂来,他皱着眉头发问,“区长、祁书☆记,对方要求提供逃逸用的丰辆,并且柜绝沟通,咱们该怎样回答?”

    “你先说出你自己的想法,”陈太忠微徵一扬下巴,“毕竟你是专业的,我们会充分考虑你的意见。”

    “真要换车的话,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做文章,”朱奋起有点犹豫,警☆察给嫌犯备车,不动手脚才怪,不过以北崇的落后,想找个G定位器来装,也得找得到那玩意儿阳州有没有都是「百度贴吧☆文字首发」两说呢。

    要说调一调油表啥的,让车半路因为没油而熄火,这个倒是可以做到,但是没多少意义,跟丢的话那就是跟丢了,没跟丢……还得再给人家准备辆车。

    当煞,最关键的还是,“要是动手的话,在他们换车的时候动手最合适,现在的问题是咱们没有狙击手,向市局求助,他们也没有,还要部队找,目前咱能做的就是拖延,万一拖不下去不得不换车……,陈区长你在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有没有把握一枪令其失去战斗力?”

    “这个……我可以试一试,”陈区长神情凝重,犹豫好半天才回答,似乎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你不要担心,出了问题是我的责任。[]”

    朱局长一时就语塞了,倒是祁泰山不满意地皱一下眉头,“市局也没有神枪☆手……这不是胡说八道吗?去年那个车站纵火案,不就是一枪爆尖”

    “市局说了,开枪的小钟是当年退下来的,最近一年多没摸枪,手生了,”朱奋起苦笑着回答,堂堂的阳州市局,不可能连个神枪☆手也找不出。

    但是市局的忌惮,朱局长心里同样清楚,今天的事情,杀人是次要的,救人才是主要的,不过,这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少意外神枪☆手也不是万能的。

    这就存在击毙了绑匪,但是同时人质也受伤的情况,万一瞄得不是很准,误伤了人质,或者说绑匪一下没死透,鼓起余勇将人质干掉了,这怎么算?

    这些可能性很小,但是再小,也确实客观存在,通常情况下,大家尽量保证人质的安全就行了天底下没有万无一失的事儿。

    然而,令市局挠头的是:事情发生在北崇。

    市局的警☆察都知道,北崇的陈太忠,是个护短而且反脸无情的家伙,找起碴来一点都不手软一万一,万一出了意外的话,怎么办?

    朱奋起是市局出来的,在局里也有些朋友,人家将消息传递了出来:别的县区要神枪☆手,市局能派人,北崇的话……我们真的伺候不起一除非陈太忠明确表态,出了任何意外,都不追究责任。

    陈区长怎么可能表这个态?朱局长太明白自家领导了,就说那你们帮着联系部队吧,陈区长迁怒于谁,也不会把气儿撒到部队头上。

    事实上,朱局长都不敢把这个因果跟陈区长讲一以后可以讲,但是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说,于是他问一句,“区长,当年你训练的时候,五六半用得怎么样?”

    “四百米内,爆头没有任何问题,”陈区长先吹一句,然后才微微一皱眉,“但是你两支五六冲锋枪,我摸都没有摸过,风向什么的也没测,让我用五六?”

    这是大实话,再牛皮的神枪☆手,也是用自己的枪才能打出好成绩来,用别人的枪,就算一样的标准,偏光、后坐力甚至膛线磨损,都是影响命中率的,天底下没有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一模一样的枪支,尤其是距离远的话,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风向和风速都要影响瞄准。

    而陈区长就算拿上六☆四小砸炮,也要先试两枪,这才是负责的态度。

    “那现在……,您拿上枪走,去远处试几枪?”朱局长也知道,区长说的是实情。

    “那得走多远?”陈太忠摇摇头,事实上他并不想为此耽误太多时间一干脆利落干掉一两个人这事儿就算结了,“你准备车吧换车,其他的我来处理。”

    “区长,这个事儿……有点危险,”朱奋起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劝诫一下领导不管领导是否知道,多说一句是没有坏处的,“六☆四手☆枪的可靠性,不是很高啊。”

    “你放心好了,我在国外的时候,玩过很多种枪☆械,这些常识我知道,”陈区长微微一笑,怪不得干部提拔要强调个任职经历,驻欧办真是个不错的筐一啥都能往里装。

    “那我就去安排车了?”朱奋起不是很确定地问一句,见区长没什么反应,于是转身离开。

    “陈区长你打算拿六☆四枪救人?”祁泰山沉默好一阵,只等剩下两人了,才惊讶地发问,“这个枪的威力太小了吧?要不我让人给你送一把五四来。

    没试过的枪,能用吗?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子,不过他也知道,祁泰山是为自己好没试过的枪可能打得不准,甚至误伤刘满仓,但是威力够大,能有效地保证他这个区长的安全。

    至于说他口袋里的六☆四小砸炮,就算试过枪打「梦已启航☆清逸尔雅」得准,歹徒穷途末路之下拼死反扑,也可能给他这个区长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宁可死了刘满仓,不能伤了陈区长,这是官场的共识

    干部的身☆份就是比老百姓娇贵。

    “没必要,我只是想阻止绑匪犯罪,我的身手,你应该相信,”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又皱着眉头轻叹一声,“六☆四就够用了,五四可能会出人命……还是尽量以说服教育为主。”

    “陈区长你这个胸襟,太了不起了,”祁泰山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宁可自身置于险地,也要给对方悔改的机会,我很少真心实意地佩服人,但是我现在要说两个字:佩服!”

    “其实我都恨不得杀了他们,但去…”还有个孩子,咱不能伤了孩子,那就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会吧,”陈区长轻叹一声,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看起来颇为无奈。

    嘴上这么说,他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一六☆四再是小砸炮,再是没威力,一枪从眼眶子里打进去,也不信丫挺的不死!

    “那就往前走一走吧,”祁泰山微徵一笑,手向衬衣口袋里一伸,就摸出了一副太阳镜戴到了脸上他搞政法委工作的,自然也常备这样的道具,免得被人一眼看出。

    不过他这个太阳镜是浅色的,边框也厚,旁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近视眼戴了一副变色眼镜一般,中规中矩的,最多也就是大西洋底来的麦克,不像陈区长的眼镜,一看就是时尚青年一甚至有点古惑仔的味道。3778章自己找虐(下)

    筹备车辆,这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朱奋起还有意拖时间,一开始只是给准备了一辆三轮农用车,绑匪见状,直接在刘满仓的手臂上划了一刀,“尼玛,玩我们呢?”

    “我们这……北崇就是个穷地方,你当是在洛杉矶呢,要辆车那么方便?”朱奋起悻悻地回答,“美国大片看多了吧?”

    一边安排调集车辆,他就一边了解红色面包车的车牌号在出北崇的时候,这辆面包车挂上了车牌,以应付检查。

    但是令人郁闷的是这车牌居然是鸟法省的要是省里的车牌号,倒也好查得清楚来历,但是跨省的话,查上三五天是很正常的。

    大约是中午十一点半北崇这边终于筹措出了一辆面包车,居然还是张一元四海车行的车,不过也没人去点明这一点一四海车行的车已经被工行收回去了不少,但是有些警☆察就是不给,工行也没辙。

    绑匪也不是完全没有头脑的,车里就下来一个男人,来检查这辆车,不但检查了是否藏有人还检查了油表、轮胎,甚至发动机盖都被打开被细细地查己

    这个时候,陈太忠和祁泰山就来到围观人群的前沿,马上要动手了,陈区长要准备出枪了,祁书☆记则是要不动声色地安排大家疏散一围观的群众这么多,误伤了谁也不好。

    “陈区长来了!”猛然间,有围观的群众发现,那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居然是陈太忠,一时间欣喜若狂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我说老少爷们儿,你们就没想到我为什么要戴墨镜过来吗?陈区长登时就热泪盈眶了一一不带这么欺负区长的。

    总算是也有精明人,想到陈区长这副打扮过来,当是有所图,于是就做各种暗示,朱奋起也悄悄地知会下去:你们就当没发现陈区长在。

    绑匪是很警醒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于是多在墨镜年轻人身上扫几眼,不过他们大多的心思还是放在跑路上,更担心这是北崇玩的新花样,所以仅仅是注意到了。

    事实上,陈太忠这个装扮,给绑匪的感觉,更像一个噱头,真正有威胁的人,不会这么高调地出场,咬人的狗不叫一他们并没有想到,陈区长也不想出这个风头。

    绑匪甲检查过车辆之后,向同伙示意,这个车看起来是没啥问题,然后走了回去。

    三人商量一阵,不多时绑匪女下车,来到新车旁,上去就打着了车,蓄势待发这辆面包车肯定是没有太阳膜的,从外面能看到里面。

    “我们要倒车了,再来一个人,省得你们半路截杀,”绑匪乙一就是一直把刀架在男孩儿脖子上的那货发话了,“必须得是干部。”

    “那个谁,就她吧,”绑匪甲一指某人,笑眯眯地发话了,“我就喜欢女干部。”

    “我是记者,”牛晓睿气得直跳脚,她最近一直在给北崇写软文,很多有趣的事情都不敢抓,今天好不容易听说了一个可以报道的段子,北崇堵住了抓小孩儿的人贩子,于是匆忙地从卢天祥的舍属加工厂赶过来。

    来到现场,正是僵持状态,她也跑来跑去,采访得不亦乐乎,今天的新闻真的很有卖点啊一人贩子偏僻乡村拐男孩,北崇人天罗地网抓拍花。

    这个新闻挺带感,也很正面,还非常吸引眼球,做一篇好文章没有问题。

    不成想她上蹿下跳的,就被绑匪甲看到了眼里,心说我就算这次躲不过了,弄一下这样的美女,这辈子也算值了。

    听她这么说,他倒是越发地想尝试一下了,于是淫笑一声,“记者算个毛,你给老☆子过来川…干部怕的就是记者,当老☆子不知道?”

    这话一说,牛晓睿难做了,她肯定可以置之不理的,后果也不会很严重,但是她终究是记者,还是要讲口碑的一面对绑匪退缩了,这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正经是敢迎难而上,倒还能博个清誉出来,于是她冷冷地看陈太忠一眼,“陈区长……我去救北崇的孩子了。”

    我说……这你也要赖到我头上?陈区长欲哭无泪,人家绑匪想多绑一个人,肯定是要找女人,女性战斗力不够强嘛,你这么积极,被人关注到很正常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目前局面的发展,在他的控制当中,陈某人好歹是曾经的罗天上仙,保得了一个也保得住两个,于是他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心说你随便配合一下就行。

    “慢着,”绑匪乙一就是那个一直拿刀架着小孩的主儿发话了,他冷冷地表示,“六子你不要抓那个女人,把那个男人带过来。”

    “你说的是那个男人?”绑匪甲愕然地一指陈太忠,不可置信地发问了,尼玛你有没有搞错,不让我抓个娇滴滴的女人来做人质,去抓那个身高体壮膀大腰圆的男人?

    “那个是北崇的区长,明白吗?”绑匪乙冷笑一声,低声回答,“他长得再高再壮,也是干部…”现在的干部都是没卵子的,还不如娘们儿,戴个墨镜就牛逼了?你没看见,他都不敢接那女人话茬?”

    “我就是见他有点强壮,”绑匪甲讪笑一声。“还是二哥你厉害。”

    “叫他过来吧,”绑匪乙轻描淡写地发话,“手上有个区长,就省得小喽啰们骚扰了。”

    “你,过来,”绑匪甲冲陈太忠勾一勾手指头,“看什么看,说你呢,你是那个记者的相好,抓她不如不抓你。”

    “我根本不认识她,你还是抓她吧,”陈太忠摇摇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这个动作配上他带的墨镜,也显得很有几分桀骜不驯,或者说...…冷酷无情。

    “你少来了,”绑匪甲本来还是有点怀疑二哥的猜测,但是眼见这货是如此地惜身,甚至不惜躲在女人身后,心星禁不住大乐……这一副大好的身材,你是白长了。

    有了如此的认识,他说话也就不再客气了,于是脸一拉,“爷今天就选定你了,你要是不肯过来……老二,在小娃娃脸上划两刀。”

    “尼玛,这没大没小的,”绑匪乙轻声嘀咕一句。

    尼玛,你这上杆子找虐的陈太忠心里也冷哼一声,很无奈地向前慢慢走去,他真的有点、纠结,哥们儿拿枪打死人,那叫被逼无奈,赤手空拳打死人一一那是鲁智深!

    绑匪甲又找出一把小小的水果刀,走上前就搂住陈区长的脖子,将刀架到他的咽喉处,“小伙子,配合点,当个干部不容易,我这手一好……你贪污的钱都没地方花了。”

    “我才不会贪污,”陈区长义正言辞地回答,那绑匪想也不想,冲着他眼睛就是一拳,直接将墨镜打落在地,“你给老☆子闭嘴,我说你贪污,你就贪污了。”

    “陈区长可不是那种人,”朱奋起大喊一声,这一来是奉承领导,二来也是乱对方的心神,然后他又瞥一眼陈区长的裤子口袋,心里禁不住咯噔一下:怎么看不到手☆枪轮痹?

    他一嚷嚷,别人也跟着嚷嚷了起来,绑匪甲眼见群情激奋,也不敢再说什么,拽着高大的年轻人走上了车,他先上车,将陈太忠挡在车门处,“关门!”

    这边关起门,那边一男一女夹着刘满仓走了下来,大家这才看到,小孩的手和脚都被胶带紧紧地捆着,一时间,北崇的老百姓就有点、受不了啦,太多的人登时就破口大骂。

    就在这一片嘈杂声中,白色面包车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呼喊,紧跟着就是“嗵”的一声闷响,绑匪乙才愕然地一怔,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他的脸上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上!”陈太忠一声大喊,推开车门走了下来,手里的手☆枪似乎还隐隐冒着烟,他的身后,一个身子正在软绵绵地倒下。

    随着这一声喊,旁边围观的闲汉里,有四个人直挺挺地就扑了上去,两个人将绑匪乙扑倒在地,另外两个,一个扑倒了那女人,另一个却是抱起小孩儿就跑。

    旁边等待的人动作也不慢,直接一块毛巾就捂住了刘满仓的脸,不让他看到那些血腥的场面一这是避免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不该有的阴影。

    这个部署还是陈太忠建议的,他在处理杨紫萱一案中,发现通达警方的处置还是很人性化的,他觉得北崇有必要学一学,搁给北崇的老爷们儿,还真没谁有这么细心的,不就是点、血吗?男人还怕见这个?

    这刘满仓也是个不省心的主儿,被解开手脚之后,听说拍自己的坏蛋被打死了,登时就嚷嚷了起来,“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我不怕……杀猪我都见过呢。”

    说是这么说的,当他见到横躺在地面的尸体,眼睛珠子都被炸开了,禁不住一捂眼睛,“哎呀,好恶心……,”

    “让你再翘课,”下一刻,一记大耳光子狠狠地扇了下来,紧接着,打人的汉子抱着孩子就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