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81章 姬夫人!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81章 姬夫人!

    那巫族老者说话间,不断地后退,直至退到了跟随他的那六个族人身边,这才狠狠地踢了几脚,把那几个昏迷之人踢醒后,连忙抱拳带着他们匆匆离去。

    这六个族人一个个面色苍白,对于苏铭所在的这座山脉,充满了敬畏与神秘之感,随着老者一路疾驰,一个个都心有余悸。

    直至快回到了部落时,其中一个大汉才迟疑了一下,低声开口。

    “阿公,咋办?要不请祖巫爷之像出手?”

    “哼哼,就知道装死的瓜娃子,咋办,你说咋办!祖公之像还有一次威力,那是为了震慑黑鹤的!”那尖嘴猴腮的老者一瞪眼,转身抬起手在这大汉头上狠狠地拍了一下。

    “告诉你们,这摄魂央巫决不能小看,此人仅仅是展开神通,便有如此声势,即便是我拼了老命出手,有啥子用,人家是摄魂,属于外来者,来去自由,老子也没把握将其杀了。

    既是这样,若老子输了,你们这群瓜娃子不就玩完?部落里的人咋办?就算是老子侥幸赢了,人家逃走,找个机会回来报复,我们部落又不能离开,这买卖不划算。”老者摸了摸下巴处的胡须,此刻的他在没有之前那种浑傻之意,目中闪过一丝精明。

    “所以老子才那么阿谀,表露出恭敬害怕的样子,如此才能免去一场对我们来说怎么都是玩完的事情,这叫能屈能伸!”老者目光闪动,看向了正东方的位置。

    “看此人的样子,应不是黑鹤那老鸟请来之人’看看吧’黑鹤那老鸟脾气暴躁’没老子这么圆滑能屈能伸’说不定这还是一件好事哩!’,老者笑了笑’随即又严肃起来’在身边的几个族人头上又各自拍了一下。

    “回家!你们记住’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得踏入那山三千……五千吧’王千丈之内!”

    在那白牛部的巫族老者离去之后’苏铭在他的洞府内,安静了数日,没有人来打扰’整日里苏铭沉浸在修行之中,闲暇时间夜里看着天空的明月,修炼其血火叠燃之法。

    至于白天的时间’除了去观察那药鼎与查看蛮族那老者的身体状态外’苏铭还专门用了几个石室,引来浓郁的天地之力’又从附近取回一些泥土’在那里把他的药草种植下去。

    除此之外’余下的时间苏铭都是放在了去琢磨那风蛮与雷蛮的传承之晶上’感受体齤内的风之初与雷之源,寻找可以施展风蛮神通与雷蛮之术的方法。

    在这巫族的偏僻之处,苏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忘却了还在进行的巫蛮大战’忘记了东荒之灾’他脑子里唯一存在的’就是在三年内’让自己的修为大范围的增强。

    如此’才可接触降临之仙,才可找到宿命二字的秘密。

    不过’安静的日子是短暂的’在七天之后,苏铭于盘膝中睁开眼,他手中拿着风蛮传承之晶,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火猿。

    “把他们赶走。,’

    火猿立刻神色有了兴奋’拍了拍胸口后拎着棍子,身体化作一道红影消失’不多时,这火猿在一脸满足的回来’对着苏铭比划了半天。

    “好吧,若是遇到闯入者,你可以自行斟酌’前三次不要伤人’若第四次还有人踏入’你可杀戮。”苏铭略一沉吟’点了点头,继续沉浸在对风与雷的领悟之中。

    火猿顿时更为兴奋’一晃跑了出去。

    这几天里’总是有巫族之人三两而来’在外围观察’这些人的头发上’大都是插着一些黑色的羽毛’与白牛部截然不同。

    其中有一些在观察之后闯入到了三千丈内后’被突然出现的火猿嘶吼中拿着棍子狂舞’这些巫族之人大都是初巫,即便是会有些神通术法’但火猿速度之快’往往闪烁间便临近’但凡被它接近之人’都会在轰鸣间身子倒卷,被一棍子抽出很远。

    几次之后’这些头上插着羽毛的巫族之人,便少了起来,到了最后’纷纷不见,似知道了这里无法来临’若放弃了一般。

    直至苏铭在这洞府内居住了大半个月后,这一天,于正东方的位置,有三道长虹呼啸而来,当首一人是一个中年男子,此人身子极为魁梧’目光炯炯,其后二人则是老者’三人在苏铭所在的山脉外一万多丈处从天空降下’站在大地上’盯着远处巍峨的山脉。

    “族长,前方七千丈外’就是界限了’之前几次只要是我们族人踏过’那猴子就会突然出现’虽说没有杀人,可其出手越来越极狠,最后一次抽中的族人都是筋骨断裂。

    看其样子’似若再闯入’它便有杀机口’’那中年男子身后一个老者,沉声开口。

    “白牛部能忍下,可见占据了此地之人绝非等闲之辈,尤其是半个月前那次天地变化,我们在部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此人按照老夫的意思,还是等巫公回来后再说吧。,’另一个老者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

    “没错,巫公外出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他老人家当初离开前曾说,一个月左右便会回来,巫公此番外出是去请姬夫人相助灭了白牛部,我们不差这几天。,’

    那两个老者分别劝说,可中间的这个中年男子却是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

    “巫公拿着我黑鹤部全部的财富’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请动跃马峰的姬夫人,好在如今巫族人心惶惶’更因战争持续,物资紧张’所以巫公才有了决心去请姬夫人出手。

    但也只能出手一次而已’这一次要用在杀了那白牛部的白戈身上’可若是让姬夫人出手两次’那么我们付不起这个代价’即便是从白牛部的战利品中拿出,可如此一来’即便是没有了白牛部,我们所得也不划算了。

    此人到底是什么修为,我们还不知道’且半个月前虽说声势巨大’但若不去尝试一下,看看此人真正的底细,巫公回来后,我们无法交代。

    况且’以我战巫之央的修为’即便是无法取胜’可若要杀我’短时间也难以做到,除非他是后巫’亦或者是有强大不死傀儡的摄魂,否则的话’我还是可以试探出其底细’你二人就不要踏入其禁地了,在外仔细的观察,此事我意已决!,’中年男子缓缓开口’其目中有了战意’身体齤内传出啪啪之声’却见其整个人的身躯’竟膨胀了一圈,如一座小山般’迈着大步,向前一步步走去。

    他每一步落下’地面前隐隐一颤’一股煞气从其身体齤内扩散出来’在其脚下形成了一股冲击横扫大地’掀起了一片尘壬飞扬。

    其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形成一阵破空之声,与大地的震动融合在一起’凝聚出了一股声势,直奔苏铭所在的山脉而去。

    六千丈、五千丈、四千丈……三千丈!

    这大汉如狂风横扫,当他来到三千丈这条界线之时’他没有丝毫的停顿,猛的一步迈入其内’可就在他脚步落下的刹那’一声嘶吼蓦然传来’却见火红之影乍现’与此同时有尖锐破开之声如抽动了虚无’直奔这大汉而来。

    那是一根被抡起的棍子!

    这大汉目光一闪,冷哼中不躲不闪,右手握拳’向着那来临的棍子一拳轰去,在相互喷出的刹那’轰鸣回荡,那棍子被生生弹开’连带着其内的火猿,也都被这一拳震退开来。

    这大汉也不好受,身子略有一顿,但紧接着便大步走入三千丈内。

    眼看火猿嘶吼中,其身一晃再次向着这大汉冲来,这黑鹤部的族长,其双目煞气一闪,双手抬起’竟猛的向着大地狠狠地按去。

    这一按之下,大地突然震动’随着大地的震动,似影响了天空,使得天空出现了波纹,使得那火猿的速度,有了一顿。

    几乎就是火猿一顿的瞬息,这大汉迈步踏空而起’其右腿嗡的一声抽动虚空’带着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抽向火猿。

    以火猿的强悍’这一脚它并不在意,正要抡起棍子与这大汉再次一战的刹那,其身前突然虚空扭曲,苏铭的身影蓦然间出现,其速之快,掀起了狂风横扫间,苏铭穿着黑色的长袍,带着黑色的面具,在头发飘扬间’向着那大汉抽来的一腿,打出了一拳。

    这一拳,蕴含了苏铭这段日子对风之初的一些领悟’蕴含了他对雷之源的一些了解’此刻出拳之时’风雷轰鸣’声势惊天。

    风,使得苏铭这一拳唯快不破!雷,使得苏铭这一拳若蕴天威!其体齤内蛮骨之力爆发,甚至在苏铭的那拳头落下的瞬间’其上竟有邯山钟虚影幻化出来’如他的拳头’成为了邯山钟!

    在与那大汉抽来的腿碰触的刹那’轰的一声巨响’那大汉的右腿直接折断’其面色瞬间苍白’一口鲜血喷出中’身体被狂风横扫’直接抛出了数十丈,落在了界限之外,被他两个)跟随而来的老者,立刻上前扶住。

    “不要来打扰我,此为警告,不要逼我杀人,不要让你的家人为你殉葬’不要让你的部落’在巫族大地上消失!”苏铭站在火猿的身前’收回右手,缓缓开口。

    天天下雨,已经多少天了……牡丹江是个盆地,在我的记忆中,出现过几次大水……

    看着新闻说各个地方大水,有些头疼,这段日子要是哪天没更,你懂咋回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