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163章 若不死,则造化

第163章 若不死,则造化

    “蛮荒之族,岂能明悟我仙家的阵法之道,我这里早就不是四层空间禁,而是还存在了半层!”苏铭眼前一阵模糊,清晰时,他出现在了一片漆黑之地,这里是一处山洞,四周没有光,只能微弱的看清些许。

    “快点送我回家,我当年重伤始终未愈,如今放弃了本尊,如今只有这具分身,拖延不了太久,一旦本尊死亡,我若还没离开,也会随之灭亡!

    只有分身离开了蛮族,在仙家不同的法则下,可斩断与本尊的联系,方可活命。”粗重的喘气声在苏铭身边传来,邯空死死的抓着苏铭的肩膀,其面孔与苏铭只有七寸之隔,他盯着苏铭的双眼,目中透出疯狂与焦急,此刻的他已经[首发]是快要绝望,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平静。

    “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去。”苏铭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我再说一遍,送我回去!!”邯空嘶吼,抓着苏铭的双肩,神色露出了杀机。

    “你若不信,大可夺舍,去翻看我的记忆,看看我有没有骗你……”苏铭神色平静,看着邯空,这就是他的目的!

    他在那通道尽头,在那石壁外,明悟了很多事情,对于自己是否真的消失了一些记忆,有了迟疑,他无法去忽略这些事情,他想要弄明白这一切。

    但苏铭知道,凭自己的修为,想要知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是做不到的,所以,他想到了邯山老祖,想到了和风所说的……夺舍!

    这夺舍里面,有一点,就是可以在过程中强行的翻看记忆!

    和风做不到的事悄,苏铭相信,眼前这个邯山老祖,可以做到。

    “我想知道寒沧子的目中为什么是怜悯……我想知道南天的话里为何没有火蛮一族被蛮神屠灭之事……我想知道那条红色的道路上出现的冷漠目光与那句话,为什么让我紧张,让我害你……

    我想知道,我若真的有记忆消失,这消失的记忆,发生在什么时候……

    我想知道,消失的记忆里,都发生了什么……

    我想知道,阿公与乌山的一切,是不是我的一场梦……”苏铭闭上眼,随后猛的睁开,望着气喘吁吁狰狞的邯空。

    “帮帮我,告诉我,我的记忆里,少了一些什么,也告诉你自己,为什么我没有送你回到家乡的方法,也证明一下,我有没有骗你。

    帮帮我……告诉我……我是谁……”苏铭轻声开口,目中有了执着。

    邯空盯着苏铭,在苏铭这样的目光下,他不知为何,心中有了一丝说不明的忌惮,他忌惮的是此刻苏铭的平静,忌惮的是他这一生,从未遇到有让人帮助夺舍自身的事情。

    “单纯的夺舍与搜魂,看不到完整的记忆,只有零散的碎片……你既不送我回去,既主动要求我夺舍,那么我就帮你一次!

    我的这具分身,是以蛮族之人炼制出来,此人生前已经[首发]具备了蛮族祭骨境的修为,你若真想让我帮你,我只有将你炼成我的分身!

    我若死,你便与我一起死,你若没死,便是造化,我成全了你又何妨!”邯空活了悠久的岁月,岂能看不出这里的诡秘,但他没有时间了……邯空目中露出一丝怨毒,他等了八千年,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无法回家,无法回到故乡。

    甚至此刻他随时可死,一旦外面的本尊死亡,他存活不了,与其这样死去,倒不如将眼前这个给了他希望,又将希望粉碎的宿命,炼成自己的分身,一起死亡的同时,不管如何,也的确可以看到对方全部的记忆。

    没等苏铭点头同意,邯空右手猛的抬起,一掌按在自己的腹部,其全身蓦然震动,在苏铭的面前轰的一声,整个人化作了一团血雾。

    这血雾染了苏铭一身,雾中金光一闪,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小人从雾内冲出,直奔苏铭眉心而来,这小人的样子,正是邯空,但其强大的程度,却是远非和风比较。

    这小人已然凝实,非灵体,而是灵婴之上的元神!在其身体垩内存在了一块金色的脊骨!

    这脊骨尽管色泽暗淡,可却透出蛮荒的气息,此物,正是祭骨境强者所修,体垩内第一块返祖之骨!

    事情与苏铭的预测有些不同,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他没有反抗,望着那来临的邯空元神,闭上了眼。

    “这世间之事,很少有可以面面俱到,因为有了错,所以才会有了对,我赌了!”

    在其双目闭合的刹那,邯空元神与苏铭的眉心碰触,瞬息钻入其内,消失不见,在他消失的瞬间,苏铭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露出了痛苦。

    这种痛苦比之前和风夺舍时要强烈无数倍,甚至根本就无法进行比较,如天地之差,不但是身体剧痛,如有无数骨针生生顺着毛孔钻入之感,更有精神上如山峦压下,仿佛要粉身碎骨一般。

    在这剧痛下,苏铭带着面具的脸,顺着面具有鲜血一滴滴留下,这是他七窍此刻流出的血!

    痛苦难以形容,但苏铭没有咆哮,没有疯狂,他盘膝坐在那里,双目露出的,是古井不波的平静。

    默默的忍着痛,默默的感受邯空的夺舍也好,炼制分身也罢,一切,都平静的承受着。

    直至他的眼前模糊,直至他再次来到了那曾来过的地方,一片被雾气浩荡遮盖的世界里,那处唯一空旷的十多丈之地。

    苏铭依旧还是那微弱的幽团,漂浮在这里,熟悉的感觉,谋定的念头,让苏铭没有发抖,没有害怕,他望着一旁金光刺目,让他仿佛要融化的邯空元神。

    其元神之大,足有数丈之高,与苏铭比较,对方如同一个天地巨人,降临之时,苏铭这十多丈的空旷,出现了震动,似乎无法承受,要崩溃一般。

    那刺目的金光,那高大的身影,让苏铭还没等其接近,便有身处怒狼狂风之中,随时可以黯灭。

    “这是什么识悔……竟有如此多的迷雾!”邯空看清了四周后,其元神面孔立刻露出震惊之意,他了解这代表了什么,猛的看向苏铭,目中有了复杂。

    “我,成全你!”邯空话语一出,其巨大的元神猛的张开大口,向着苏铭一吸,立刻苏铭所化的幽团,直奔邯空而去。

    尽管是被吞噬,但这里是苏铭的识海,他依旧可以看到,前方的雾气迅速稀薄,来到南晨之地的记忆迅速流过……

    “这一次,我能看到么……”苏铭喃喃。

    月底了,最后几个小时,月票多寡已不重要,这个月耳根心很静,写自己的书,明自己的道,挺好。

    此章2000字,见谅,明天会爆发,凌晨有第一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