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求魔 > 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第九十三章 第四支箭!

    时间快速流逝,一息息间,从南松的身上,渐渐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势正慢慢的酝酿着,可以想象的出,一旦当他完成了过程后,施展出的此蛮术,必将极为惊人。

    但就在这时,那巨大的血色手臂,轰然间出现了碎裂,其内黑山九人,全部冲出,带着狰狞,直奔苏铭与其旁的那族人而来。

    苏铭双目杀机一闪,持弓的左手猛的抬起,右手在背迅速取出一支箭,瞬间拉开那弓弦,在阵阵颤音中,使得那弓弦成了满月之形,一股难言的气息从苏铭身上爆发出来,他全身血线轰然而出,似凝聚在这一箭上,猛的松手间,一声尖锐的呼啸惊天而起。

    却见那一支箭,带着一股绝杀的疯狂,在那呼啸间似要穿透虚空般,直奔前方,刹帮就临近了黑山部九人中的一人。

    苏铭知道此煎绝不能浪费哪怕一箭,故而此箭不是取黑山族长亦哦者是毕肃,而是一个修为在凝血境第五层的黑山族人身上。

    一箭离线,轰然中,化作一道乌光,于刹那间,那黑山部族人胸。直接爆开,被一箭穿透,其身被拉扯退后数步,蓦然倒下。

    与此同时,就在苏铭拿出第二箭,开弓之时,黑山部剩下的八人,已然临近到了三十丈,似这一箭还没等射出,就会临近。

    但此庶,苏铭身边的那个三旬汉子,却是大笑中迈着大步,向前猛的冲去,在临近中,他毫不迟疑的,全身散发出了刺目的红芒,身体上血线膨胀,他,要血线自爆!

    要用身体的自爆,来托住黑山部,来为苏铭的箭,争取最大的时间。苏铭沉默,对干族人的牺牲,他用行动来表达内心的悲哀与恤愤怒当那第二箭开弓射出的一刹那,他听到了一声轰鸣,那是族人的死去。

    那三旬汉子并非不留恋生命,但此煎,生命与族人比起来,他选择了族人的安全,随着其自爆,那轰鸣之声回旋间,生生的将黑山的八人,阻挡了三息的时间!

    这三息的时间,苏铭的第二箭呼啸而去,再次从一个黑山族人心口穿透,使得那人喷出鲜血,气绝身亡。

    与此同时,苏铭的第三箭,在那族人自爆之力微弱中,暮然射出!

    此箭离弦,苏铭不去看结果,而是把弓一背,身子向前毫不迟疑的冲去,他的右手上,血光一闪,鳞血矛直接出现,被他握在手中。

    学会了沉默的苏铭,没有咆哮,而走向前毫不犹豫的疾驰而去,他的后面,是正在酝酿强大蛮术的南松,是没有太多战力的雷辰,是重伤的北凌与昏迷的膘首,如今能战的,只有他苏铭一人。

    他,不能后退,只能前进!他的眼前已经有了模糊,胸口的箭穿透还在,他不敢拔下,一旦拔下,或许伤势会更重,且之前强行提升修为的隐患,如今也隐隐出现。

    他的方向,他一个人冲来,他的前方,黑山部包裹其族长在内,还剩下六人!这六人尽管全部都带着伤势,但此庶却是疯狂的逼近。

    雷辰握紧了拳头,但他知道,自己是最后一道防线,自己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其所,他走出几步,站在南松的身前,看着苏铭在战,他的眼泪流下。

    “苏铭,你说过,我不能先巫,要死,我们也一起闭目……”我会的!…,

    没有太强烈的轰鸣之音,苏铭似成了哑巴,但他的出手,却是狠辣的超出了他这今年纪能具备的全部,那长矛在手,与黑山部族长一战!

    黑山部的族长,是凝血第八层的强者,甚至比之叶望都要强悍一些,他虽说受伤,但也绝非苏铭可以抵抗,在相互接触的刹那,苏铭嘴角溢出鲜血,硬生生的用身体承受了黑山谈长的一拳,其身却是诡异的扭转,手中长矛横扫,其目标赫然是旁边的另一人。

    那是一个凝血境第六层的蛮士,他正跟随在其族长身旁,本在狞笑,他的目中似能看到接下来苏铭的身体会被生生爆开,但这一幕他看不到了,那鳞血矛蓦然的呼啸临近,在此人一愣中,直接从其右目穿透而过,砰的一声,死死的钉在了大地上了

    与此同时,苏铭的身体喷出鲜血,倒卷向后,摔在了地上的刹那,黑山部剩下的五人正要疾驰越过,但苏铭却是沉默中挣扎的站起,惨笑中双臂伸开,天空的月光降临在其身体外,环绕成一道道丝线,被他一甩间,这些丝线直奔五人而去。

    那黑山部族长眼中杀机一闪,右手抬起猛的一堆毕肃,将毕肃身子推开,使得其在借力一跃而起,带着杀机,冲向了雷辰。

    而这黑山部族长自己,则是低吼一声,全身爆发出了红芒血光的同时,在其身后赫然出现了一只十多文大小的血色熊之身影,那是他没有凝固的蛮纹所化,此楚一出,咆哮惊天,以其身躯生生的阻挡了苏铭挥去的月光之丝。

    但他小看了这苏铭的独特之术,尤其是今天的月,虽非满,可却已然相似,这月光之威,在碰触那血熊的刹那,立兢穿透进入其内,使得那血熊发出了凄厉的嘶吼,但那黑山族长却是目光一闪间,却见这血熊轰然爆开,借着其爆开之力,生生的将那些月光之丝碎裂的同时,更有一股冲击向着四周横扫,落在了苏铭的身上,让他鲜血喷出中,身子被抛向半空。

    在那半空,苏铭神智有了不清,他看到了在那丛林内,此兢又有十多道黑山部的身影,正疾驰而来,他看到了在南松身前的雷辰,正嘶吼,冲出,其敌,是那残忍的毕肃。

    “结束了么……”可我……”还能战……”我还有一支箭!”他眼中的一切,在这一煎似缓慢下来,他的耳边听不到任何声音,但他的双眼,却是盯着那临近雷辰的毕肃,他的身体,被月光笼罩间,苏铭左手抓起弓,右手一把握在胸口的那支箭上,猛的一拽,剧痛化作了杀机,在其全身鲜血四散间,他把那支染着血的箭,放在了弓上对着那毕肃,猛的一箭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