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九百零二 召集

    大千界,张小江不会和明人讲客气,话说回来,和明人讲客气,那就是跟自己不客气。

    不过,这灵石的数量,真的有点恐怖啊,嗯,去打听一下,明人最近干了些什么……

    夜魑之森。

    一道虚影闪过,旋即,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当中的修士静静地站在一棵巨树之下,树干之上,隐隐闪着一道法印文字,散发着只有通过特殊法术,才能寻觅找到的灵力振动。

    “来了?”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黑袍修士身体骤然一僵,不过,很快又放松恢复过来。

    “是,纪十一代鬼塔上下,向明人殿下问安。”

    “废话就免了。”明人悄无声息的从空中显形出来,没有一丝灵力的波动,也没有一丝法则的扰动,只是,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现在那儿,仿佛他一直都在,只是没有被人看见而已。

    “是。”

    从明人身上传来的压力,实在太大,纪十一低下头,呼吸了口长气,才继续说道:“有一点小道消息,半年前,魔神曾经在大雪山现身。”

    “另外,圣炎教,三年前,曾与魔神有过深度接触,近两年,却没有任何接触的迹象。”

    “只有这些?”

    “是,由于各种原因……即便是损失了不少人手,也只得到这一点信息。”纪十一低着头,额头流下一滴滴的汗水。

    “这么说来,你身后跟着的这些尾巴,和你们鬼塔无关了?”

    “什么?”

    纪十一一愣,神情大变,就在这时,七道暗影,从四面八方射出。却是七把漆黑如墨的灵剑。

    杀机凛烈!

    七道暗影灵剑,编织成网,杀机发动的刹那间,整个夜魑之森随之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连灵识感知,也都被黑暗笼罩屏蔽。

    纪十一只觉得喉间一阵翻涌,这时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就连意识,都被黑暗控制。一种绝望的情绪泛起。

    但就在这时,一道炽烈的光亮了起来,像撕碎了黑幕一样。照亮了夜魑之森,光芒当中,七个身影,正交错而立,摆出一个七星之阵。

    “七星斗罗阵?”

    只看了一眼。身为鬼塔菁英的纪十一,就认出了这个阵式。

    圣炎教的镇教阵法之一,最少需要七人联手,最多,可以是七的任一倍数,阵法千变万化。毫不墨守成规,在大千界赫赫有名,不知道有多少与圣炎教敌对的强者高手。都败在这套阵法之下。

    但是,那道照亮这一切的光,却更加夺目。

    是明人!

    轰然一声巨响,无数命格直接从结阵的七人体内爆出,灭杀!

    纪十一却浑身打颤。刚才发生了什么?只是一束亮光,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那七个人的命格,直接从体内抽离爆出而亡。

    诡异……恐怖,强大!

    这就是明人。

    “殿下……这不是……”当务之急是解释清楚,纪十一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人盯上了,得罪明人的下场,恐怕整个鬼塔,都承担不起。

    “圣炎教?”明人没在意,伸手朝着爆出浮在空中的命格轻轻一挥,只见数万命格直接飞入明人体内,没有任何的光华,就像是雨滴打入波澜壮阔的大海,就是想兴起一点波澜,都感觉无力。

    圣炎教,三派六教十二宗中的六教之一,实力超群,在六教当中,属于行事低调的类型,明人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圣炎教的人来找他麻烦。

    “如果在下没有眼拙看错的话,刚才,的确是圣炎教的七星斗罗阵法……”纪十一微微点了点头,七星斗罗阵只有圣炎教最核心的弟子才有资格习得,此阵非同小可,绝不是外人可以学得来的。

    一片寂静……

    许久,纪十一眼角抽搐了两下,鼓足了胆子抬起头来,夜魑之森,除了树林,一片空荡,也不知道明人什么时候离开了。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但是,纪十一心中还是惴惴不安,眨了眨眼,纪十一眼中露出了一缕狠色,圣炎教想对明人出手,和他,跟鬼塔,都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什么时候不能动手,非要在他在场的时候,显然内有乾坤。

    鬼塔向来低调,但是,绝对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虽然鬼塔不会主动出手,那不符合鬼塔一直以来用于示人的风格形象,但是,在大千界,对信息情报的收集,传播和控制,有时候,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杀器,或许,可以向上面申请一下……是不是将更多的资格,泄露给明人知道。

    就算是明人,鬼塔也不是予取予求,更多的是,一种笼络和接近,真正核心的消息情报,还是要看是否能鬼塔有利,再决定如何处置。

    葫芦城,因盛产宝葫芦而闻名,这里是千峰宗势力范围的边缘,属于三不管地带。

    不过,往来这里的修士,稀少见到高手,虽说是三不管地带,但毕竟是距离千峰宗直辖势力圈最近的一座城镇,千峰宗在这里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葫芦城千峰宗的联络据点,一片籍乱,门前门后,不时有千峰宗的弟子奔进走出,气氛尤为紧张。

    怎么可能不紧张!

    胡静大魔头,刚刚抵达葫芦城。

    千峰宗的屠杀令下,胡静没有任何易容隐藏的意思,一路上,腥风血雨,凡是响应千峰宗屠杀令的,只要遇到,全部都没能够回去。

    现在,胡静来到了葫芦城,目的是什么?是截杀她?还是……静观其变?

    从最近的情况来看,还是静观其变,比较能活命。

    只是,屠杀令压在上面,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后果也不堪设想,反正不会比死好上多少。

    “血碧罗城主那里的回覆如何?”

    “先不管血老鬼。他那点力量,还不够看,去请蛮天刀的人回来了没有?”

    “这……蛮天刀大人在葫芦城?”

    “昨天刚到,来采七彩宝葫芦的,那位大人出手的话,胡静之流,全然不在话下。”

    “不错,据说前不久,蛮天刀的命格已经突破八万之数,晋升金仙!”

    “可是。胡静能在千峰山门全身而退……”

    “屁话,那是各峰峰主大意了,你也知道。千峰之争,三十六上峰之间,并不是齐心协力,肯定是互相扯皮,才让她钻了空子。”

    据点中。一众坐镇的长老,议论纷纷,正这时,陡然一股寒意从空中落下。

    白衣圣洁,雪仙凌世。

    “胡胡胡……静!!!”

    刹那间,长老们噤若寒蝉。

    胡静目光一扫。“这里,是千峰宗的据点?”

    “……”几名长老,不敢发声。就怕一句话不当,惹来杀身之祸,眼前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不过。相信蛮天刀大人很快就会赶来,到时候就有她的好看。蛮天刀大人虽然不属千峰宗,但是,蛮天刀的几个儿子,都在千峰宗中修行,彼此关系,胜似一门。

    胡静柳眉微蹙,“都不说话,看来这里就是了。”

    说话间,素手一挥,只见一颗黑乎乎的东西从空中落下,在地上滴溜溜地打了两个滚,落在几名长老身前。

    人头!

    这是谁的?

    几名长老更加不敢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那颗黑乎乎血淋淋的人头。

    正这时,一道杀猪般的叫声,从外面传来,“蛮天刀大人前往截杀胡魔头被杀啦,被胡魔头一剑就杀了,还割去了他的人……头……”

    一名弟子,冲了进来,然后突然像是吃饭被噎住了一般,双手捂着脖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众长老这时脸色俱都苍白!

    地上那颗黑乎乎的头颅的身份,呼之欲出!

    正是被他们报以厚望的蛮天刀蛮金仙。

    胡说的吧,这可是一位修行数百年,才修到金仙果位的强者,怎么可能一剑?

    一剑就杀死一名金仙?

    难道,胡静在三十六峰合力之下,还能全身而退的传闻,是真的?

    “你们不用担心,我不杀弱者,去告诉你们的主子,不用满世界找圣堂众了,九日之后,圣堂将前往贵宗讨个公道,另外,不想死的,有多远走多远。”

    胡静淡淡地说道,这几日,千峰宗的屠杀令,弄得她有点心烦,无论去哪里,做什么,四处都有视线盯着她看,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杀了吧。

    而且,圣堂也是到了要立威的时候了,上一次,感应到王猛的气息,很显然,王真人飞升大千界的日子,快要到了,但是胡静的心里面,却是又欢喜,又担心,欢喜的是,终于可以见到王猛了,担心的是……明人!

    明人的消息,一天天传入耳中,每天,都有新的变化,胡静很了解,明人正在疯狂的修行,而明人这样修行的目的,只会有一个——

    王猛!

    这两个人,是天生的对手,小千界中,明人败了,但是现在,大千界中,明人走在了王猛前面!

    要变强,变得更强大,要让圣堂众更加强大,不仅如此,还要在大千界中,建立起足够与明人……不,足够让明人感觉到一丝忌惮的势力,这样,才能够在王真人安然度过飞升大千界后,最脆弱的那段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圣堂众在大千界中,各自分散修行的缘故,每一个人,都要打出一片天下。

    虽然独行很危险,还要因为拒绝各大势力的招揽而面对各种各样的追杀,但是,大家没有任何的怨言,过去,王猛为大家做了太多太多了,现在,轮到他们了!

    这个时候,千峰宗又搞出了屠杀令,老虎嘴上拨毛,不知死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