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八百九十二 夺剑

八百九十二 夺剑

    雷天宗,梦泽水乡,无数大殿,如同巨舰一般,漂浮在这片水泽之上,这里,才是雷天宗真正山门。???雷云殿,乃是雷天宗宗主会客之所,这时,雷天宗宗主雷祛火,正在与千峰宗使者秦括谈话。

    “呵呵,雷宗主,这次事情,必将令千峰雷天两宗,关系更近一步……”

    “哎!此言差矣,何止是更近一步,此事了后,就是两宗联姻之日,以后,两宗情同一家,这件事,我想,没有问题吗?”

    “自然没有问题,我千峰宗宗主膝下有三女,宗主有言,任由雷宗主挑选。”

    “如此甚妙。”

    “雷宗主满意就好,我还要回去禀报诸位峰主,就不打扰雷宗主清净了。”

    “既然还有事办,我就不留了,来人啊,送客。”

    送走秦括,雷云殿后,走出一人,身姿昂扬,一脸傲色,腰间,别着一把无鞘长剑,剑身之上,贴着一枚符篆,正是最近风头颇劲的雷天宗少宗主雷少典。

    “父亲,何必与千峰宗的宗主一脉联姻?三十六上峰,才是处理千峰宗一切事务的吧?”

    千峰宗情况特殊,相当于是千派联盟,所谓宗主,其实有点摆设给外人看的感觉,在千峰宗真正的话事权力的,乃是常年竞争而上流的三十六上峰。

    雷祛火盯了雷少典一眼,“这你都想不明白?看来,这把剑,当初就不该给你。”

    雷少典连忙低下头去,说道:“父亲可是想要……”

    “好了,不必说出口来,你懂了就行。”

    雷祛火挥了挥手,在他看来,什么圣堂众,都是小事,与千峰宗之间的竞争。十二宗排名之战。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雷少典这时却抓了抓头,“父亲,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清楚,圣堂众虽然有点强势,但是,以千峰宗的实力。足以绞杀,何必出号召天下的屠杀令,还开出各种条件?”

    雷祛火皱起眉头,其实他的心中,也有同样的疑问,对付一个小小的圣堂众。何必弄出这般大的动静?开出许多条件,事实上,千峰宗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光是那些拉出队伍的外门内子转内门,要消耗多少宗门资源?

    身为雷天宗宗主,雷祛火想到这个问题时都禁不住皱眉,只觉得,千峰宗有点不智。

    这,或许是三十六上峰联合言。缺乏一个拥有绝对权威的宗主的缘故。上层权斗所产生的不合理,身为宗主。雷祛火再清楚不过,正是不合理,才越能体现出权字的可怕。

    “这件事,不是你要想的,你的剑,现在还没法动用?”

    说到剑字,雷少典的脸筋明显有些抽搐,他的修行天赋其实还算不错,若是在大型门派当中,必然会成为核心弟子,但是,放在人才济济的雷云宗,就显得有些边缘了,哪怕是宗主之子,没有实力,也不会受到尊重。

    直到他得到这把剑!真正是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不仅仅是雷云宗上上下下,所有年轻一代都被他打遍无敌,更是在外,闯下了雷火丛云剑的名谓,一些名宿高手,也都纷纷在他手下落败。

    雷少典很清楚,这一切,都不是他自身的实力,全部,都是来自这把拣回来的剑上。

    雷火丛云剑,其实是从天而降,落在雷云宗水泽禁地当中,此事甚为隐秘,就连雷云宗中,都稀少有人知晓,这把雷火丛云剑并非偶然落下,而是与埋藏禁地的雷云祖剑相斗,剑灵之争,当时的场面,雷少典回忆起来,至今都觉得抖,最后,是雷祛火亲自出手,执掌祖剑,这才将雷火丛云剑镇下,随后,又用血承秘法强行拴住交给雷少典,凭借血承秘法,雷少典可以借用剑中的力量。

    然而,雷少典很清楚,他所借用出来的力量,还不足雷火丛云剑威能的百分之一……偶尔,雷少典都会感觉到,或许,连雷天宗的那把雷天祖剑,都远不及这把雷火丛云剑。

    “我已经沟通到了剑灵,但是,此剑剑灵对旧主还有怀念,无法割裂,恐怕,得不到裂金变神石,始终无法令剑灵臣服于我。”

    “无妨,裂金变神石虽然稀有罕见,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雷祛火点了点头,这把剑中带着一种独特的天道韵律,这种韵律,并不属于大千界,有一种下界而来的感觉。

    但是……从来只有修士飞升,并没有听说过连剑都能夺天道造化而飞升的。

    大概,是有特殊来历,还记得那天,这把剑,从天外直穿而过,雷云宗山门秘阵在这把剑的面前,形同虚设,径直便飞到禁地,一下与祖剑斗在一起,似乎是想要取祖剑灵魄,增强己身。

    也幸好,那天并没有外人看到,这把剑,才堂而皇之的落在了雷少典的手中。

    只是,数日前开始,这把剑,突然开始反抗他施加其上的血承秘法,想要飞走,不得已,雷祛火又在剑身之上贴上了镇封条,这才勉强镇住。

    雷少典的神情说明了一切,雷祛火皱了皱眉,伸出手,却是给镇封条中又补充了一道灵力。

    “暂时先镇住,这几天,不要外出争斗。”

    “是,父亲大人。”

    两人话音刚落,雷少典腰间的长剑陡然一颤,只见刚刚补充了一道灵力的镇封条竟然一下爆碎,长剑灵力震颤,剑身之上,一道光明亮起,正是剑灵,明亮闪烁,散出欣喜的气味。

    “父亲?”雷少典面容一惊,伸手一下抓住剑柄,有那么一瞬,他以为父亲刚才注入镇封条中的灵力并非是镇压之力,而是解除之力。

    雷祛火也呆了一瞬,心中勃然大怒,这是挑衅,他才刚刚加重镇压,下一刹那,长剑就破开镇封,虽然没有外人,但是当着儿子面前丢人,让雷祛火心中更加盛怒。

    “封……”

    一抖手,正要打出雷云宗永镇永封**,就算不能再动用这把剑的力量,现在也要把他给封印起来,总比任其飞走之后,成为别人的利器要好,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然而,剑灵陡然一闪,空间法则一阵序动,咔嚓一声,长剑竟然裂破空间,一下甩开握住剑柄的雷少典,消失不见。

    “哼,逃得了吗!”

    雷祛火心中更是暴怒,同时,也是震惊,一把剑的剑灵,竟然就能**做到撕破空间,利用空间法则逃遁,这把剑……也太强了一点吧!

    他不懂,当剑与主人,心剑合一时,离主人越近,剑的力量也就越强。

    “父亲!”

    雷少典惊慌了,好不容易凭借这把雷火丛云剑成为了万人敬仰的高手,他不想失去这把剑,又被打回原型,他不想啊!

    “哼,逃不了的,这里,是雷云宗,空间震!”

    雷祛火怒喝一声,四周空间陡然一震,一道空间裂隙瞬间打开,却是追踪上了雷火丛云剑的空间波动。

    雷祛火一把提上雷少典,冲入空间裂隙当中。

    (各位师兄师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