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八百七十六 仙子你是谁

八百七十六 仙子你是谁

    “鄢雨月是这么说的,她在闯冰原邪窟时,我恰好逃……路过那里,帮了点小忙,聊了会天。”

    林靖皓说到这里,微微一叹,聊的内容,九成九,都是在说王猛,等待就是一种寂寞,寂寞往往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就像李天一与他,两个人,若不是变得不像自己,又怎么会结伴而行,又怎么会有如此的话可以聊?

    李天一点了点头,心中腾起一团火焰,总觉得,要在王猛飞临大千界之前,做出一点什么出来。

    此时,不休城。

    不休尊者失去了神器,虽然隐秘,但是,在高手眼中,却是一目了然,不休城不再有神器镇压,不休尊者也身受重创。

    一场激变,正在酝酿。

    入夜,无数高手,驾驭着各色剑光冲入不休尊者的尊主府中。

    不休尊者怒了,“什么人,敢闯本尊府邸,不想活了?”

    “哈哈,不休老儿,没有了神器,你算哪根葱?快出来让爷赐你一死,死在爷的剑下,也算你死有荣光了。”

    一道沙哑的声音发出难听的笑声。

    “沙行剑!原来你还没死!”

    “你不死,我怎么敢先死?”

    沙哑的声音变得阴狠起来,“这些年,你仗着神器,打杀了多少剑修?今天,就是你赎罪之日。”

    “呸!大家都是邪修,谈罪论赎,你也有脸?”不休尊者怒道。

    “想拖延时间?杀!”

    沙行剑眼中一狠,却是看穿了不休尊者的打算,想用说话拖延时间,创造逃跑的机会。

    上百剑光,化作百道长虹,凌厉灭杀之威,一下轰向不休尊者的居住。

    轰隆……

    不二尊者破开房顶冲了出来,半人高的身材。爆出一道道凌烈的火舌,“死!”

    一道宏法法诀,只见无数火舌,分别卷烧向那百道剑光。

    “没有了神器,你就是个命格一万的渣啊,去死!”

    噼啪一声,沙行剑身上猛然一爆,一把圣像长剑从他脑后飞旋升起。两万命格之力,在上面流转凝聚。

    “杀!”

    不二尊者眼角抽搐,一万命格?他原本有更多,但是,在风林火山禁地……

    叹了口气,面对沙行剑比他强绝一倍的攻击。这时,他只能闭目待死。

    但,就在这时,一道更加凶残的力量,从地下升起。

    轰隆!

    宏法圣像,却是一尊数十丈高的巨大的法像腾空而起,对着沙行剑所化的虹剑圣像一拳挥击。

    沙行剑脸色剧变,虹剑圣像一个扭曲,却是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巨大法像的拳头。

    “邪拳阴河。你这是什么意思!”

    “奇心宗办事,无关者退散。”这时,一道冰寒的声音传来。

    沙行剑脸庞扭曲,今天是杀死不休尊者的最好时机,错过今天,就再难有如此好的机会。

    但是,奇心宗,乃是三派六教十二宗之一,大千界铁律之一。绝对不能惹上这种庞然大物。不仅仅是自己必死无疑,任何你认识的人。与你有关系的人,甚至那些无意中和你打过招呼的陌生人,都会遭到灭绝。

    惹上三派六教十二宗,便是如此的残酷,哪怕背后有再大仇恨,这时也只能忍住。

    大千界盛传一句话:三派的灭门,六教的魂灯,十二宗的狠狠狠。

    一连三个狠!

    足以让人明白,绝对不要惹十二宗的人,三派还只是灭个门,六教也只是抓住本人点魂灯,折磨万世,但是十二宗的狠,是没有底限的。

    沙行剑转身驾驶剑光,便飞遁离去,上百名剑修,也都四散而去,竟然不朝一个方向离开,显然是深深忌惮奇心宗。

    不过,得救的不休尊者的脸上却并没有开心的神情。

    “尊者。”

    轰。

    一道绿烟,从空中炸开,从中走出两人。

    一人,正是之前爆发宏法法像圣像的邪拳阴河,身材削瘦,与其数十丈的法像圣像,完全是两个极端。

    另一人,却是名年轻修士,星眸剑眉,身姿飘逸,一头长发披散开来,随风而动,隐约可见黑色魔气,缠绕其上,无穷魔威,不怒自威。

    不休尊者见到这名年轻修士,脸色扭动了几下,最终,却是上前拱手弯腰,一礼到底,“见过奇心宗少宗主。”

    今天之前,除非奇心宗宗主亲至,不然,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一个少宗主而已,但是,此时此刻,失却神器,又身受重伤,不休尊者只能卑躬屈膝。

    奇心宗少宗主,姓宗名玉,这时,微微一笑,“尊者,何必如此大礼,宗某此来,对尊者可没有任何想法,只是想知道……林靖皓的下落。”

    “这……”

    “尊者的神器,难道不是被林靖皓所破?尊者尾随本宗长老何耀光之事,可是被本宗耳目看得清清楚楚。”

    宗玉的声线平淡,但是,其话意中的威胁之意,却是令不休尊者心中森冷发寒。

    “破我神器者,并非林靖皓,而是另有其人。”

    “哦?”宗玉眼睛轻轻一动,示意不休尊者继续说下去,高高在上的姿态,油然而生。

    不休尊者低下头,不敢让人看到他眼中的不忿,便将当时与李天一交战的情形一一道出。

    “一剑?”

    “不错,只用了一剑,便破灭了我的宏法烈日圣像。”

    “这人是谁?”宗玉眼中露出兴趣的神情。

    “此人……自称是圣堂李天一。”

    “呵呵,据闻,不休尊者追踪本事,在整个大千界也能排上前十,不如,尊者替我带个路?”

    “这……”不休尊者心中敲鼓,奇心宗恶名在外,与奇心宗合作,比与虎谋皮还要更加可怕。

    “怎么?难道尊者不想报仇?”

    金川灵原。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大地苍茫中,泛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辉。

    这些金光,是一种名为金川的小草,金川灵原,正是因为这种小草而得名,金川草,是炼丹中和药性的上佳材料。

    不过。一眼望去,看起来到处都泛着金光,实质上,想找到这些惹火的金川草,却并不容易,那些金光。是这些金川草的伪装,顺着金光而寻,大多数时候只会无劳而返。

    胡静在这里……却是例外。

    一拔一个准,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把金川草了。

    这让在一旁带路的修士许乐加看得嘴都合不拢了,奇迹,这真是奇迹。

    胡静淡淡地看了大呼小叫的许乐加一眼,其实,她并不需要什么引路带路,不过。在进入金川灵原之前,一时顺手,从一群穷凶恶煞的修士手中,将许乐加救了出来之后,许乐加便硬是要用带路金川灵原的方式来报答胡静。

    据许乐加所言,他之前之所以会惹上麻烦,全是因为他擅长寻找金川草,有着一套法门,对方是想强夺他的法门。

    很显然。许乐加以为胡静是来寻找金川草的。来金川灵原的修士,几首没有不是因为金川草的。

    越行越远。胡静无聊的时候,就拔几棵金川草玩玩,在她想来,这种炼丹材料,等王猛来了,或许对他有用。

    渐渐地,许乐加也视若无睹了,还能怎么样,他那点寻金秘法,根本就报答不了别人相救的恩情。

    许乐加是个一根脑筋的人,让他有恩不报?这么无耻的事情,他干不出来。

    然而一直无所事事也让许乐加有些沮丧,他这算什么报恩?

    “仙子……你听说过最近最火热的圣堂众和星盟众吗?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称谓,飞升众,从小千界飞升上来的这些家伙,没有一个是弱者……”

    “不过,我总觉得传闻有夸大,可能是因为圣魔明人太强了,所以让大家都以为飞升众都强,其实,以谬传谬了吧……”

    “据最新传闻,无论是圣堂众,还是星盟众,都在等一个人,也不知道在等谁……”

    许乐加只能用一些新消息,来暂时打发一下心中的沮丧,看仙子的神情,似乎有些意动,应该是没有听说过这些消息。

    正说得起劲,陡然间,许乐加眼睛一亮,终于找到了他跟在后面的意义,清咳一声,上前叫住了胡静,说道:“仙子,再向前,就是金川灵禁,我们还是换个方向前进吧。”

    胡静微微点头,“你可以回去了,辛苦你了。”

    什……什么辛苦了?

    难道,仙子一开始,就是打算去金川灵禁?

    而不是来找什么金川草的?

    “还有事?”

    “没……不过,仙子,你可知道金川灵禁,之所以被称作‘灵禁’的原因?”

    “嗯?”

    许乐加搔了搔后脑,劝说道:“灵禁当中,有无数强大的禁兽,命格三万以上的高手进去,都是九死一生,只有六万命格的强者,才有一定把握活着回来。”

    胡静一笑,“没关系。”

    “仙子,你没听懂我的话,灵禁中的禁兽,最弱的,也有神兽血脉,而且,一旦发生战斗,这些禁兽会像人类一样联手……”

    “谢谢。”

    许乐加愣了愣,难道……这位仙子有六万以上的命格?

    这……

    可能吗?

    命格,在大千界,是衡量实力的最常见方式。

    命格能有三万,就能雄霸一方,超过六万,就能建宗立派,达到九万,就是站到了大千界的顶层。

    “仙子你是……什么人?”

    许乐加呆呆地问道。

    (还差十张月票就能前进一步了,各位师兄师姐威武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