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八百六十六 寂寞如雪(求月票!)

八百六十六 寂寞如雪(求月票!)

    ()“呵呵,朋友,鬼塔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只要你开得起价。レ思路客レ”

    元好问非常好客。

    年轻人点点头,“我想知道妄天是否还活着?”

    顿时,整个鬼塔里面变得一片死寂。

    妄天,这是个禁忌的名字,当年魔神妄天,横行大千界,人挡杀人,神挡杀神,无人能挡,在强者如云的大千界,妄天可谓是前无古人了,圣魔邪三大都要避让他的魔威,半神连续被杀,简直是噩梦。

    但终究,妄天遭遇了莫山,一个逆天邪神,这次莫山真的逆天了,两人在断天涯一战堪称大千界最惊艳的一战。

    最终莫山败亡,妄天不知所踪,之所以知道莫山败亡,是因为妄天回过魔神教,但不知什么原因,再度消失,而魔神教失去了妄天的庇佑,树敌太多,才开始衰落

    妄天的踪迹成了谜题,有传说妄天已经成神,也有传说他是受了重伤躲起来闭关了,当然也有人说,其实莫山并没有死,妄天在等莫山归来。

    各种传言,也有人试图寻找这位大千界的最强者,若是得起传承,将又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找妄天的不是第一个,但眼前个年轻轻的家伙是想做什么?

    最关键的是,元好问竟然还笑眯眯和他聊,千万别被元好问的外表骗了,但凡能负责鬼塔的,不一定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所在地最狠最毒最不要脸的。

    “小兔崽子,你是什么东西,敢问魔神的事儿!”

    无论妄天是什么情况,但他确实是胜者为王的大千界的传说,从没有一个半神能强大到那个地步。

    年轻人慢悠悠的转过身,一步步走向刚刚叫嚷的修士。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年轻人笑道。

    “尼玛,老子还要拿你下酒!”高大的魔修爆吼道,瞬间全力出手,与此同时。跟他一桌的两个魔修也同时出手。三路合击,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年轻人似乎傻眼了,竟然没有反抗的动作,三人同时命中!

    但是最奇怪的事儿发生了,强横的力量轰在年轻人的身上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而三个人像是黏住了一样。

    紧跟着面sè大变,因为他们的命格竟然不受控制的涌入对方的体内。

    在大千界。命格是生存的唯一,从没听说过有任何一种功法可以吸收别人命格的。

    三人软软的倒下,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周围的修士如同见了鬼一样连忙散开,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命格。没了命格就一切都没了,生不如死。

    这三个人没有死,但是失去了力量,恐怕连夜鬼海都走不出去。

    活着,恐惧,才是最可怕的。

    年轻人微微一笑,环视众人。

    而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了!

    当今大千界。名头最响亮的圣魔明人!

    下界疯狂。上来三波破坏规则的家伙,一伙是圣堂众。一伙儿是星盟众,但这些都在其次,最可怕的就是明人。

    他可以一夜屠城,又可以释放数万命格拯救一个没必要的村落,一群如同猪狗一样的弱者。

    自从出现在大千界,就被各大势力争抢追杀,但无人能从他手中逃脱。

    他是罕见的圣体圣光魔坍体,这种圣体已经数千年没有出现过了,更别说是从下界上来。

    一般像圣光魔坍体,各大势力是根本不会给他成长的机会,直接扼杀在摇篮中,但此人显然没给任何人机会。

    元好问脸上依然是笑哈哈的,一点没有意外,在看到明人第一眼的时候就认了出来,只是不会说,总会有找死的人,先看个乐子再说。

    “圣魔大人大驾光临,鬼塔蓬荜生辉,这个消息免费奉送,魔神活着!”

    鬼塔里面静悄悄的,都望着元好问,心里大概都是翻天覆地,魔神竟然还活着,还在!

    明人微微一笑,“找到他!”

    “呵呵,大人请稍等,我先把小事儿处理处理。”说着元好问把门关了。

    脸上还是那谦和的吓人,但是下一刻,无数针管一样的东西从元好问身上爆shè而出,瞬间秒杀了屋内的所有修士,管子一股一股的,很快屋子里只剩下两人和一堆干瘪的死尸。

    “让大人见笑了,这些消息确实不方便外传,鬼塔无所不知,我们是根据客人的级别办事儿。”

    元好问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有什么条件?”

    “鬼塔可以负责帮您找魔神的下落,只是我们的交易的条件是,我要知道,圣堂众和星盟众要等的人究竟是谁,还有您找魔神做什么?”

    明人淡淡的望着元好问,元好问这个杀人如麻的主儿竟然也感到浑身冰冷,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咳咳,圣魔大人,我只是提个建议,鬼塔向来只做生意,不牵扯任何势力纷争,您就算杀了我也没用。”

    圣魔杀的人五花八门,谁都不惧,自是不会在意鬼塔的威胁,只不过要办事儿的话,却不是实力强就行的,元好问依然笑眯眯的。

    问明人要资源什么,对鬼塔没有价值,而他们得到的情报自是可以从其他宗派那里得到更多更多。

    明人的目光中多了一点期待,“我们等的是一个人,只不过目的不同,至于妄天,我是要在那个人上来之前,杀了他。”

    元好问舔了舔嘴唇,不知怎么有点兴奋,他自觉自己的兴趣就挺特别的,但是眼前的圣魔大人更特别,他感觉到了要杀魔神的时候,明人有一些兴奋的波动。

    “圣魔大人,这活,我们鬼塔接了,请您等候消息。”

    元好问恭敬的说道。

    “怎么找你们?”

    “这个您放心,无论您在哪儿,我们都能找到。”

    明人点点头,转身离去,元好问忽然问道。“圣魔大人。可以问个问题吗?”

    明人停住脚步,元好问说道,“为什么?”

    “寂寞。”

    参加第一道场大战的修士数量要比第一阶段第二阶段多太多了,前两个阶段顶多就是预热,而在这一阶段,来自中千界的修士几乎都比撬动出来了。

    战斗也异常的激烈,越是这样。各大家族也是卯足了劲儿希望抢占一个名额,但现在看,即便是杀出资格赛都是件很困难的事儿。

    三大会也亮相了,作为中千界最强的势力,三大会联手在外界看来就是不可战胜的,三仙当然没有露面。出战的是一个名字叫做庄志东的修士,也没什么名头,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表现中规中矩,化神境的实力,战胜了对手,却也没有太华丽。

    显然在之前的战斗,这些实力强横的势力并不打算提早揭开底牌。

    四皇组这边。火皇露脸了。火皇的个xìng向来喜欢热闹,也是禁忌高手里面最不介意的。战斗的过程也无比轻松,轻轻松松,四皇组就拿下一场胜利。

    十大禁忌团中,轰天团是唯一的两人组,一男一女,但的看起来也就三十,体格魁梧,脸上始终带着一种阳刚霸气的笑容,女的二十多岁的样子,留着一个长长的大辫子,身材非常的矫健,皮肤泛着健康的sè泽,很是诱人。

    轰天团第一次亮相的对手是沧海域外的修士炎爆组。

    炎爆组是三个浑身通红的修士,炎木、炎修、炎轮,一看就是五行之火的修行者,而且修行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望着所谓的十大禁忌团,可没有任何怯场的意思。

    “这一场就让我来吧。”舞火微微一笑,轻轻甩了一下辫子。

    轰天点点头,舞火轻松一个翻身跳到了台上,炎爆组的修士也上来一个。

    舞火笑着摇摇头,“三位一起上吧。”

    还别说,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一定要占便宜,“先战胜我再说!”

    炎轮的声音很沉,充满了一种燃xìng,一旦靠近似乎连空气都要燃烧起来。

    轰……

    真元迸裂,熊熊的五行之火轰轰烈烈的燃烧起来,炎轮的双手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红sè半弧状的武器。

    “久闻中土修士口气大,小姑娘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

    弧月刀嗖的一声旋像舞火,舞火轻松一让,弧月刀呼啸而去,炎轮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一会儿,那互相声越来越响,炎轮的手猛然一抖,打出一串首印。

    蓦然间漫天圆弧,熊熊烈焰布满全场。

    “镰刀收割!”

    弧月刀带动着火焰彻底笼罩舞火,一连串的暴击直接炸的斗场轰鸣声不断。

    炎轮升空,嘴角的笑容变得舒心起来,这就是中土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噌……

    火焰中,一个火红的身影腾空,舞火还是那样青chūn靓丽的笑容,“还是在玩火的阶段,这种程度是伤不了我的,你们三人一起肯定有阵法,说不定还有点机会,我也想见识一下沧海老头的弟子这些年到了什么程度。”

    炎轮的表情蓦然凝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认识家师?”

    “炎沧海还没死吧,看你们的功法应该是他的徒子徒孙,大概一百多年前,我们交过手,他难道没跟你们提起过我?”

    舞火笑着说道。

    炎轮目瞪口呆的想了一会儿,瞬间脸sè大变,台下的炎木和炎修也窜了上来,“你就是不知火的舞火?”

    “怎么不像吗?”

    三人面面相觑,在他们印象中,不知火的舞火应该是一个超级恐怖的壮汉,但……竟然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子,这反差实在是太巨大了。

    (第一更送到,强力的求月票,汹涌澎湃的上吧,填满明人的寂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