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九十七 风云际会

七百九十七 风云际会

    半响三人睁开了眼睛,瞎子的泪,聋子的沉默,跛子的神采。

    “好酒!”

    两个字,没有更多的赞美了,但对于这三人来说就是最高的评价了。

    当得起轮回二字。

    跛子静静的望着左京,看的左京确实毛毛的,但依然保持着笑容,反正有王猛在,就没什么好怕的”“。

    可能是感受到左京的不自在,跛子低下头,三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

    王猛倒不介意认识认识禁忌团的人,无论是哪个阵营都无所谓,但对方没这个意思,他也没有去打扰,喜欢酒就可以了。

    张扬和战璎珞则是有点压力,因为他们刚刚得知,金狼三人在诸神空间里跟不杀交手了,而从醉书生那里了解到了不少关于禁忌团的信息。

    不杀是绝对的修真界第一刺客,他的到来绝对是变数,这是连三大会会长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

    也许一对一正面比拼,他不是最强的,但若论刺杀,这还真没什么人比的上他。

    而跟圣堂有关的所有人都有危险,王猛这样出来确实挺危险的。

    王猛这么大模大样的出来,就是给不杀机会,他可不想他在永恒之海的时候还要惦记着外面的事儿,一不小心可就是破绽。

    不杀不至于蠢到这样的机会都不抓吧。

    王猛优哉游哉的喝着酒,等待着号称中千界第一刺客的出现,别的不说,应付他空间法则的手段就值得他出手了。

    只怕他不来,只要来了,这个shijiè上就不会再有不杀这号人了。

    王猛就是要让天下都知道圣堂,没有什么比圣堂众的聚集更重要的事儿了。

    张扬表面轻松,但其实全神贯注,神态都有点都不自然,他隐约感觉到了王猛的意思,难道木皇和雷神躲在某处等待机会?

    但也yi艳g危险。不杀出手石破天惊。无论谁都来不及救啊。

    左京依然忙碌着,王猛的酒喝完,一招手,左京连忙走了过去,为少爷服务是她最开心的事儿。

    几步到了王猛跟前,忽然之间左京的身体微微一晃,蓦然坛子里的酒化成无数的碎片轰向王猛。

    与此同时。左京的影子从地面窜了起来,一把空洞的匕首朝着左京杀了过去。

    目标不是左京,而是不杀名动天下的献祭杀戮!

    杀左京,只是取其命来献祭,以不杀的速度根本不会有任何耽误,而加了一个灵魂献祭之后的刺杀。就是以命换命!

    光芒一线天!

    张扬和战璎珞的意识可能感觉到了,但身体完全动不了,并不是不杀施加了什么,而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王猛几乎是同时启动,但却没有来得及出手。

    因为有人先出手了。

    瞎子的木头拐杖在不杀出现的瞬间就往地上一顿。

    “黑暗!“

    聋子的耳朵一抖,“死寂!”

    不杀的眼前瞬间失去了目标,这可不是什么感官屏蔽。

    这是秩序!

    两个超级负面秩序直接屏蔽了不杀,而跛子动了。

    走路一瘸一拐的跛子。此时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弹出。那一直麻木的眼神中竟然出现了怒火。

    半死半活团,到底有多强?

    不杀到底是这个位面顶尖的杀手。身上承受了两大秩序的封锁,竟然还能还击,左手不知什么时候一把短了一截的匕首已经插入了胸口,而获得了摆脱束缚的力量。

    不能找活人献祭,就拿自己献祭,这是不杀的力量,tongguo这种法术,可以破解任何力量对他的禁锢。

    而哪怕是对方再快,也没有他快。

    跛子的宽大袖子中伸出一只乌黑的根本不像人类的手,或者说是巨大的爪子。

    不杀的匕首杀了出去,一串串的咒符瞬间闪爆,快到了不可思议。

    轰……

    天摇地动的巨震,但酒当里却没人感觉到,一切都在天瞎地聋的秩序之中沉默了,他们的攻击只是阻挡了不杀刺杀左京。

    爆裂之中,跛子的脸陡然变得狰狞起来,不杀不知吞噬过多少化神境修士生命的匕首竟然没有刺入,被那乌黑的爪子挡住了。

    跛子的手不见动作,瞬间就滑了过去来到不杀的面前,不杀想走,却走不了了。

    黑色的爪子抓住了不杀的头,硬生生把已经潜行一半的不杀给提了出来。

    不杀的潜行空间,也是空间术,却不是空间移动,而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夹层,绝对安全。

    但这次就慢了那么一点点。

    波……

    不杀的脑袋被抓爆了。

    门口站着几个人,是舒不起、爵不赌和两个光头。

    不杀就这么被干掉了。

    瞎子的盲眼睁开,黑暗在消退,同时也带走了不杀的尸体,当一切恢复的时候,一切都成了空白。

    修士们知道发生了事儿,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留下惊恐万分的左京。

    跛子看着左京,半响蹦出两个字:“结账。”

    左京呆呆的看看王猛,又看看跛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猛望着跛子,微微一笑,“这一单免了,多谢。”

    虽然不是自己出手,但bijing人家帮了忙,不说一声,不是王真人的风格,他还是很有节操的。

    瞎子站了起来,那白色的眸子有点森森的望着王猛,笑了笑,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白牙,”喝酒的地方只应该喝酒,两百多年了,竟然还能有感觉到滋味的一天。“”呵呵,欢迎常来。“

    聋子跟在瞎子后面,跛子扔下一个乾坤袋,是酒钱,“第一道场,我想领教领教战胜女神的力量!”

    说完,三人就走了。

    对大多数人来说,刚刚就像是打了一个哈气,可是中千界第一刺客就这么消失了。

    击杀他们的是,半死半活团!

    瞎子、聋子还有跛子。三人出手。简直就是天罗地网,毫无活路。

    三人看到了门口的四人,两个禁忌团眼神都没有交流,像是彼此在不同的空间中yi艳g交错而过。

    没有契机,他们是不会战斗的,而不杀显然是无意中招惹了半死半活团。

    王猛摸摸鼻子,看来是露馅了。这瞎子恐怕是掌握着某种天眼的法则,那金狼面具也就是糊弄一下一般人,不过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也不在乎别人知道。

    地上只留下两把匕首,一大一小,这就是不杀让化神境修士都提心吊胆的勾魂和摄魄。

    左京看了看钱袋。挠挠头,“少爷,这些人好凶好怪,明明说了不要钱,还愣是要钱!”

    发现自己没什么事儿,刚刚肯定是错觉,左京也是个大胆,竟然很快就想开了。倒是抱怨起半死半活团来了。

    忽然之间看到脚下的匕首。左京吓了一跳,“少爷。这是什么?”

    王猛望着半死半活团的背影,摇摇头,“长得可怕,不一定可怕,有些人也许并不可怕,却真的可怕。”

    比如,地上匕首的主人,只可惜,他命真不好。

    舒不起走了进来,“唉,这叫什么事儿啊,可怜的不杀兄,你一辈子偷袭别人,结果竟然死在别人的偷袭上。”

    不杀做鬼都想不mingbái,半死半活团会对他出手,而且还是同时布局,不杀不隶属于任何阵营,本身没有任何冲突,也没有出手的理由。

    但半死半活团就是出手了,还没给他任何机会.

    “当真是死不瞑目啊,唉,出门肯定没看黄历!”爵不赌说道。

    王猛微微一笑,“生于黑暗,死于黑暗,便宜他了,这两个玩意还值点钱,就当是损坏的赔偿吧。“

    确实砸碎了一坛子酒。

    舒不起乐了,“你就是王猛?”

    “圣堂王猛,凶猛的猛,欢迎光临。”王猛笑道。

    舒不起四人相识一笑,“你很眼熟啊。”

    “相逢何必曾相识,四位,要点什么?”

    “难得老板在,肯定要开怀畅饮了,我这辈子好两样东西,一个是赌,一个是酒,要不要玩一手?”舒不起说道。

    此时酒当里静悄悄的,因为刚才那一幕并不是每个人都看不到。

    传说中的不杀竟然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干掉了。

    干掉他的是,半死半活团。

    到目前为止,别人不说,死人团和半死半活团可是大发神威。

    当真是喜怒无常,什么人都敢灭。

    而现在又有禁忌团找上门了。

    王猛笑了笑,“怎么个赌法?”

    “舒不起,不要耍赖,破坏规矩是会惹众怒的。”

    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轰天和舞火来了,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劲装美女还是相当惹眼的。

    舒不起耸耸肩,”一点、六点,这里的酒可是一绝,我请客,你们付钱,先来二十坛!”

    “舒施主,请叫我静云!”

    “是你们说的,一切如浮云,名字也是浮云,快点一点!“

    静云静空无可奈何,只带坐下,但并不喝酒,只是点了些素菜。

    本来王真人是要折腾一下的,结果半死半活团非常完美的出手倒是把他的活干了。

    不过这跛子似乎跟左京有点渊源。

    天亮之后,真元兽大战再次开启,今天将角逐出最后的八强。

    战至现在,还能保有资格的队伍,每一个都大有来历,非同一般,最弱,也是和秦家yi艳g的真元兽世家,或者以真元兽为商的修士,论家族势力,或许比不上各大世家,但是在真元兽上,的确有着各自强大的底蕴。

    王猛的出现,掀起了一个小小的**,圣堂所在的战台显得格外热闹,不杀的死亡是悄无声息,但在禁忌圈却是一件大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