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七十八 赤融鸟

七百七十八 赤融鸟

    这里面的东西是真的,因为它要对付的是即将飞升的存在,所以必须是能够吸引他们的,而这个杀局几乎是必死的。

    虚空之中是什么只有进去的人才知道,而外面,这种情况,却又如何抵挡?

    “索明,这次可以战个痛快了。”

    “能一起并肩作战,就算到世界的尽头又如何!”

    索明拿出了双锤,他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一战了,退守?

    不,战!

    索明直接冲上了虚兽群,而马甜儿又布下了一道防御结界,虚兽群想要过来,要过索明和她这两关才行。

    守御之树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王猛三人战的如火如荼的时候,真元兽大赛第四轮开始了。

    圣堂面对的对手是蛮神教的九转三首六臂孔雀王,只能说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啊。

    三首六臂孔雀王,是七绝之一蛮神教的震教神兽,据说这是拥有神血脉的后裔。

    这是蛮荒异兽,拥有着匪夷所思的力量。

    战斗还没正式开始,战台前面,就已经聚集了无数修士。

    毫不意外的,圣堂仍然是那土到掉渣的老马领队。

    蛮神教这边显然很不高兴,之前的对手也就算了,拓印不过是个真元兽商人,南宫家派出来的也是个软蛋小子,王猛不出来还情有可原,面对他们蛮神教,竟然也派个畜牲出来!

    蛮神教主苍煌是一个老者,显然跟王家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正因为这样也清楚王猛的特殊情况,算起来他也是长辈,但王猛竟然也不露面!

    王昂和王撼天两兄弟陪同,这也是王家的一个态度,显然这恭顺的两兄弟给王猛上了不少眼药水了。

    冷笑一声,看起来,王猛这小子仗着有木皇和雷神,还真不把他这七绝放在眼里面了,木皇和雷神算什么,不过是孤家寡人罢了,哪儿能和他相提并论,中州这帮人总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拍了拍三首六臂孔雀王,“给我好好教育教育它。”

    蛮荒修士其实比中州更重面子,像王昂和王撼天两兄弟的态度让他就很受用,来到镐京,王家的接待也相当好,不枉他们多年的战略联盟。

    台下也是议论纷纷,各种猜测,这次的对手是蛮神教,圣堂会如何派出什么样的真元兽?那只慢得令人发指的披甲龟?还是毒得令人发白的水珑兽?抑或是那只打破了植系真元兽常理超越极限的蛇尾花?

    从之前三场战斗来看,那三只三转真元兽都强得没道理,不过,圣堂可是有五只真元兽的,这次上场的会是谁?

    无数目光落在老马身上。

    老马昂首挺胸,这些人类终于学会了什么叫做敬仰,而他就是那个需要被景仰的伟大存在,不过……看了眼蛮神教那边,三头六臂孔雀王……丫的,这家伙的鼻孔敢朝上,只有他的鼻孔可以朝上,不知天高地厚!

    “九折,轮到你了,把这家伙给我的打的低眉顺眼的!”

    当着美神的面,只有老马才可以威风嚣张,美神看这孔雀王的眼神让老马很不爽。

    九折点了点头,双翅上的火焰一展,冲上了战台。

    观战台前,阎洛奇一笑,“哦,竟然派出了赤融鸟,还以为会是那只蛇尾花,至少不会吃亏。”

    从小花和九转魔金蝠的战斗来看,打破了植系法则的小花,在各方面都适合与三头六臂孔雀王一战。

    张扬摸了摸下巴,说道:“我也搞不清,不过这五个小家伙里面……九折好像是老大。”

    “九折?是这只赤融鸟的名字?”阎洛奇觉得更有趣了,这个圣堂还真有意思。

    元聚火一笑,“啊,阎兄,今儿个王昂竟然没伺候你。”

    阎洛奇微微一笑并不接话,元聚火这是在上眼药水啊,王家露出了跟蛮神教的关系也是风光了一把,王昂这小子立刻去抱蛮神的大腿了。

    张扬瞥了眼元聚火,一笑,“哈哈,元兄,今天要不要再睹一把?我赌九折会赢。”

    元聚火一耸肩,“张兄给我翻本的机会,我怎么会不接,五十万金,我就不信了,圣堂还能翻天不成!”

    这孔雀王当真不是闹着玩的,灭杀九转就跟吃饭一样,圣堂已经出了三个了,没道理再来了!

    “我……”阎洛奇一笑,正要开口。

    就听到张扬和元聚火一起开口:“阎兄,我们这是小打小闹,你就别参与了。”

    都知道阎洛奇富有,最近第一道场出来,才知道他有多富有,两人都是知道内情的,富可敌国当真不是吹的,难怪连姬轩辕都要给他面子。

    阎洛奇淡然一笑,“好吧,本来我也想压九折的,不知道有没有叫八折,七折的。”

    元聚火窒了一下,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这可是三首六臂孔雀王啊,毫无疑问的十大真元兽。

    对手是什么,尼玛,是赤融鸟啊!赤融鸟!

    猪都知道它肯定输!

    但这世界真的就是见鬼了,最近见鬼的事儿一个接一个。

    难道这次还见鬼?自己的运气没那么差吧?

    人群当中,陡然一道波动,左轮出现了,在他身旁,还有另外三人,都是一般的血红长袍,只是脸上的神情各异,一人愁眉苦脸,一人呆若木鸡,一人怒色满面。

    “左轮,赤融鸟,你不是在搞笑吧。”愁眉苦脸的人说着话,话语听起来,就像是在哭坟一样,四周听到他说话声音的修士,心中俱都莫名一悲,眼中的泪水哗哗的流落下来。

    满脸怒色的修士哼声说道:“嘿嘿,三转资质的真元兽,就灭了你的魔金蝠?不会是你自己终于忍不住吃掉了,回来骗我们同情的吧?”

    四周正悲苦流泪的修士,瞬间只觉得心中又莫名的兴起了一股怒火……愁眉苦脸的修士又跟着说道:“你一直说等你的宝贝成长到最强状态,就可以吃了,我还想分一杯羹呢。”

    四周修士痛苦不堪,又悲又怒,两股情绪在心里面冲突得令人想死。

    左轮早就习以为常,冷哼一声:“商虚,火楚,少废话,只有圣堂的头儿一露面,我就弄死他!”

    “那只三首六臂孔雀王味道应该不错。”这时,神情呆木的那名修士突然开口说道。

    噗嗤……四周的修士纷纷吐血,目露恐惧的飞退开来,让出了老大一片区域。

    另一侧,老男人笑了,“不死不活这种货色也敢出来装逼。”

    不老不小吃着糖,笑眯眯地说道:“别让我遇到他们。”

    醉书生有点愁,“不老不小,她真的答应会来?她要是来,我可是一定会走的。”

    “那你走吧。”不老不小无所谓。

    老男人拍了拍醉书生,“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多年你还怕她,难不成她能吃了你?”

    “呵呵,老男人,吃不了他,我还吃不了你吗!”

    顿时,老男人和醉书生石化了,而不老不小的糖囫囵个儿吞了进去。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