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七十一 死人团(求月票)

七百七十一 死人团(求月票)

    说话的老修士姓伍,镐京人,虽然仅只有地轮境的修为,但是他运气很好曾经侥幸喝到过回春水,可以多活几百年,可惜资质太差,时间并不能带来太多的力量,活得够久又好打听事儿,是以有点小的名气,被人尊称为伍老修士,真名反而不被人记得了.

    这时,听到伍老修士开口,群修纷纷点头,如今的天下第一道?讶唤鲂扌薪缍冀炼似鹄?百年前的老古董级修士们纷纷现身,其中有些强者,搞不好就算是五皇,都可能要尊称一声"前辈"的.

    轰??br/>

    天空突然一暗,一只飞舟陡然出现,抬头看去,只见一艘巨大的飞行舟遮住了太阳,飞行都难了,别说使用法器了,更是难如登天.

    飞行舟上刻着三个大字╠╠陷仙岛.

    "这是……陷仙岛的人?"

    "不是有禁空法阵吗?怎么陷仙岛的飞舟还能飞行?"

    这时,又是那名见多识广的伍老修士一笑,捋着白须说道:"这都不懂?只要有五名化神境的强者联手,让飞舟破开禁空法阵的法禁毛毛雨而已,五个化神境高手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就在这时,一阵朦胧的黑雾,从远处似缓实快的向着内部拍卖会的入口移动过来.

    黑雾当中,却是一群黑衣修士,正是与不老不小有过节的黑衣死人团,死人团倒是很少在人多的地方露面,看来这次拍卖会中有他们看中的东西.

    死人团就要走到内部拍卖会的殿门前时,天空中,陷空岛的飞舟轰然一声,喷出一道道五彩祥云,轰隆一声降落下来,正好停在了那死人团的后面.

    咔嚓一声,飞舟放下舷板,从中跃出数十名身着异装的修士.短衫长裤,梳着统一样式的髻绑,额间都点着一颗月痕的图案,那是陷仙岛的风俗标识.

    但其中五人,却是身穿大周传统的锦服,只是在袖角边缘镶嵌着星月的图案.

    "这是陷仙岛五祖一齐驾临了."

    伍老修士目光一亮,继续卖弄着他的见识,"五祖可是我们大周人士.后发现宝岛陷仙岛就移居过去,这飞舟是一百年前,陷仙岛五祖在大夏傲云山**中,力压群雄,从大夏皇族萧家赢来的宝器."

    "一百年前就能从大夏萧家手中赢来飞舟宝器?这……那现在的陷仙岛五祖到底有多强?"

    "大概比五皇要强那么一些些吧,五祖.是和三仙同一时代崛起的老牌强者了."伍老修士捋了捋他的白胡子,眼中闪过一丝艳慕,他也是那一个时代的修士,只是……他依然只能说说,而同时代的那些强者,却已经到了仰望飞升的存在.

    "陷仙岛五祖驾临,闲杂人等速速闪避."

    五祖的弟子异常嚣张,排成两队,打起旗幡.向前驱散人群,这旗幡蕴有法术,轻轻一碰,就能令人剧痛难当.

    几名实力低微来不及闪避的修士,被旗幡打中,一口真元提不上来,倒在地上惨叫不止,剧痛之下,什么颜面都顾不上连滚带爬的让开.

    很快.路面之上.便只剩下五个黑衣修士,完全感受不到外界的东西.仍然按照他们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不疾不缓的向着内部拍卖会的大殿走去.

    "速速闪避!"

    几名陷仙岛的弟子们顿时大怒,竟然还有人敢挡在陷仙岛五祖前面,举起旗幡,就朝着那五名黑衣修士冲了上去,现在可是在五祖面前表忠心的好机会.

    旗幡落下!

    眼见就在要击中死人团,却一个个无力的倒下,而黑衣修士依然没有停止脚步.

    "好大胆子,竟然敢和我陷仙岛动手."

    陷仙岛五祖中的一人豹目圆睁,一声大喝,手上现出一把弯月龙杖,一跃而起,挡住了死人团的去路.

    "这位是陷仙岛五祖中的禅祖,他是陷仙岛五祖中最为护短的一个,脾气也暴躁,不想隔了这多年还是没变."伍老修士目光一亮,低声说道,脾气何止是暴躁,当年五祖不得不离开大周也是有原因的,就是眼前这位惹是生非,众怒难犯啊.

    禅祖目光凶狠地逼视着死人团,死人团的黑衣修士显然没有把禅祖的话听进耳中,也没有纠缠,仍然继续向前一步步走着,就仿佛挡在前面的禅祖是不存在一般.

    "装神弄鬼."禅祖眼中泛起怒色,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彻底无视了,这次五祖选择这个时候回来,也是另有目的!

    嗡,禅祖手中的弯月龙杖,陡然迸出一道月光精华,只见一轮弯弯的弯月,从弯月龙杖顶端徐徐升起.

    月禅之法,殒落万物.

    禅祖直接就是一记杀招轰向死人团.

    化神境强者的绝对力量,展露无疑,一方天地的灵力都为之异变,幻化出层层异像,万物黯淡,一轮弯月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光彩,徐徐的逼向死人团.

    这时,死人团步调一致的停下了脚步,只见走在最前面的黑衣修士的面罩之下闪过一道幽光,却是朝走在最后面的一人挥了下手.

    走在最后的黑衣修士默不作声的迎上禅祖,左手轻轻举起,对准了禅祖轰出来的那轮弯月.

    砰!

    一抹绿色幽光,陡然落在禅祖的弯月之上,一声崩裂的声响中,洁白的弯月瞬间变成一片惨绿,一眨眼间,便又膨胀开来,爆成了一片虚无.

    禅祖脸色微微一变,猛地向后退开两步,弯月龙杖一挥,一道月光精华阻在身前,就看到一道绿色烟雾,在月光精华之下现形出来.

    "尸元气……这种肮脏禁忌的法术也敢用!"

    五祖中的星祖冷笑一声,一步迈出,只见繁星从他身后冉冉升起,其中流星飞舞,闪烁着浓重的杀机,修死气的,要么用死人炼,要么把活人炼死,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角色,但这种功法确实杀伤力极强,尤其是对方竟然也是化神境的高手.

    "星月合壁,万法耀光."

    禅祖龙杖再挥,一轮明月升入空中,与星祖的万点繁星互相辉映.

    四周的修士已然震呆,这就是化神境巅峰强者的境界吗?

    完全超出了大家对于法术的理解,真元力,竟然还能有如此变化?这根本就是将四周的真元力完全异变成了一个世界,转化成为一个领域去杀敌,领域笼罩之下,自然是无往不利,无所不杀.

    伍老修士握紧了拳头,这就是他们那一辈修士当中的强者,只可惜他空有岁月却达不到!

    这些人都是不比五皇差的存在啊.

    四周修士都凝住了呼吸,看着天空中的繁星明月,就只是这样看着,就好像能够得到一丝领悟,但他们只能仰望,这力量一旦爆出,这里就算毁了,只是这庞大的气场让他们连动都动弹不了.

    至于死人团那些黑衣修士,刚才那一招尸气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看头,但是,面对二祖联手的领域攻杀,那点尸气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不打出领域对抗来对抗领域,那就是一个死字!

    然而死人团的一群黑衣修士仍然是直挺挺的站在那儿,面对杀招,巍然不动,之前出手的黑衣人,仍然直挺挺的举着他的左手,仿佛还定格在刚才的出招当中,没有清醒过来.

    繁星之光,月华普世.

    两祖的杀招合二为一,轰然绞杀向死人团,四周修士发出一阵阵惊呼的叫声,向四周散开,空出了老大一片空地,这样的杀招,就算是座高山,都要被直接夷平.

    就在这时,老五的左手,终于有了动作,微微一颤,只见一抹绿光浮起,仍然只是尸气,绿色的丝线骤然射向空中的绝杀领域,轰然一声,绿色光环在空中炸开,竟然将两祖繁星明月的杀招领域染成了一片绿色……

    哗啦一声,在绿色雾气当中,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什么!

    禅祖,星祖面露震惊,虽然他们并没有用出全力,可是对方竟然如此轻松的就破掉他们的星月合壁,其他三祖立刻围了上来,把死人团的人围在中央.

    就在这时,死人团为首的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才两百多年不出来走动,竟然都有人敢阻拦孤的路了."

    声音是慢慢的,很轻,但每个字都带着魔力,心脏剧烈的跳动像是要弹出胸腔一样.

    这种感觉,这种身体反应,……五祖之首天祖忽然记起了什么脸色大变,"不,不可能,你,你们不是死了吗,你们怎么能躲过天劫!"

    一声来自深渊一样的轻叹,"天劫算什么,孤欲灭天,也罢,既然你们来了,就去吧."

    杀到极致是不杀,但撞上门的,也是要送走的,何况这个级别,也算值得出手了.

    "是灭世死人团,五祖合力,天地陷仙阵,杀!"天祖狂吼道,怎么也没想到刚一露面就撞到了这铁板,这帮人怎么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大周,简直活见鬼了.

    话音落下,五祖一齐而动,组成一个正反逆杀之阵,向着死人团轰杀过去,陷仙五祖是参悟了陷仙岛的天地陷仙阵才得意洋洋的出山的.

    (27号了,各位师兄师姐有票票就别藏着掖着了,赶快查查,投投更清爽,没负担一身轻松撒??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