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五十一 癫狂谪仙(加更)

七百五十一 癫狂谪仙(加更)

    走出屋外,王猛一跃飞起,这时,一道道凝滞的真元力从四面八方袭来,是禁飞法阵。

    不过,王真人体内神格轻轻一个波动,禁飞法阵便对王猛失去了感应,层层叠叠的禁飞真元力如退潮般消逝不见。

    王猛飞到高空,俯瞰全城,只见有灯光的地方,仅只有谪荒仙人的城主府,而且光亮也不明亮,笼罩在一层幽幽气息当中,这个时候王猛也真没法隐藏实力了,毕竟对手是一个级别的。

    神念感应之下,全城上下的生命气息,这时都变得极其的微弱,无论男女老幼,这时仿佛全部都是行将就木的病者。

    王猛寻找着阵眼可能隐藏的位置,这一层空间,那些对封神塔第九十层做过手脚的人肯定还没有来得及动手,必须趁对方彻底反应过来之前,将这一层打穿,寻找到对方能够对封神塔做出陷阱和变化的原因出来。

    不过,王猛神念一层层布下,却没有在城中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没有任何与阵眼相关的法阵波动,整座城,都处于一种迟暮的状态当中,仿佛在瘟疫当中等死的感染者。

    白天时的那种欣欣向上的活力,此时夜幕之下,就像是坟墓当中漫延出来的死息。

    回到宅邸,将自己的感觉与马甜儿交流了一下,马甜儿也点了点头,她的感应当中,城中生命的气机,的确突然之间变得微弱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之前来到城外,突然一切生机都消失了一样,只是,现在生机仍然存在,只是变得极其不正常的微弱。

    “是不是这座城,就是个阵法?”

    索明摸了摸脑袋,突然说道。“我在闯八十一层的时候,就遇到过一个以房屋布成的阵法,不过打乱了房屋里面的一些梁木之后,阵法就失效了。”

    王猛微微一笑,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这座城的布置其实毫无章法可言,根本就不可能形成法阵的阵势。

    反倒是那些人……给他的感觉。像是阵法当中的关键要素。

    “先不想那么多,试着出城看看吧。”

    马甜儿点了点头,这座城很诡异,此时,她心里面竟然有一种想要立刻将整座谪城轰碎的诡异念头,然而。她又总觉得,这个念头,并不是来自于自己,而是来自这座谪城的影响,十分的矛盾。

    索明反而没有任何心思,不过他也很乐意离开这里,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好了,连个上来挑衅的小混混都没有出现,实在太没有趣味了。

    三人来到城门口。城门大开,四周见不到任何守城的卫兵。

    “走吧,试着看看能不能出城。”

    王猛说道。

    马甜儿愣了一下,难道他们想出城,还会有困难?

    三人朝着门外走去,没有任何的阻挠,便通过了城门,但是……

    入目的却不是城外的景色,而仍然是站在谪城当中。就好像他们刚刚是从城外进城。而不是从城内出城。

    一转身,城门还是那个城门。并不是被空间传送了,刚才也没有任何的空间传送的力量波动。

    “奇怪,我再试一次。”索明抓了抓脑袋,就朝着城门外冲了出去。

    嗡,一声异响,索明走出城门的一瞬间,一道水镜般的波纹陡然一个荡漾,就看到索明从城门外走了进来。

    “这是……”

    索明呆呆地看着站在城内的王猛和马甜儿,他刚才运足了真元力量,雷劲轰天,以雷劲的属性,任何法术都不可能对他产生影响,但是……例外发生了,这个城门的诡异法术,无视了他的雷劲。

    王猛也有点意外,这股力量,和空间法则相似,但却似是而非。

    “呵呵,几位,想离开谪城吗?”

    就在这时,谪荒仙人陡然出现在城楼之上,端着夜光酒杯,淡淡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是你在捣鬼?”索明举起战锤,指着谪荒仙人喝道。

    “我?呵呵,若是能出去,我又怎么会呆在这个鬼城?谪,罚罪也,谪城,就是狱城啊,三位……你们不该进来的。”谪荒仙人摇了摇头,将夜光酒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原本……希望没有罪纹的你们能够出去,看来,也是不行了,这该死的逆转法术,根本就不管罪纹的。”

    罪纹?

    王猛一笑,飞到城楼当中,大手一挥,一坛酒鬼酒便摆了上来,“城主,关于此城,还请详细一叙。”

    很显然,谪荒仙人来这是有目的的。

    “好酒!自从被流罪后,就再也没机会……咦,这酒,竟然比天宫还要更有滋味,不错!哈哈,恐怕那老儿也喝不上这样好的酒吧!”

    谪荒仙人一阵快意,抢过酒鬼酒坛,狂饮几口,一抹嘴唇,笑声说道:“这谪城,乃是玉皇仙宫的五位神皇齐力所铸,其中有着五大天则,这五大天则循环轮回,从而让谪城成为了一座只能进不能出的罪罚之城。”

    “玉皇仙宫?那是什么地方?”

    王猛眼中一亮,听这名字就像是个很厉害的地方,五位神皇?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强者,能够铸造出这座只能进不能出的谪城,想必实力非同寻常。

    “你们不知道仙宫?”

    “……我们是意外落入此间的修士。”王猛笑了笑。

    “意外……?呵呵,我管那么多做什么,既然你们进了谪城,迟早也要泯然其中,说出来也无妨了,仙宫乃是此界最大的仙门,统御九十九教,三十六洞,非常强大。”

    这时,马甜儿和索明也都飞入了城楼,听到这话,索明瞪大了眼睛,“不知道神皇是什么境界?”

    “境界?”谪荒仙人摇了摇头,说道:“此方世界修行不论境界,只讲道法,一人一道,道法天地,道法五行,道法自然……道至极,便度劫成神。”

    谪荒仙人一番修行总纲的话听得马甜儿和索明有点发呆,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有点道理,但是细细咀嚼,却发现空无一物,而且有很多缺漏,以中千世界的修行法度来看,这些话根本就是瞎搞乱来。

    不过王猛却不这样看,一缕明悟潜入神格道心当中,只是十分粗浅,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那神皇的称呼?”

    “即将至极道者,便是神皇,这酒,可还有?”

    谪荒仙人饮着酒鬼酒,笑道。

    “呵呵,那你可是神皇?”王猛一笑,又取出一坛酒鬼酒,看向谪荒仙人。

    “我……当然不是,神皇怎么可能被流罪?哈哈哈……”

    谪荒仙人一声狂笑,拿过酒鬼酒,刹时间,身影便如影子一般,忽然一黯,人便消失不见。

    马甜儿脸色微变,她刚才在四周布下了木雷大阵,然而,谪荒仙人却是如履平地的踏过她布下的层层大阵而去。

    这样的手段……竟然还不是这方世界所谓的神皇?

    (还差十几票,先更起,感谢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