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四十四 蜃幻

七百四十四 蜃幻

    孟凝紫深深地吸了口气,认真的看着金狼,“我要去。”

    马甜儿目光微微一动,“师兄,既然她这么有勇气,不妨一起吧。”

    索明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就算天下女人都喜欢王猛也不是什么怪事,只可惜,对于追求极致逆天的王猛来说,这些情愫很难留下什么。

    王猛笑了笑,说道:“去长长见识也好,一起走吧。”

    王猛走到塔基前,神念一动,便打开了第九十层的空间,然后向着孟凝紫伸出手来,“抓紧了。”

    孟凝紫心中一暖,咬着贝齿,用力的抓紧了王猛的右手,一种安全的感觉涌了上来,女人确实比男人更不冷静,她这个时候大概根本没想到损失两千命格的危害是多么的恐怖。

    “走!”

    王猛一声说道,带着三人一起冲入进去。

    黑暗当中,那道恐怖的引力再次出现,撕扯着四人的命格。

    只一接触,除了王猛,众人体内一震,两千命格便在规则之下化成一道无形的力量逸散飞出。

    孟凝紫脸色一白,瞬间消散了两千命格,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凶险了,体内剩下的命格,甚至都有些结构不稳而隐隐有些失控散功的迹象。

    然而,就在这时,早就有所准备的王猛一笑,体内神格疾转,嗡然一声,一道神识从王猛体内爆出,在黑暗当中爆出一道神韵,眨眼之间,眼看要从众人体内逸散飞出的六千命格,竟然又被硬生生的逆转拉了回来,而强大的力量被神识引到了王猛的身上,登时王猛身上又损失了六千神格。

    孟凝紫骇然的看向金狼,她不知道金狼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大家的命格损失引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一下子损失八千命格。这是要死人的!

    可是金狼却像是丝毫没受影响一样。

    索明……没啥感觉,这事用得着惊讶吗?太正常了,到了中千界,对圣堂众来说也是一切从头,尽管马甜儿和索明先行多年,也有了强大的积累,但是从没有一刻他们会低估王猛。

    时间什么的,都不能阻挡王猛。哪怕是做出这种逆天的力量。

    王猛自己还是有点意外,这种暂时性的消耗很快就能弥补回来,但王猛本打算是想强行留下一些的,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应该有几分把握,但这封神塔还是原封不动的带走了八千,真是有趣啊。能对抗神格的力量,恐怕怎么都是半神的作品了。

    陡然间光明乍现,已然通过了黑暗区域,正式来到了封神塔的第九十层。

    原本那个无穷无尽的灵魂献祭法阵已然不见,四周生机盎然,虫鸣鸟啼,大地长满了郁郁葱葱的青草,天空白云朵朵随风而飘。

    王猛神念展开,也没有发现任何阵法留下来的痕迹。不由一笑,对方的实力果然非同寻常,在那座无穷无尽的献祭大阵发动之后,应该会给环境留下无法弥补的创伤,当时蠕动的大阵,汲取的应该是这个空间的“生命”,当时那座大阵所献祭的目标不仅仅是五皇和王猛,还有这整个空间,但现在看到的一切。却是充满了生机。完全看不出在不久之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恐怖可怕的献祭。

    马甜儿和索明都看向王猛。他们两人都不是第一次来九十层了,完全找不到阵眼的线索。

    “金狼,你……没事吧?”第一次来到九十层,对任何一个修士恐怕都是激动万分的,孟凝紫关注的还是金狼。

    马甜儿微微一笑,“放心吧。”

    木皇的话总是有说服力的,金狼竟然是木皇的师兄……

    孟凝紫的心砰砰直跳,不知怎么竟然涌起一种兴奋,她这次是来对了,若是当初胆怯了,恐怕真会后悔一辈子。

    王猛神念一阵波动,他倒是有一个线索,进入九十层时,那道抽取命格的力量的源头,应该会找到关于阵眼的线索。

    对于别人来说,那道撕扯命格的力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但是对于能够追踪命格流向的王猛而言,那道力量的走向,几乎就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何况同样的方式在经历一次,怎么都没法瞒过王猛了。

    “那边是……东方,走吧。”

    孟凝紫有点诧异,好像金狼一句话后,无论是雷神,还是木皇,都没有一丝犹豫的朝着东方前进。

    这时,王猛松开了孟凝紫的手,“小心一点,凝气聚神,在这个环境之下凝聚的命格,品质会更高。”

    “嗯。”孟凝紫点了点头,缩了缩手,脸却是红了一下。

    马甜儿眨了眨眼,靠近了过去,“现在才脸红,会不会慢了一些?”

    “木……木皇大人……”

    “姐姐,叫我姐姐。”马甜儿笑了笑,拍了拍孟凝紫,说道。

    孟凝紫有些不知所措了。

    “大人大人的把我都叫老了。”马甜儿可不想在王猛的面前被人叫成“大人”,啊啊,好像她老了一样!木皇这样的称号,从来就不是她自己想要的,被人擅作主张的把她和一群老家伙们并排在一起了。

    就在这时,一道异香飘来,只见不远处几只沙鸥怪叫着飞起,然后又徐徐的落下。

    “咦?起雾了?”

    孟凝紫愣了一下,天空明明艳阳高照,突然之间,四周便白茫茫一片。

    “这雾……有古怪,索明?”马甜儿的眼神微微一动,指手之间,一道御守乾坤气便化成九道木雷之龙,分别御守众人四面八方。

    索明点了点头,“刚才命格还有消耗,现在却没有了,这雾有古怪。”

    王猛神念一动,就觉得一股精神威压从四面八方压来,古蜃楼虫!而且不止一只,而是……数以万计。

    嗡然一声,一个巍然的画卷在众人面前展开,一个世界,眨眼之间。便将众人一齐卷入进去。

    王猛眼前一花,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孟凝紫,一道神念将其紧紧护住。

    “小心。”四人当中,孟凝紫无疑是最需要保护的。

    孟凝紫俏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也是用力的握紧了王猛。

    天空一道闪电,隆隆的闷雷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这时,就连王猛的神念都遭到了刹那间的限制。瞬息之间,便失去了与马甜儿和索明的位置。

    回头看了眼孟凝紫,四周一片蜃气乱流,王猛展开的神念没有去搜寻马甜儿和索明,而是紧紧地护在了孟凝紫身周。

    轰隆,伴随着一道闪电。王猛和孟凝紫落在了一片田野当中,晚霞如血,不远处,可以看到一座大城,城中饮烟笔直,夕阳中透露着宁静。

    王猛眼神一动,有趣,看来,不仅仅是数万古蜃楼虫。而是布成了一座蜃虫楼阵。

    蜃楼虫,是一种幻虫,幼生便可吐息十里,成年可吞吐百里之气,其气能生幻,制造万千幻界,迷惑其猎物在幻界当中不知不觉的死去。

    而古蜃楼虫,却是蜃楼虫之上的虫祖,幼生即吐息百里。成年能吞吐千里。但这还不是其强大之处,蜃楼虫一般独居。一处仅只有一只,古蜃楼虫却是群居,聚族成部,达到一定数量,就能结成蜃虫楼阵,这时吐气幻化的就不是幻界了,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在这世界当中,古蜃楼虫便是相当于造物主神一般的存在,可以说是无敌。

    不过,让王猛感到兴趣的,却是眼前这座大城,竟然是望城。

    “走吧。”

    王猛拉着孟凝紫便朝着大城走去,他也不确定,此时松开孟凝紫,她会不会被蜃气卷向其他地方,马甜儿和索明两人,显然不用替他们的安全担心,王猛反而是担心他们闹得太大,把他刚才发现的一点东西给吓跑了。

    孟凝紫脸红通通的,任由王猛牵着,迈着乖巧的脚步跟在王猛身后。

    “木皇……姐姐和雷神大人呢?”

    孟凝紫心中柔肠百转,有数万句话想说,可说出口的,却是这一句话。

    “这个局面他们应付的来。”王猛看了看天空。

    一般的蜃楼虫,只能吞吐幻界,但是,数万古蜃楼虫结阵而成的,就是蜃界了,以幻为根基,生成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实世界,如果以为一切还是幻觉,那真是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蜃界?”

    孟凝紫显然不知道什么是蜃界。

    王猛笑了笑,略略解释了一番,这是源自于神格当中的记忆,古蜃楼虫一旦聚成虫落部族,在大千世界当中,都是极为难缠的异虫。

    孟凝紫脸色微微一变,蜃,她当然懂,是幻的一种,但是,在蜃的幻觉当中,一切都是虚假的幻象,一把剑斩过来,只要你不把剑当成真实,那就算是万剑加身,只要脱离了幻界,也不会有半点事情,但是听金狼所言,蜃界却是不同……

    “也就是说,在这个蜃界当中受了伤,就是真的受伤?”

    王猛点了点头,这时,两人便来到了那座大城之前。

    城门楼上,书写着两个大字:望城。

    孟凝紫一怔,怎么会是望城?

    “走吧,别松开。”

    王猛感觉到孟凝紫似乎要松手,又用了点力气握紧了她。

    “啊……哦。”孟凝紫低下头,她只是不想被他发现她的手心因为紧张有点出汗,才不是想要松手。

    “松开手的话,也许你会被蜃阵卷进别的蜃界当中,那就危险了。”

    “嗯。”孟凝紫听话的点了点头。

    王猛一笑,“不用担心,古蜃楼虫虽然难缠,但是它们也是受规则约束的,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事的,凝气息神,闯过这里,以后普通幻术都能一眼看穿。”

    两人走进蜃界望城,一切都是栩栩如生,就连城门收税的小吏,也都与王猛记忆当中的一模一样,道路,树木,店铺,往来的人群,衣着举止,无疑是完美复制了望城的一切。

    (周一了,求月票,同时宝贵的第一张推荐票,come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