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三十 猴子与棍子的姻缘(求月票)

七百三十 猴子与棍子的姻缘(求月票)

    “吼吼。”大个儿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一边,庞泓看着大个儿,差点忘记朝炼炉填加炼石了……赶情王猛师叔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竟然只是为大个儿打造宝器?给真元兽打造宝器?

    前所未闻!

    不过,庞泓很快就摆正了心态,师叔无论做什么,都必定有他的道理,要是发生了什么他不能理解的事情,原因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他的水平还不够。

    细心的观察着炼炉对炼石的消耗速度,庞泓不断细微的调整着投入炼石的频率,虽然差别不大,但是就是那一丝的差别,对炉温就有着一定的控制,只能说,就算是镐京总会排名前十的炼炉,也完全不够王猛师叔所用,大概排名前三的炼炉,才真正够王猛勉强一用。

    这时,大个儿在王猛的鼓励下,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看着自己毛茸茸的双掌,大个儿正在酝酿着他的血脉力量,一开始,一层黑色的金属光泽闪现出来,随着酝酿,黑色渐渐褪成了斑澜的古铜色,但铜色继续着褪变,渐渐,开发闪烁出点点银光,却是成为了白银神光。

    这就标志着大个儿的血脉潜力了,银光,在金行真元兽中,算是中上之阶,不过,大个儿的血脉银光似乎要格外的闪亮一些,显得有些不同,庞泓也就是随便看了一眼,很快便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炼石的投放当中。

    就在大个儿的血脉酝酿达到了力量巅峰的一瞬间,王猛手指朝着炼炉一指。大个儿轻吼一声,双爪互相一划。双腕血脉陡然裂开,只见鲜血如同血箭一般,朝着炉口大开的炼炉之中射去。

    这些血,都蕴含着大个儿体内最精华的金行真元,一入炼炉,不仅未被蒸发,却是化成了一道金行真灵,看起来与大个儿一模一样。做着捶胸撼天的不屈姿态,似乎对身处炼炉当中非常不满。

    “大个儿,将你的神识与宝器相融!”

    王猛一声喝斥,就看到那金猿真灵陡然一震,没有再露出暴虐,却是多出了几分灵性。

    这金猿真灵,其实便相当于是大个儿的分身。是用血脉之法凝聚而成,这时大个儿收敛心神,立时将只凭灵性本能行事的金猿真灵控住,一开始还有点迟缓,但是很快,便操控真灵在炼炉当中行动自如。依着王猛所言,一点点的将这带着他神识的金猿真灵朝着炼炉当中还未成型的宝器融去。

    宝器有也有灵识,只是一般的宝器,灵识未觉,只是一丝无形之气。只有当被修士用法术激发时,才会发挥作用。

    很显然。王真人煅造的,并不是一般宝器,大个儿的金猿真灵才一靠近,就有一道纯金宝光从中炸出,化成一道棍影,对着金猿真灵做着驱逐状。

    大个儿低吼一声,金猿真灵立有所感,爆怒地朝着纯金棍影冲了上去,棍影一闪一砸,铛啷一声,金猿真灵没能抓住金棍,反而被一棍击飞出去。

    王猛在一边看着,微微一笑,说道:“没想到这宝器还挺有灵性,大个儿,把握住啊,这件宝器最后能有多强,就看你能不能彻底降服它的真灵性了。”

    大个儿模模糊糊地有点听懂了王猛的意思,出于某种玄奥的本能,大个儿心里面非常清楚,若是他幻化出来的金猿真灵,能够抓住那根可恶的金色棍灵之影,这个宝器就会真正成为他的东西,不然的话,就算主人煅造大告功成,宝器也只是为他所用,而不是为他所有。

    吼,大个儿全力以赴,一声低吼,却是再次挤压又腕上的伤口,一道又一道血箭再次喷入炼炉当中,这些血,都是大个儿的真灵之血,却是比本命精血还要更加精贵,这时,大个儿完全是不要命的姿态狂喷进去,只见金猿真灵受此一激,立刻暴长起来,瞬间变大了一圈,再一次朝着金棍之灵扑了上去,金棍似乎感觉到了大个儿的意志,有点想要闪避锋芒之意,这一次没有主动还击,而是向后退去。

    两道独特的金行灵识,就这样在炼炉当中追逐博弈,大个儿在外面,却是摇摇欲坠,有点支撑不住的模样。

    一口气喷出了这么多蕴含灵识的真灵之血,大个儿已经到了某个极限,但是这个时候他不仅不能休息,还要分出更多的神识进到炼炉当中,与那道棍灵争斗。

    庞泓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不断的按照频率投入炼石,控制着炉火的温度,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叔,金角猿……它没事吧?弟子身上有三颗灵血丹,对补充真灵有所帮助。”

    这三颗灵血丹,是庞泓千辛万苦才为自己的真元灵晋阶所准备好的丹药,但是看到大个儿好像随时都可能挂掉的模样,庞泓果断的献了出来。

    王猛一笑,也没有推拒,说道:“也好,灵血丹正适合大个儿现在的情况,太好的丹药反而不行。”

    庞泓听到王猛说也好就立刻捣出三颗灵血丹,上前为大个儿服食,却是没怎么听清王猛后面说了一些什么。

    灵血丹为大个提升了一点点真灵意识,猛地一震,终于打破了平衡,一下冲前,抓住了绝金色的棍灵,吼……

    王猛脸上神情一肃,双手一套法诀凝聚天地灵力的封向炼炉,轰隆一声,炼炉炉口爆出一道耀眼金光,这时,大个儿的身体也随着金光亮起,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庞泓手上一抖,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他的灵血丹有问题?

    “别停下,继续放炼石,双倍,最高炉温。”王猛笑了笑,“没事的,大个儿的真识就在炉中。”

    “是。”庞泓点了点头,心里面却涛天巨浪,大个儿的真识也在炼炉当中?难道说……王猛是连着大个儿的灵识也一并炼起来了?

    这就传说中只有仙师才能使用的宝器嵌灵之术,让宝器跟使用者融合一体。

    庞泓对王猛的崇拜,几乎是已经接近于某种信仰的程度了,与此同时,庞泓也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当中,有某一扇门被打了开来,源源不绝的灵感就像是团花锦簇一般,无限的冒了出来,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

    王猛看了眼庞泓,笑了笑,这小子……表面看起来精迈豪爽,内里其实也有着鬼灵精细的一面,不然就算有天赋,也不一定能感觉到神格偶尔溢散出来的气场,不过接下来,他能感悟多少,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王猛手上法诀骤然一转,身体当中隆隆一声闷响,王猛双眼陡然爆出一道实质的神光,神光当中,一道玄奥的纹理不断波动,正是神格在适应了这个中千世界的部分法则之后的一缕力量的显形。

    王猛借灵五行,顿悟阴阳,已然对这片中千界的天道法则有了一定的理解,而神格也变幻莫测,随着王猛的顿悟而发生着一些奇异的变化,比过去更加强大了。

    这时,显形出来的,仅仅只是一缕,却已经有着毁天灭地的无上威能,隆隆的闷响不时从四面八方传来,然而,却又被神格之力限制于炼炉三丈之内。

    庞泓陡然一下坐倒在地,脸色苍白,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脑海当中,无数的灵感化成了一道纯白之光……

    刹时之间,庞泓的心中没有了任何的念头,只剩下了敬畏,无穷无尽的敬畏。

    王猛看着庞泓的模样,却也是微微的惊讶了一下,庞泓对神格泄露出来的这一缕力量的感悟似乎有点出乎意料的深刻。

    王猛微微一笑,手诀一动,却是分出了一丝神性潜伏在庞泓的体内,这也是他的机缘。

    庞泓浑身巨震,似乎内心的一道门被打开了,对于外界的感觉更加清晰了,他知道肯定是师叔做了什么。

    而此时王猛已经将注意力放在炼炉之中,这时,神格之力,已经完全将炼炉包裹起来,一道道天道法则的投影,化成一道道金行灵力,如滚滚江河一般,涌入炉中……

    大个儿觉得好热,身体里面,一团滚烫的灼热气息,不断的翻腾,那是来自棍灵的反击,企图逃脱大个儿的控制。

    但大个对于棍灵是近乎癫狂的执着,是一种发自骨髓的痴迷,王猛从没见到这种事儿。

    无论是人还是真元兽,真正全心全意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某种力量。

    这是王猛炼出来的器灵,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高傲,但是面对大个,竟然无法反压制,但从力量级别上来将,大个依然不够看,可是大个的灵魂之中透着一股先天压制,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

    对大个来说,既然不肯臣服,那么,就发动征服吧!

    轰鸣中,金色棍灵不甘心的反攻着,一道道金光不断的逼退交缠上来的灵体,这是场灵体之间的较量,很明显大个儿正处于下风,但是,一丝丝的意志,却仍然不屈不挠地焕印进了棍灵当中……

    在庞泓已经臣服于王猛通天的手艺时,王真人则瞪着眼睛惊奇于发生在大个身上的事儿。

    说实在的,王真人还真有点解释不通,猴子和棍子有什么千年的姻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