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二十八 捧杀

七百二十八 捧杀

    一名冲神境强者的怒火,嘿嘿,王猛,看看你怎么去应对。

    洪问海品着茶,闭上眼睛,这时,可以听见这间器道室中传来的微弱动静,叮叮咚咚,仿佛铁匠在锤打。

    洪问海不由皱眉,煅造之术,虽然用了煅造二字,但是一旦达到炼器大师的境界,基本上就与锤锤打打绝缘了,除非煅造接近失败,需要补救的时候,才会不得已的去敲锤,而且这还是比较低阶的补救法,高阶的煅造术中,有其他更高明的补救手段。

    颜道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丝轻蔑,近朱者赤,跟随洪问海几十载,耳濡目染之下,颜道对煅造之术也是非常熟悉的,听到这铛铛的锤铁声,当下就瞧不起了,什么货色?炼器大师是何等尊崇的身份,竟然也跟铁匠一样抡起大锤来了?

    镐京总会的大师、宗师们,脸色都不自然起来,这声音,越听越可以肯定,真的是在抡大锤……

    刘雨龙再看好庞泓,这时眼中也泛起了了丝怒色,这个庞泓,天师莅临提拔后辈的这种关键时候,他竟然是真的在陪王猛瞎胡闹,原本他还有点期待,或许,王猛是真有点本事,现在听到抡大锤的声音,这点想法也幻灭了。

    邵良空和另外几名镐京总会的炼器宗师,也是又怒又尴尬,这庞泓是要教训一番了,若是平常胡闹,他们还可以当成笑谈,天才嘛,没有一点古怪你好意思称天才?可是在天师大人面前搞出事情,那就是丢镐京总会的颜面,这是无法忍耐原谅的事情。

    邵良空这时就走到洪问海面前,“洪天师大人,您看,是不是开始煅造?至于助手,我推荐聂步炎和伍烨二人。”

    洪问天摆了摆手。“说了不急,这茶不错,续水吧,就当是品茶时间了。”

    “是。”

    这边续水品茶,器道室中,叮叮铛铛抡大锤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激烈了。

    庞泓大汗淋漓,堂堂炼器大师,现在还真就是当着铁匠。捶着一柄重达三百斤的巨锤,不停的锤打着一块又一块的凡铁。

    不过,庞泓的脸色,不仅没有一丝的不满,相反,是一种沐浴在神光中的肃穆。每一次抡锤,都是倾尽全力。

    “师叔!第三十七块……”

    “不错,继续吧。”王猛手指一弹,一道手诀打出,就看到庞泓刚刚锤打出来的精铁一下飞起,又一道手诀,早已经融为汁液的金精秘银便分出一道道细丝朝铁块飞去,眨眼之间,上面便铭刻出一道道奇异的灵阵纹路。这纹路,不仅只是铭在表面,更钻入铁块内部,构筑着独特阵纹。

    “师叔……第三十八块……”

    庞泓有点喘气了,累,太累了,不过……在这种锤打当中,他似乎有一点奇特的体悟,对庞泓来说这太正常了。只要跟在王猛身边。无论他做的是什么事,好处就没有断过。

    庞泓也够狠。一下也不休息,直接开始锤打第三十九块凡铁铁精。

    时间一点点过去,庞泓干的完全就是铁匠的活,锤锤锤锤锤……不停的锤。

    外面……

    洪问道已经换了六次茶叶了,续水都有二十几回,不过,他却没有一点不耐,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

    颜道明显更加怒了,他们等候的时间,早已经超出一名炼器大师煅造一件宝器所需要的正常时间了,对方竟然到现在还在锤锤敲敲,听着那叮叮咚咚又铛铛的声音,他耳朵都起茧了,对方竟然还没敲腻,有本事你就敲出个神器来,不然一会非要让对方了解一下血为什么是红色的这一常识。

    这时,器道室中,庞泓的眼神已经有点疯狂了,每一锤下去,他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神情,这时的锤铁,已经不是单纯的锤打了,每一锤下去,庞泓都能感悟到一丝丝至理的味道。

    庞泓原本需要上百锤才能敲出一块凡铁铁精,这时,却是三四五锤,便有一块铁精成型。

    王猛看了眼庞泓,这小子的领悟力有点超乎他的想象,虽说有他刻意施加影响的因素,但庞泓领悟的速度的确很快。

    时间点滴过去,一块块被王猛用精金秘银铭刻上了法阵的凡铁被投入到炼炉当中,这炼炉内部如乾坤袋一般,蕴含着一个超巨大的空间法阵,哪怕再大量的煅材,也都可以轻松容纳进去。

    这时,云纹钢,月钢石,织罗铁,寒钰钢,一样又一样的金行煅材,按照一定比例,配合着一个又一个隐念玄理的法诀投入进炼炉当中,一块块不断投入炼炉中的炼石在瞬间便化为灰烬,强大的能量,在一股玄奥力量之下,不断的注入那一块块凡铁之中。

    这时,庞泓朝着乾坤袋中一探,却是愣了一下,空了!三十六乾坤袋的精铁,全部被他锤成了精钢,换成以往,他是绝对做不到的,而现在却是浑身舒畅。

    王猛将最后一块精钢投入炼炉,手上的法诀一展,最后一道封向炼炉炉口,轰隆一声,王猛身上爆出一道五行循环之力压向炼炉当中,“炼石。”

    庞泓没有二话,飞快的抓过一旁装着大量炼石的乾坤袋,疯狂的将炼石飞入炼炉之下。

    轰轰轰,几乎是刚刚投入,炼石便被燃尽……

    庞泓眼中充满了热切的光彩,炼石的力量,最终是被煅造的宝器所汲取,炼石消耗越大,证明煅造的宝器品阶越高,煅造成功后,威力越是不俗。

    这时,外面,刘雨龙站到了洪问海面前,说道:“天师大人,庞泓这小子,十有八九在胡来,实在是辜负了您的器重,大人您的时间宝贵,不如大人您先休息一下,一会这小子出来了,我必定提着他的耳朵来向天师大人请罪。”

    “请罪就免了,也罢,听着里面叮叮铛铛敲得厉害,我也有了点的新想法,去给我准备大量精铁,其他材料,按标准各来一份就行了。”

    洪问海心里面其实有点纳闷了,其实他倒是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韵律,不过这时里面没了声音,也不见人出来,他又不能确定了。

    这时,负责煅材库的宋平风脸上抽了一把,“这个……材料……”

    邵良空一眼瞪了过去,喝道:“天师大人面前,吞吞吐吐说什么呢?大声点说!”

    “是……”宋平风苦着脸,说道:“别的材料都没有问题,只是这个精铁……只剩下两百石了,不过很快就能补充上。”

    精铁这种煅材,在神器阁总会,用量一般都不多,平常一个月加在一块的消耗也不过六七百石。

    两百石,不算少,但也称不上大量。

    邵良空大怒,斥责说道:“你是怎么搞的,天师大人莅临,煅材库竟然还会缺材料!”

    洪问海也皱了一下眉头,精铁这种煅材,并不是很罕见,堂堂镐京总会竟然会短缺,太意外了。

    宋平风吓得连忙跪下,解释说道:“原本是不缺的,只是……九成九都被王猛王客卿买去了。”

    那些精铁足足装了三十六个乾坤袋啊!

    王猛?

    又是他!

    “他怎么能买这么多精铁?这么大的量,你怎么敢卖给他?”

    神器阁对煅材是有规定的,数量较少的话,也就罢了,权当是给客卿的福利,数量巨大的话,除非是现场就在神器阁煅造,不然是绝不出售的。

    “王猛客卿说他今天就要在神器阁里用这些精铁来煅造宝器。”

    宋平风小声的为自己辩解说道,心里面却是一片慌乱,虽说他是按规矩来做的,可是耽误了天师大人的煅造,其罪难辞。

    洪问海扬了下眉头,这倒又有点意思了,一笑说道:“无妨,这个王猛,他还买了些什么材料?”

    “精金秘银各五百石,云纹钢,月钢石……”王猛购买的数量实在是有些夸张,想忘记都有点难。

    邵良空瞪着宋平风:“你再说一遍!”

    “精金五百石,秘银五百石,另外还有云纹钢……”

    “大声一点说!”

    “是……精金五百石……”

    “你确定他是要煅造?不是带出神器阁外?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可付清了!”邵良空大怒。

    “是,当场付清,三千万金……王猛客卿也没有离开神器阁。”

    宋平风声音越来越小,可是心中也是有点怒气,丫的,人家钱都付过了,想干什么不行。

    邵良空却没话可说了,宋平风都是按神器阁的程序来做的。

    “好了,一点小东西,不用计较了,我倒是好奇了,这个王猛,到底想做什么?”

    洪问海呵呵一笑,说是小东西,但这么一大笔材料,洪问海也想知道这个王猛到底要做什么,三千万金,放在哪里也不是个小数目了。

    邵良空皱了皱眉,看洪天师脸上的笑容,似乎没有多少问罪的意思,他转眼朝墨诚空看了一眼,便说道:“墨诚空,你与王猛是同辈中人,此人的炼器水平究竟如何?和天师大人介绍一下。”

    “是。”墨诚空眼中微动,应声向着洪问海一礼,说道:“天师大人,这个王猛,原名王仁才,是镐京有名的纨绔子弟,为人尤为好色,不过被王家流放望城之后,突然间浪子回头,做出了许多令人诧异的事情,其中一件,便是用少量的精金秘银煅造出了金魂银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