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七百零五 悬殊

    什么?大嘴爬起来就愣住了,看了看它两只爪子,又抬头看了看空中,只见一道细薄的水行真元罩浮现在九眼无头兽的身前,它的爪子竟然撕不破那层水罩?

    这不可能!如果是土行真元罩,大嘴也许就认了,但是水行?它就是水行真元兽,怎么可能被水挡住?水怎么可能挡它?只会助它一臂之力才对,大嘴有点死心眼,再吼一声,再一次驾起云雾,直冲而上,砰……

    想法有点天真了,大嘴再一次撞在水行真元罩上,锋利的爪子,只在上面造成了片刻的荡漾,就被水元罩反击的力量轰落回地上,这一次冲得更凶,摔得也就更狠……

    大嘴爬起来,摇了摇头,不对啊,没道理打不到啊,难道是它打人的姿势不对?有这个可能性!

    九眼无头兽讥嘲的看着大嘴,一般情况下,被两只眼睛嘲讽就已经够火大了,被九只眼睛一齐嘲讽……

    大嘴愤怒了,吼,这一次一定会用上正确的姿势!

    老马教过它的……那一招……

    滚滚的水行真元力在大嘴四周凝聚起来,一道碧玉水柱冲天而起,水柱四周,是一条碧波水带,老马说的,只要姿势帅,杀妖就跟牛刀杀鸡一样简单。

    老马教给小家伙们的东西的确是好的,但是很显然,同时也灌输了某些不负责任不逻辑的鬼话。

    这次,大嘴的姿势的确有点小帅……不过很显然没有老马说得那么帅,轰隆一声,沿着碧玉水柱,挟带碧波水带轰杀向九眼无头兽的大嘴,再一次狠狠地摔在地上。

    大嘴再一次爬起来,摇晃着大脑袋,就只差那么一点,吼,比刚才更强大的水行真元力从大嘴身体当中涌出。四周更强大的水行真元力在它身前再一次凝聚起一道冲天水柱,这一次水柱的颜色,比刚才要更加的深邃。

    王猛笑了笑,和小花它们不同,大嘴是一根筋越挫越勇的类型。撞到南墙也不回头。非把墙撞倒不可的那种类型,原本大嘴还有点腼腆,但是,这段时间。老马对大嘴的教导似乎比对九折它们要更多一些,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让原本就有些一根筋的大嘴,完全堕入了死不罢休的固执魔障。

    大嘴不信它就打不到,大个儿。小花,在封神塔的空间里面都是大杀特杀,没道理它做不到同样的事情,这才只是它经历的第一层,怎么能在这里就丢脸?

    绝对不行!

    在出来之前,它可是和九折和小甲它们夸下了海口,一定会干脆利落的打穿这十层,这怎么能在第一层就受挫?

    所以,这不是挫折!

    一定是它刚才放大招的姿势还是不对。

    这一次。一定行……

    吼!

    一声狂吼,大嘴再一次冲了上去。

    九眼无头兽冷冷地看着大嘴,相同的一招,到底要用多少次啊?对于九眼无头兽而言,相同的一招。到第二遍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无效了啊,九只眼睛可不是白长的,洞悉是它基础中的基本。

    洞悉了大嘴的招数之后。九眼无头兽细微的调整着水真元罩进行针对,轰隆……反震回去的力量是之前的一倍!

    大嘴比刚才还惨的摔回到地上。嘴都差点摔歪。

    吼!

    再来!

    只要真的没摔歪,大嘴就毫不在意,摇了摇头,继续发动着老马教给他的这招,猛冲上去,就好像那样摔下来一点都不痛一样。

    王猛都为大嘴觉得痛……不过,老马虽然教了大嘴一些歪门邪路的东西,但是,也的确教了非常不错的真元兽战斗技巧,大嘴的动作一次比一次更快更老练。

    然而……轰隆!

    大嘴又一次摔落下来。

    再来!

    就像是不会疲倦一样,大嘴再一次冲上,凝聚的水行真元力,比上一次要更加凝深。

    九眼无头兽怒了,还没有吃够教训么!

    吼,九只异瞳一齐发出黑光,就看到空中,陡然出现一道漆黑水柱,一条黑色的水带环绕水柱四周,竟然是与大嘴一模一样的招式,而且很显然,黑色的真元水柱散发着更强大的真元气势。

    大嘴愣了一下,对方竟然用出了和它一模一样的招式?

    一样又如何,同样的招数,你能有我帅吗?

    大嘴摇着头,集中力量,召出蓝色水柱,驾着水带云雾再一次冲天而起,杀!

    一蓝一黑两道水柱,轰然撞在一起,轰隆一声,蓝色水柱瞬间被轰碎成一道倾盆大雨落下,而黑色的水柱,却是巍然屹立,没有丝毫的受损。

    轰隆,地面都被大嘴砸出了一个深坑!只见深坑中央,大嘴三分之一的鳞甲都被轰爆开来,汩汩的血液从伤口泉涌喷出。

    九眼无头兽狂傲地看了重伤的大嘴一眼,目光却是移向了那群原始人,“吼……”

    “乖乖献祭吧!以为重新找到一只亚种的货色,就能对抗我吗?”

    原始部落跪倒了一片,战战兢兢的望着天空的九眼无头兽……

    这时,王猛略有些吃惊的看着空中的九眼无头兽,在他的神念感知当中,可以发觉到,在部落原始人的敬畏当中,九眼无头兽体内的某种力量正在以一种诡异得没道理的速度飞快的增长着。

    王真人若有所思,这个原始部落人的种族本身并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可以为真元异兽的晋升提供某种神秘的力量。

    王猛皱了皱眉,再让这只九眼无头兽的力量增涨下去,恐怕就要他亲自动手了,大嘴需要的是试炼,而不是去自杀。

    然而,就在这时……

    吼!

    一道吼声,却是打断了原始人们的这道神秘力量对九眼无头兽的加持!

    原始部落人都扭过头来,只见大嘴歪歪扭扭的从深坑当中爬了出来,向着九眼无头兽一声怒吼,轰然一声,一道水柱再次冲天而起!

    不过很显然,上一次对轰,大嘴伤得不轻,淡蓝色的水柱,看起来不是那么可靠,但是,大嘴没有理会这些,仍然勇猛地驾起这道水柱,义无反顾再一次冲向天空,杀!

    这时,九眼无头怪身上原本正在激增的力量,在原始人的畏惧被大嘴打断之后,却是在一瞬间又回落了回去,惊怒之下,反而被重伤下的大嘴轰中了身体!

    轰隆一声,只见水柱如同一道轰天巨棒,将它狠狠地砸落在地。

    砰!

    大嘴狠狈的落回地面,喘着粗气,但是,大嘴眼中的信心却是暴增,刚才不是打不中,而是它姿势不够帅!

    吼,只喘了两口气,大嘴便再次冲了出去,仍然是一道水柱冲天而起,同样的招式。

    王猛眨了下眼,同样的招式,对九眼无头兽的确很难起到效果,九眼最强大的地方,就是模仿对手的招式,而且,模仿出来的效果要更加强大。

    九眼无头兽从地上爬了起来,痛!它竟然感觉到了痛!

    吼!!!

    九只瞳孔都爆出了愤怒的血色,轰隆隆……,一连九响,在它身后,九道黑色水柱接连冲天而起!

    它要让对手知道什么叫作差距!

    大嘴仍然一根筋的冲了上去,差距?它不懂,它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把敌人干翻!

    它才有脸在大家面前说话,它才能心安理得的抢最多的食物……大家都知道它嘴大肚子大,每次都把最多的那一份留给它吃,大嘴嘴里不说,心里面却很清楚,吃得越多,责任越大,吼……

    这就是真理!

    这时,仍然跪在地上的原始部落人,眼神却变了,他们这一族虽然没有多么强大的力量,但是对真元兽的情绪,却有着天生的心灵上的感应……

    他们能感觉到大嘴的决然……

    陡然,部落的首领猛地跳了起来,敲响了部落的一面皮鼓!

    嘭!嘭!嘭……

    “尼乌咔,乌苏……”

    一道奇异韵律的咒语,从部落首领的嘴里悠扬的响起。

    部落中的其他人眼中先是犹豫,看了眼正大发神威的九眼无头兽……这只怪兽,原本并没有这么强大,但是,正是在他们的这一个咒语之下,变得如此强横……只是,原本期待的保护没有到来,却反受迫害。

    但是他们从大嘴身上,感觉到了与九眼无头兽不一样的东西。

    与大嘴此时的决然一样的神情,出现在他们的眼中!

    无数人站了起来,摇晃着他们的身体,跟随着首领念起了古老的咒语,这不是神术,也不是法术,而是某种更加古老而原始的力量,充满了天地初开的荒蛮和生机,两种矛盾却和谐的存在,诞生出一股强大而又玄妙的力量。

    这时,大嘴再一次被九眼无头兽的水行真元罩弹飞!

    九眼冷冷地盯着重新爬起来的大嘴,九道冲天而起的黑色水柱,陡然合成一股巨大的龙卷水柱,一道席卷撕碎一切的力量正在滋生漫长,水,大多时候是温和的,清洁和治愈的,但是当水狂暴起来,一切都将在水的愤怒当中毁灭!

    大嘴望着天空中的黑色水柱,呆了呆……

    好大的水龙卷……

    但大嘴不是被这个吓的,而是,这怎么和老马教它的第二招有点相似?

    这不能忍啊!大嘴出离的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