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六百七十三 争取

六百七十三 争取

    “以后还有更多机会的。”王猛一笑,九重天的魅力,对普通修士的杀伤力的确有点无敌。

    “也对,酒铺的位置,还有布置,可有什么想法?”

    王师风这时就具体的问起酒铺的各项事宜。

    王猛简单地说了一下想法,毕竟有着凡间和小千界的经验,也体验了中千界的风格,王猛随便点一点,都是居高临下了,至于剩下的实施便全权交给王师风去做了,王师风爱玩也爱喝酒,反过来开酒铺,自然能迎合好酒之人的兴趣。

    这……也算是术业有专攻了,其实这任务要是交给王仁才,就更完美了,那家伙是真正的玩家。

    王猛刚回到院子,就看到王沐正在院中候着,左京右京则是紧张地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沐叔,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少爷,家主让我带你去见他。”王沐笑了笑,王猛的礼貌让他很舒服,过去那个倔强的王仁才是真的不见了,这是好事。

    王猛笑了笑,酒铺的事儿搞定之后,也放下心来,其他的就没什么王真人在意的了。

    来到王家主宅,穿过一套又一套精致的园林别院,出乎王猛意料之外的,进入了一间农舍般的木屋小院。

    小院正中,是一棵千年大树。

    这是千年之前,王家发迹的原点,那个时候的王家,还不过是镐京的一个小家族,连世家都称不上,正是在这间木屋小院当中,王家的初代家主一鸣惊人,展翅高飞,为王家的现在,打下了无敌的基础。

    这颗大树,正是这位先祖所植。

    正是前人植树,后人乘凉。

    一股古朴的家族荣誉荣耀感。迎面扑来。

    王猛淡淡一笑,明白了王宗正的意思。

    不过,王真人眼中,家族,小道也,而且他对王家实在没有太多归属感,讲真实的,王猛还就觉得有利所图的王师风更有点家人味。有的时候走的太远,这家族反而成了一种枷锁,失去了本真。

    步入木屋,里面种种布置,都透着历史般的浓重古意。

    王宗正坐在一张千年木椅之上,正看着一本残卷。

    “坐。等我看完这章再说。”

    王宗正视线都没有从古卷之上移开,就对王猛说道。

    王猛大方落座,就看到一旁桌几上有着茶具,也不客气,径自泡制起茶来。

    王宗正缓缓地翻着书卷,似乎没有注意到王猛的动作一般。

    王猛只聚气汇神的泡制着他的茶汤,酒可入道,茶也有道,片刻。一缕异香在木屋当中飘起。

    这时,王宗正不能再淡定了,这臭小子!

    他看古卷,是想晾一下王猛,却没有想到王猛竟然反客为主,以茶道反晾了他一道。

    “咳,王猛,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这里不是王家?”王猛笑了笑,将一盏茶汤送到王宗正面前。

    王宗正脸色微霁。不过还是不满地说道:“这里是王家祖地。我们王家是从这里起源,是我们的根。”

    王猛喝着茶水。茶叶是新茶,味道清新醒神,不错。

    现在和他谈“根”,不嫌有点迟了么?王猛淡淡一笑,“家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就一王家的不肖子孙,对这些真的不是很不懂。”

    言下之意,也就是你说再多,我也不想懂,也不会懂。

    王宗正眉头一动,过去他只觉得王仁才是个麻烦,现在看着王猛……他就觉得过去是小看了王仁才,他是真的不懂吗?

    看来,之前将他赶出王家门墙,是有点失策了,王猛是浪子回头有所奇遇,还是过去有所隐藏也罢,家族没有发现他的潜力,就是失败。

    不过,现在家族也做出了不少补偿,王猛应该理解才对,他与王家,应当是合则两利的局面。

    “开门见山的说了,皇家那边已经定下来了,这些天,会给你一些机会与七公主多接触一下。”

    王猛放下茶盏,说道:“家主,过去和皇家有约定的王仁才已经死了,现在的王猛只想过点正常人的生活,配不上公主。”

    “人名只是虚名,王猛,这是家族对你的期待,七公主人相当不错,天赋血脉都是上佳,你们的后代也将会有很好的前途。”

    王真人越听越不耐烦,这种事儿都能谈生意,难怪王仁才自暴自弃,确实没什么意思,“家主,你别看我最近老实了点,骨子里还是改不了的,说不定哪天老毛病又犯了,到时候在得罪人,恐怕就记恨难返了,所以啊,最好还是考虑一下王昂或者王撼天,他们可以为王家争光的。”

    王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说实在的,若不是顾念王仁才身体的情分上,王真人哪儿有功夫甩他。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不管怎么样,王仁才对他也算是一份大恩,看在这份恩情上,他当会保王家的平稳,但其他的另说了。

    王宗正将古卷一把拍在桌上,声音不是很大,但如山的压力已经压向王猛,本身就是有数的高手,加上长久以来积累的威望,对一个年轻人压下来,几乎是无法反抗的。

    王猛一笑,手拈茶盏,轻抿一口,“家主,要是没其他事要说,我就先告辞了。”

    说道,便在王宗正的气势威压之下,轻松起身。

    王宗正一脸讶然,他怎么都没想到王猛竟然不受影响,虽然有些惊讶的感觉,但久居高位,对这种公然的挑衅还是有些不满,这次让王猛来这里,其实是恩威并重让他自己感悟,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听话。

    就像王猛自己说的,他可能本质上并没有变化,若是硬逼着他娶了七公主,还真说不定会胆大包天的闹出什么乱子,那样的话,还真挺麻烦的。

    不过,对于王宗正来说,王猛这么无视他的权威,还是要小小的惩戒一番。

    从王宗正那儿离开,王猛第一时间,又找到了王师风,来自家族方面的资源,想必很快就会断绝,酒铺的事情,还是尽快步入正轨为妙,王真人最近花钱有点凶,主要是老马的伙食,以及九折它们五个小家伙的修行上,想省都省不了。

    “这么急?这样会仓促一点,准备不会太充足。”

    “那倒无妨。”王猛对酒还是很有自信的,镐京好美酒而不在乎钱财的人不在少数,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喝起酒来绝对财气够粗的修士。

    王师风暂时放开了对拍卖会的监督,交给了来自望城的白家去处理后续,这次拍卖的真元兽,本来就是白家这段时间多次狩猎到的精品,事关白家利益,而且,白家与王猛的关系摆在那里,足够放心放任,而且前期准备都已经到位,后面都是琐事细节处理,也不怕会闹出什么妖蛾子,这时便将全副身心都投入到酒铺一事之上。

    有王师风处理,王猛也就放心下来,不过在王师风这里,王猛倒是和白家的人聊了几句。

    白沐恩是白家老人当中,是比较有实力的,在王猛插手白家之前,白胖子最后一搏的狩猎,遇到太渊妖灵时,白沐恩也是当时留下愿意一拼到底的一人,当时的拼命,换来了现在的地位,在白家,白沐恩算是进入了核心层,大量的修行资源,硬生生把他从玄轮境推到了地轮境。

    虽然功法上面还是有些缺乏,但是已经强过绝大多数散修,而且,随着可以进入诸神空间之后,慢慢积攒命格,会变得越来越强。

    “白少每天都念着王少爷,这一次原本他是想亲自来镐京来求见少爷的,可惜白家招了不少人手,都需要白少爷管辖过问……白少爷让我向您问好请安。”

    “你这次办完事回去就告诉胖子,让他不要急,我把有白家的望城,是当成大后方来看的,让他好好经营,我答应过他的,一定会实现,望城是个。”

    王猛笑道,拍了拍白沐恩的肩膀,“你也差不多快可以进诸神空间了吧,进去后,别大意,多找几个信得过的同伴一起筑基。”

    “是……对了,神器阁的庞泓炼器师,可能会随着下一次白家的队伍前来镐京进行大师的考核,他也让我提先和王少请安一声,他的原话是‘师叔,我来镐京了,你可得罩着我。’”王沐恩有点羡慕,庞泓最近在望城的进步,简直就是逆天了,声望如日中天,几乎达到了当年穆赫兰道的那个层次。

    “哦,他的进步倒挺快。”王猛笑了笑,他对这种进度实在没什么概念,但以中千界的常规来说,确实是有点夸张,只能说庞泓本身就有一定的资质,然后运气非常好的,在他锻造的时候,进入了共鸣的状态,后面就有点收不住的爆发了。

    白家那段时间亏的实在太厉害了,虽然王猛打下了一个局面,但实际控制上依然很难,白胖子在这方面算是个人物,能营造出目前这个情况也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一方面是由于昆家的落败,一方面是因为穆赫家族的默认,否则,白家依然是寸步难行,何况现在王猛已经在镐京,山高皇帝远,手也不能太长。

    话又说回来,只要王猛在镐京没事儿,王家也给予一定的认可,其他势力也都不至于太过分,但,若是王猛一旦出了问题,白家依然会被扼杀在摇篮中。

    对于复苏的白家来说,需要的是扎根,需要的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