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六百三十八 腰酸背痛

六百三十八 腰酸背痛

    我接了旨,从畅春园出来,和常远双手一击,心里那叫一个爽,今天我和他算是通过期中考试了,可以休息一段了。

    老十让小福把碗拿走,坐到我边上:“是啊,特别是弘晰,我都没有想到他会去找四哥他们救你,看来这孩子真是长大了,皇阿玛问你要不要去畅春园养几天?”

    我让奴才通传了下,过了好久才说太子应了见我,进了这毓庆宫和我的景仁宫并不远,怎么感觉这里死气沉沉的啊?

    进了正堂,看到太子坐在正座上,面色腊黄,完全没了平日的模样,这才几天不见,怎么成了这副模样了?

    我想了下今天老十办差回来的也早,应该不会儿有事儿的,进了宫了还不是我的半边天下啊,没问题应该,我冲他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的眼里全是心疼,我的眼泪又不由的掉了下来,我真的被当时的情景吓到了,太子是怎么了?

    我吓的拼命要挣开已经有些发狂的他,努力的挣着,可是他却越拉越紧,还不停的喊着:“你来做什么?你来后额太被圈了,索额图被杀了,我的太子之位也越来越危险,你想当皇帝是不是?你说。”

    我还是奇怪的看着他,不觉天已经慢慢的暗了下来,他看到天越来越暗,也越来越紧张,嘴里不停的念着:“他们又来了,又来找我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啊,救我救我。”

    我看他松了手,忙闪身向门外跑去,他比我身形要快的多,挡在门口,一把抱住我,把我扔到了窗边的暖塌上,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哇的一声大哭出声,刚才受到的惊吓现在全都暴发出来了,最近的一段我总是会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不停的哭,用力的哭。

    我想跑,可是脚已经软了,二哥疯了,他一定是疯了,他踢着累了,居然拿起床上的花瓶就向福晋扔了过去,还好福晋躲开了。

    一晚上,我不停的惊醒,梦里太子血红的眼睛,福晋凄惨的叫声,拳打脚踢的声音,不间断的咒骂声,一切的一切让我不得安睡。

    常远进来看了看我,一脸的难过:“早知道我昨天该陪你去,太子怎么可以这样子?如果不是弘晰去告诉四爷这个事情的话,怕是你就死在那里了。”

    我也不明白,可是我知道皇位只有一个,能争来的那一定是最有本事的,也许他们真的想得到别人的肯定吧。

    他说着就要掐我的脖子,我现在真的很后悔自己一人到这边来,可是我怎么会想到他会这么对我?

    医保这一项在京城实施的相当不错,皇上已经下令,直隶,山东,辽宁这三个地方也都实行一下,而老百姓们知道起这个头的是皇宫里的一个汉阿哥,大家也都对我的印象很好。

    我已经可以正常说话了,轻轻的对老十说:“太子疯前跟我说,他经常做恶梦,所以他吃不好睡不好的,你看是怎么回事。”

    突然二哥推开她,一个嘴巴子就抽到她的脸上,福晋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二哥不解气的一脚踹在她的肩上:“你当你是谁?凭什么看都不看我?我恨你,我恨你,我要毁了你,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谁也别想。”

    我笑了起来:“你不是就想找个平衡点吗?现在太子和八哥这两边刚好平衡了,我成最突出的了,呵呵。”

    我摇了摇头,我没有敢告诉他太子为什么要毁了我的原因,他只是不停的猜,猜的最多的还是怕我威胁到他的皇位。

    老十听到愣了下:“其实不难想,经他手杀的人不算少,怕是中了道了吧,只是他怎么会疯成那样子?还想杀你?”

    喊了两三声的老十,往常中秋或小福一定会马上来应声告诉我老十的去向,可是今天却没有,人呢?人都去了哪里?

    我无力的低下头,中秋给我拿来了药,让我喝下,原来他们刚才去太医院拿药了,又是这苦药,我喝下后一阵恶心,难喝死了,受不了了。

    皇上也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朕觉得最近太子有些不太对,总是很疲累的样子,你一会儿替朕去看下他吧,这样子的精神让人担心啊。”

    太子已经没事儿了,听说已经开始办差了,福晋虽然伤的很多,可是多是外伤也早早的好了,只是我心里的阴影却好像烙下了一样,我很怕自己一个人待着。

    不知道是第几次醒来睡下,我没有再做梦,也许是累了,一觉到了第二天的中午,醒来屋子里没有一个人,我突然感觉很害怕,喊着:“老十,常远,你们在不在?中秋?”

    他帮我擦干了眼泪:“早上常远回来后知道昨天的事情就要去找太子算账,这不那会儿我才知道是皇阿玛让你去看太子,太子已经有快十天没有办差了,躲在宫里也不出去见人,皇阿玛传他才去了一次,那也有三五天的时间了。”

    回景仁宫换了衣服往毓庆宫走去,今天太子并没有出宫,看着宫门紧闭,这才什么时辰啊?不知道他在干吗,怪不得别的兄弟不喜欢他,太阴沉了。

    老十不停的轻轻的拍着我,我嘴里一直在说:“太子疯了,他要杀了我,他要杀了我,救我。”我用力的搂着他的腰了,一点儿也不想放开他。

    我看到一个身影跑到我的面前,这是十三弟吧,应该是,他焦急的眼神看着我,他怎么来了?谁告诉他我在这儿的?

    我想张嘴可是我出不了声音,我看到四哥上去把太子按在了地上,他身后还跟来一个少年的影子,这是怎么了?谁告诉他们的?

    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我都这样子了,他还在关心太子是不是虐待他老婆,太狠了,我白他一眼侧过神去闭上眼什么也不理了。

    惨叫声不时的传进我的耳朵,又有他的侧福晋,庶福晋三五个女人冲进来想拉住他,可是都被他挣开,摔在地上,他不停的用脚踢着地上的女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我傻了,谁来救救我啊,老十我害怕。

    我一脸疑问的看着他,皇上没有再说别的吗?老十猜着我的想法,慢慢的寻思着说:“我不知道皇阿玛是怎么想的,不过听说他很生气,昨天前面传过来说是福晋伤的挺重的,唉。”

    他进了屋来,看到老十坐在床边上喂我吃东西,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我想起身行礼,可是他却挥了挥手,因为他看到老十当他空气一样理都不理他。

    我看他现在正常的样子,和那天真的是两个人,没有接话,他起身说看我没事儿就好,要离开。

    我四周看着并没有人,而他却像是个受惊吓的孩子一样,整个身子都绻在了椅子上,这是怎么了,我忙去拉他的手:“二哥,你冷静点儿,怎么了?”

    翻看着皇上跟前夸这政策好的折子,心里不由的高兴起来,皇上也是笑意满满的,心情也看着放松了很多。

    太子的事情在我心里有了阴影,我天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那日的一幕,老十心疼的摸着我的脸说我几天瘦了一圈。

    话说的很白,太子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就离开了,老十转身看向我:“如果他再敢惹你,别说他是太子,就是皇阿玛的面子我也不给,喂,你怎么又哭了?”

    我想下地,可是却发现脚上一点儿力道也没有,还没有站稳人就摔倒在地上,疼的我咬了咬牙再次站了起来。

    我感觉我身子被另一个人接住了,是谁?天好黑啊,怎么也没有人长个灯之类的?还有谁来接我了?这个身子好熟悉啊,我不由的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说着还不停的踢在福晋的身上,福晋只能用后背,肩部不停的挡着这一脚重过的一脚,她在地上滚着惨叫着,而我已经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摇了摇头,抱紧他些:“哪儿也不想去,就想你陪我好好待着,你最近不去办差,八哥没说吧。”

    “也好,休息一段吧,你和老十的劲头现在我看怕是都超了八阿哥了吧。”皇上放下折子,玩味的看着我。

    我使劲的说了话,才发现原来我现在的声音这么小,无奈的笑了笑,轻轻的说:“我是怎么回来的?”

    门再一次被踢开,没错这么大的声音是踢开的,屋子里已经很黑了,可是我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还能看到二哥在不停的对着眼前的几名女子施暴,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要毁了我之类的咒骂。

    看到他为我跟太子叫板,我真的感动坏了,不由的眼泪就下来了,忙擦干眼泪对他说:“这次事情还得谢谢四哥和十三弟,当然还有弘晰,他们救了我啊。”

    每次醒来,老十都是温柔的亲亲我的额头,给我呼拉下头发,轻轻的拍着我哄着我再次入睡,可是却又是在安稳中睡去,可怕中醒来。

    他突然转向我,脸上的表情很吓人,那种像看到鬼一样的表情吓的我松了手,而他却一把抓住了我:“都是你,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这样子,就是你害的我,你还我的江山,还我的王位。”

    恶梦?我拉了他衣服下,他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一样躲开,我奇怪的看着他,他原来经常会揽着我,我拉他衣服也很平常啊。

    老十却拦下了他:“太子,兄弟说句不敬的话,咱们住在前后宫,隔的不远,但是我希望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太子冲我尴尬的笑了下:“你最近可好了?”我看着他气色比先前好了许多,点了点头没有回话,房间里尴尬的都会有了沙子了,干的。

    他摇了摇头:“没用,太医给我开的安神的药,可是我喝了还是睡不好,天天晚上做恶梦,醒了就不能再睡了。”

    老十拿杯子向他扔过去,他闪开后忙说:“我说错了不行?不管怎么样十爷也会去救你的,太子真的虐待他的老婆们?”

    老十看我说话费劲直接跟我说:“昨天我办差回来,进屋看你没在,听中秋说你去了太子那儿我就去找你,哪知道半路上碰到十三弟抱着你往回来,我忙过去接过你,可是你那时候眼神都是空的,人也木纳了一样。四哥是后来来的,衣服上还有血,你大哭一场后就睡了,我才听他们说弘晰去找他们来,说是太子关了你,他们到的时候,太子已经把他宫里的女人都扔在地上拳打脚踢的,而你却吓的缩在墙角动也不敢动。”

    我走近他,怕是我身后的光让他很刺眼,他手放到眼边眯着眼看着我:“是承羽吗?你今天怎么得空过来了?”语气很疲惫,就好像刚刚经历了大风大浪一般。

    这时正殿大门被推开了,没有看清是谁,一个女人向他扑来哭着喊:“太子,你冷静些,那是辉阿哥啊,你冷静些啊。”

    我站在他身侧看着他:“二哥,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病了吗?皇阿玛担心你的身体,让我来看看你。”

    十三弟在我耳边好像说着什么,可是我耳边还是回响着那些女人的凄惨的哭声叫声,这里太可怕了,我要回去,我要回景仁宫去。

    我不停的往墙角退,他却一边走一边说:“我这么喜欢你疼爱你,你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天天和老十泡在一起,和老十三他们混在一起,你当我这个太子是什么?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你想拿走皇位,我就要了你。”

    软软的床,和我熟悉的味道,我看着眼前的人,却看不清脸,眼里好模糊啊,我知道这是我的房间,可是还是下意识的使劲往床角里坐去。

    “八哥?他乐得如此呢,你现在越难受,太子的事儿就越大,他还不越高兴?这个八哥有时候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皇位真的这么重要吗?”他一肚子的火气。

    皇上在我静休的时候来看过我,眼里除了慈爱,还有抱歉,我接受的向他点头笑了笑。

    我静静的听他说着:“刚才皇阿玛已经派人来看过你了,只是你一直没醒我让他回去跟皇阿玛说是受惊吓过度,太子被禁足于毓庆宫,皇阿玛已经派太医去看他了。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呢。”

    我这时才借着窗外夕阳的余光看到来的女人正是他的福晋,她不停的哭着摇着太子:“太子,你清醒点儿啊,不要闹了,那是辉阿哥啊,你醒醒啊。”

    二哥抱住了她,而她看向我,那眼神像是要杀死我一样,满眼的杀气,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怎么会这个样子?

    老十应该是破门而入的,看着艰难站起来的我,把我横着一抱,轻轻放回床上,温柔的在我额头亲了亲:“怎么下了地了?我刚才在常远房里,这感觉不对来看看你,真是摔到了。”

    “我想休息一段了,等养个一年半载的再做些事情好了。”我随意的回了话,我感觉他是希望我趁胜追击,你又不会让我当皇帝,我那么卖力干吗?

    “我送你到宫门口就回去我那小院子看看哦,有个把月没回去了,晚上就不回宫了,你自己行不行?”他跟我商量着。

    老十在喂我喝燕窝,他说让我好好的养养,脸色很难看,我冲他笑着,听到外面传是太子来了,他来干吗?

    有一双手向我伸来,不是太子吧,我吓到惨叫着往床角走去,那双手就这么把我抱在怀里,不停的拍着我的后背,这是老十,我在等的老十啊。

    太子说他做恶梦,难道也是被吓到了吗?

    太子木然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她,突然脸上温柔了起来:“承羽,二哥真的很喜欢你,你想做嫡福晋,二哥也让你做的,真的,相信我。”

    哭累了,迷迷糊糊的,只是感觉他把我放好,我侧过脸去了,眼泪还在不停的流着,可是再没有什么感觉了。

    我身子一轻被搂在一个怀抱里,我被抱着离开了毓庆宫,我脑子很清楚现在的一切,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傻了一样木在了那里。

    他说着捧起福晋的脸,温柔的吻了下去,天啊,我惊的双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出一点声音,过了很久,他们才分开,福晋已经是满脸潮红。

    我吓的惨叫一声,不停的喊着救命,这毓庆宫和平时的不同终于明显了,今天根本没有侍卫在,我不停的喊着,拿着手上能扔的东西向他扔过来,他现在太可怕了,眼睛血红血红的。

    他喝了口水,良久:“我最近总是夜不能寐,食不能安,身子骨一天天的弱了下来,还要劳烦皇阿玛替我操心,真是,不孝啊。”

    我听他说完忙问:“你传太医没有?我看你现在眼里没神,传太医给好好的瞧瞧啊。”

    他老半天才说出来:“那日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只是醒了听说是惊到了你,还伤了福晋他们。你没事儿了就好了。”

    “承羽,这三步棋走的都不错,你后面想如何啊?”皇上又拿起本折子看了起来。()

    (无弹窗小说网)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