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六百三十七 乾坤大罗圣佑

六百三十七 乾坤大罗圣佑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阿真狐疑的蹩了他一眼。

    阿真正在给小丫头普及科学。

    什么妖怪。他失声笑道:“我们不是有句老话叫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的说法吗?他们那边的水土就是养育着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人,会生病,会流血,要吃饭,要拉屎。”说到后面婉儿脸瞬间羞红,埋怨的望了他一眼。

    我kao,还是个双性玻璃啊。

    扑通一声,阿真往地上倒去,啰嗦这么久,世界终于清静了。

    随我开?kao。这么有钱啊。

    “真哥,好才华啊。绝句绝了,从这一刻起怕再也不会有人敢诵明月了。”

    呼~原来是这样子,白吓出一身冷汗了,要我去教书啊,早说嘛。

    “夫君,月亮上面真的住着嫦娥吗?”她指着纤细的手指向那一轮明月比划了去。

    “为何,如此好词,理当让天下人共赏之。”年青人不以为意。

    “国外?”

    好了,傻丫头。阿真用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现在知道地球有多大了吧。”

    “真哥好气魄啊。”

    阿真听了,额头冒出三条黑线。我嘞个去!没想到这家伙是个玻璃啊。

    阿真继续普级科学着。

    “好!就一千两。我燃柳山庄别的没有就银子多。”柳风扬一拍手大气回道。

    随后还是柳风扬敏捷的反应过来“风趣,风趣。真哥太风趣了。”说完哈哈一笑。

    拍拍拍……一阵掌声响起来。见那摇扇的年青人,兴奋的向他走来。

    “那个,哈哈。我是神仙嘛,这首词是天宫流传的,我只是随手粘来的。”说完他哈哈大笑。

    “我叫老柳骑马上去城镇买些草席、被褥。不用等他了。”年青人像饿鬼似的埋头吃的连头都不抬的低低回应。

    “来来来,嫂子吃东西吃东西。”柳风扬馋蔑的献着殷勤。

    婉儿眼眸如水,向他依偎了过来,阿真手一伸紧紧抱着她幼弱的双肩。

    诗吟完,阿真豪气把手中的酒一饮尽,一挥把酒杯往地上一扔。

    “明天跟我回去。”年青人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兴奋大叫。

    阿真悠悠吟完,轻叹了口气。望着婉儿直愣愣的盯着他看,眼里些许迷离,却柔情万分。嘴里喃喃低语“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旁边的柳总管和婉儿用无限崇拜的眼光望着阿真,婉儿眼里更添许多柔情。

    “各洲的国土、风情、语言、文化都是不一样的。就像非洲,那里的四季常年干旱,一年平均才下了一点点雨,所以他们那里的人被晒的黑黑的,比炭还要黑。唯一的风景就是草原和无数的野生动物。”

    一会儿年青人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对。急急向着他一掬躬。

    瞧!这马屁拍的,怎么听都心身通畅。

    “我……我坐便是,柳公子无须妄自菲溥。”说完婉儿终于坐下了。

    词?年青人一呆好像对这种新颖的事物好奇,却又急急道:“如果真有那么好的词,我也想抄啊,可是去哪里抄啊。真哥谦虚了不是,如果这词问世,还轮不到你来抄,早叫天下人都抄了去了。”

    **,千金散尽还复来。

    蹲了太久,腿有点酸。他一站起来就望见一张奇怪的脸直愣愣的盯着地上的地图看。一时不察吓的阿真往地上坐了下去。

    咳咳……

    也不知几杯黄汤下肚,阿真头悄悄蒙了。这古代的酒就是好,入口香纯劲道却是缓缓而上。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果然仙山出隐士,林兄弟好才华,好才华啊。”

    “好吧,既然你这么大方的随我我,我也不能狮子大开口不是。”

    回过头拿起筷子,看见桌上一片狼藉。我kao,所有的菜被他吃的都快见低了。顿时刚涌出来的好感消失的无踪影。

    “厉害,真哥,我太崇拜你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这些都是真的吗?”年青人回过头来用那种爱恋的眼神直直望着他。看的阿真一阵头皮发麻。

    阿真一阵嘀咕。怎么?开太低了吗?

    “小弟姓柳,名风扬。真哥误会了,小弟是想请真哥回去教教小弟。”

    “好一轮明月,好波澜壮阔的气势。”嘴里念念有辞,对这词爱不释手。

    “那个柳总管呢?”阿真疑惑的向年青人打问。

    就像在上演狗血剧一样,事情往往都是这么的巧合。柳风扬一说完,就听见远处传来了阵阵马蹄声。

    晕倒,这小丫头哪里知道世界多大啊。和她讲这些大概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了。可是这丫头的好奇心却被挑起来了,急急的追求着。

    “是啊,是啊”阿真点头称快。在背后对柳风扬比了个大母指。

    怎么?老子可是用劳力去赚钱,不偷也不抢,光明正大。还不能先谈工资啊?

    旁边的婉儿却跟着一直点头。

    “工资?”婉儿和柳风扬都疑惑了。

    婉儿一坐下,哪见那小子的泪啊,笑的比谁都灿烂。

    我嘞个去,如果让天下人共赏之,那苏轼作鬼都会来掐死我的。

    “我们大周所在的地方叫亚洲,只是地球上的小小一块。”喏,就是在这里,这里就是大周。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年青人见阿真挥了挥手像要随他去一样,欣喜若狂的跑回屋里翻着包裹拿笔纸急急的记了起来。

    婉儿却羞红着脸坐也不是,走了也不是,不知所措。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月奉嘛随你开。”柳风扬大手一摊,大方道。

    “酒来了,真哥咱们今晚不醉不归。”柳风扬大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地球分有六大洲,分别是亚洲、非洲、北美洲、南极洲、欧洲、大洋洲。”阿真一块一块的把这些洲给分开,就一目了然了。

    我kao,不会拿了他的银子。他打算吃回来吧。对他又一番鄙视才下筷子。

    “来,兄弟再干。”阿真晕的拿着酒杯晃来晃去。柳风扬和柳总管暧间脸都黑了。这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位爷竟然这么不胜酒力。三个人半斤酒都还没喝完,他就晃的连杯子都握不住了。

    见柳风扬竖起一根大母指佩服到:“真哥果然真男人。小弟太佩服了。”

    “这不是我作的,是我抄的。”随后他解释道。他可不敢冒领苏东坡的才学。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阿真吟出这一句,手直直的指向天空。

    “婉儿才不信,虽然夫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可是婉儿知道夫君定不是神仙。”说完脸一羞红。

    阿真一顿,又把手中酒一饮而尽。柳风扬低低的轻吟“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好好,太好了。赶紧又帮他把酒满上。

    随之一想,连朝代都没了。哪里来的苏东坡啊?想了想,他就挥了挥手,管他的呢。随他们去折腾吧。反而这也不是正史。

    呀,小丫头聪明了。不过想想也是,每次他都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蹂躏,要说他是神仙鬼才信呢。

    “这里叫北美洲。”阿真比划着,婉儿的惊奇的眼睛跟随着他手上的那根树技看了过去。

    “词,是词。”

    “不不不,我们不好这口,你自己找别人玩去。”汗一颗一颗的往阿真额头直冒。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我知道”这首词自苏轼作出以后,无数人对明月都望而却步。

    柳总管去镇子上卖被褥还没回来,房间又让伤员给罢占了,暂时也没办法和婉儿回房作爱做的事情。阿真牵着婉儿的手坐在外面的石头上数星星。万里无云的天空,清新壮丽,一轮圆月澄黄的挂在天空幽幽泛着光茫,星星密集的闪烁着,偶尔见流星划来天际。如此的天空只有在还没被污杂过的古代才能这么的波澜壮阔。阿真顿时轻呼的惊叹,也直到现在才终于体会得了苏轼心中的那一轮明月。

    “呃!来,你坐下我画给你看。”阿直把她拉往石头上坐着,蹲在她前面用树枝在地上画着。

    “夫君小心”婉儿一阵轻呼,站起来扶着要跌倒的他。

    “呃!你夫君我,去过国外留过学,国外的教课有教。”

    “好好好,真哥果然是真心人。”柳风扬拍手叫好。

    阿真翻了翻白眼,此时此刻他正把气氛搞出来,婉儿柔情万千,他自己寂寞难耐,正是好偷偷干些作jian犯科的事情。却被这位程咬金给破坏了。难道他不知道打扰别人的亲热,出去会被猪踢吗?

    “就是每月多少银子。”一说完。婉儿和柳风扬都呆呆的望着他。

    陈王昔时宴平乐,半酒十千恣欢谑。

    “抄的?”年青人一愣,脸上挂满狐疑。随之释道:“真哥谦虚了,如果真有这么好的,呃!是诗吧?”

    “坐下,吃东西。”阿真把一双筷子塞进她手里。

    “真的?夫君怎么知道?”小丫头惊讶的直直凝视着他。

    “北美洲的人非常的聪明,拥有一流的头脑,他们拥有白色的皮肤,蓝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婉儿听着阿真的讲解顿时惊呼:“那不就是妖怪吗?”

    “别和我说什么夫为天,妻为地的狗屁道理。我的妻子当然由我来疼,见你晚上也没吃些什么东西。来快吃吧。”他拉着他坐下,一番言谈惹的她娇羞连连。

    听完年青人的话,阿真顿时两眼一翻差点吐沫。

    “成赞”阿真也大气的拍案定板。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春丝暮成雪。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好,好。柳风扬拍案叫绝,与尔同销万古愁!说完也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不知是兴奋还是酒气脸一阵通红。

    一说完,见旁边的可人儿,脸一羞脚一跺手抱住两颊羞愧万分的往屋里跑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吟完这一句。阿真抬起杯子一饮而尽。柳风扬见状也一饮而尽。提着酒壶给他添上,急急道。还有吗?

    顿时吓的婉儿站了起来,羞红着脸道:“夫君,这于理不合,婉儿还是先回房了。”说完就要往屋里走。

    柳总管不只买了酒,却也买了许多酒菜。看的阿真口水哗哗的往下流。确实也好久没见肉了。

    饭菜都摆在桌子上了,却只见摇扇的年青人坐着。一个伤员躺床上,另一个却也不知所踪。

    他赶紧播开被抓的手臂,惊恐的向后退:“不好意思,我有老婆了。”说完还把婉儿一把抱在怀里,证明自己所言不虚。

    “好,好。”此句一出,赢得一片叫好。

    “没关系,一起来。”年青人毫不在意的向他走来。

    “婉儿竟然不知夫君有如此好的才学,婉儿知夫君不深啊。”怀中的人抬起清沏眼眸凝视着他。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真哥放心,我叫柳总理在镇上顺便打了酒。照路程应该马上就要到了。”

    “这么好的气氛如果有酒就好了。”在这种合约谈成的时候就应该要喝酒庆功才对,可惜却没酒。

    “我kao,搞什么鬼?”伴着一阵惊呼,婉儿把他扶了起来。阿真看见那位年青人站在哪里还呆呆的看地上的那张地图。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妙,妙啊。”柳风扬兴奋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急急的问:“还有吗?”

    只剩下婉儿呆呆的傻愣在当场。心里咕嘀的念叨,这两人疯了。

    “这里就是北冰洋了,在这里天一黑就是黑半年,天一亮也一样亮半年,一年里就一个黑夜一个白天。”

    “每月多少工资?”这一点阿真可不能含糊。

    “微醉就好,太醉了不好办事。”阿真顺口应到。

    突然柳风扬用哀怨的声音说:“莫不是嫂子嫌弃风扬,不愿与我共坐一席,既然如此风扬随至离开便是。”说完还轻轻拭泪。声唱俱佳。这小子去当演员绝对红。

    “别呀。”阿真赶紧拉住她。

    “是……是真的。你想干嘛?”阿真被看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想了想继续道:“那就每月八百……呃!四舍五入,算你一千两好了。”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你知道?”年青人微微一愣,随至大笑。

    一说完顿觉被婉儿抓住的手臂一紧,她脸一红。低低的垂了下去。

    “我说,你们听听就算了,别抄起来。也别传出去啊。”阿真着急道。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就算阿真脸皮比城墙还要厚,被人如此夸奖,也不免脸上微微一红。

    “嫂子就坐下来一起用餐吧,真哥是大哥也不是什么外人了。”他游说着。

    我kao不会吧,现在还没有词出现啊?

    开心的把屋里的桌椅搬了出来。三人坐下,却不见婉儿。急急跑进屋里拉着婉儿往外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这家伙果然上道,知道咱家穷,还懂的作客之道。阿真顿时对他涌出一阵好感。

    “地球是圆的,每天都在转,别问我为什么人不会掉下去,那是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

    “老婆别怕,你老公我还能喝着呢。坠机都摔不死我。哈哈哈……”阿真醉的语无论次,三人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翻着白眼,权当他在发酒疯。

    “然后这一片地方叫亚洲,亚洲分别有朝鲜,日本,泰国等”他大概的划出国境线。分类的指给小丫头看。

    “没有,月亮上面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坑坑污污的。”()

    (无弹窗小说网)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