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六百三十六 神通

六百三十六 神通

    阿博科鲁克将军在西门反复无礼的追问下终于发了火,他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又何必再问呢?至少我现在是总司令亲任的将军,就凭你一个小小的提督还不配问我话!”这是向来以温和著称的葡萄牙海军总司令唯一的一次动怒。那一瞬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比起巴鲁迪斯有过之而无不及。西门当场被压得说不出话来,转身离去了。

    走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脚下的岩石变得潮湿起来,空气的味道也和先前不太一样了,带着湿润的气息。突然,火把轻微地晃动了一下,既然有气流经过,那么出口也就不太远了。

    巴鲁迪斯接着说道:“这小子曾对我出言不逊,还妄想打败我!你说,他难道不该死吗?”

    帕罗皱了皱眉头,没等众人围上来,他又说道:“别说你们抓不住我!就算抓住了我也救不出拉斐尔,等天一亮他就没命了。或者,放了我,我现在带你们去见他!”

    等静下心来才发现,这条路并不是人力开凿的,而是火山喷发时岩浆所挤出的一条路。周围都是黑色的熔岩,现在早已冷却,不再发热了。脚下所谓的路都是凹凸不平的岩石,走起来很不舒服。有些地方,岩石的缝隙很小,必须弯下腰匍匐前进。一路上帕罗不再说话,其他人也不多问。只觉得似乎是向着地心深处前进,不过火把依旧正常,说明前方一定有连通地面的出口,不知道这条路最后会把他们带到哪里。

    巴鲁迪斯哼了一声,带着舰队离开了。

    阿博科鲁克将军说道:“他的确是该死。不过就这样子炸了他,不是太便宜他了吗?而且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别人一定会以为你是怕了一个小孩子,所以出动大军围剿,而且连一刻都不敢让他多活。这样反而有损您无敌提督的名声啊!”

    众人依次翻上了地面,上面空荡荡的,连半个守卫也没有。眼前就是那幢囚笼,黑没没的连一盏灯也没有。他们并不知道拉斐尔等人被关在哪里,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便分散开来。几个人从后门悄悄地走进去了,另一些人直接沿着外墙向上爬,贴着窗子朝房间里看,有两人借助绳子一下子攀上了屋顶,环视四周,还有两人便在楼下放哨。

    不久,前面出现了一点光,光点一点点地扩大,众人不禁加快了脚步。帕罗却在此时停了下来,说道:“把火把熄灭,cha回墙上。否则烟会飘出去的。”他将踩灭的火把cha到了墙上,那上面还有几十个cha火把用的三角桩。

    阿博科鲁克将军指示士兵将拉斐尔等人绑起来,带回自己的舰上。没了无敌舰队的威胁,以拉斐尔的身手想要逃拖并不困难,只是他对阿博科鲁克将军还报有一丝信任。如果将军真的叛国的话,就不会花那么大力气把他从巴鲁迪斯手里救下来。至于他说要用拉斐尔引出其他人,拉斐尔不知道他会不会这么做,所以宁愿相信不会。同样,巴鲁迪斯也没有完全信任阿博科鲁克,所以他也选择相信将军不会这么做。巴鲁迪斯传书给西门,指示他全力调查阿博科鲁克,一旦发现他有不轨,立即除掉。等到他接到西门关于当天晚上里斯本连环爆炸以及半数舰艇失去行动能力的报告时,已是第二天了。他将报告书撕得粉碎,冲着空气把西门骂了个狗血喷头。那时的西门虽然人在里斯本,不过或许也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怒气,不禁缩了缩脖子。

    众人揉着摔疼的身体,爬了起来,点起火把,跟在帕罗身后走去。

    阿博科鲁克将军又说道:“另外,他在里斯本躲藏了许久,又进出自如,城里必然有他的同党。如果不抓住那些人,恐怕以后还会有更大的麻烦。如果现在杀了拉斐尔,那就抓不住他们了。”

    帕罗※#8226;莫拉依斯等他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又都收起了剑,便走到墙边,吹熄了壁灯。

    没多久,又有人出现了。在之后的十分钟里陆续有人前来,至此恰好是十九人。当初“拉古拉夫”成立的时候,也就是这十九个人。他们事先完全没有联系过,竟然就有这么统一的行动,那接下来要做什么就再清楚也不过了。

    巴鲁迪斯冷冷地说道:“阿博科鲁克将军!你现在的身份可是西班牙的将军!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吗?”

    巴鲁迪斯眯着眼睛盯着阿博科鲁克看了好一阵子,说道:“好吧!我把他交给你。三天之内抓住这小子的同党,否则我一样杀了他!”

    巴鲁迪斯冷笑一声,说道:“什么神明!天底下根本就没有这种东西!等我把你炸成碎片,你再去求神明将你复原吧!炮手!准备——”

    在四周一片沉默中,一个沉厚的声音响起:“巴鲁迪斯将军,这个人就交给我来处理吧!”一听到声音,拉斐尔立刻就知道说话人是谁了。

    一艘军舰朝包围圈的中间驶去,恰好挡在拉斐尔和巴鲁迪斯的中间。前甲板上站着一个男人,向巴鲁迪斯行了个礼。

    “有人!”他立刻摆出格斗的架式。

    帕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葡萄牙海军的最高机密。除了历代总司令以外就只有你们有机会见识一下这条密道,应该觉得荣幸。前面的路还很长,墙上有火把,点起来吧!”刚说完,眼前已经亮了起来。帕罗握着火把,超前方走去。

    拉斐尔说道:“我不需要别人来救。因为我会亲自打败你!神明会保佑我的。而你,做了神都无法原谅的事情,你注定会失败!”

    十九个人还没从刚才的惊讶中缓过神来,帕罗※#8226;莫拉依斯已开口说道:“我从来不耍什么诡计。不像老鼠,懂得利用地下水道!”

    站在旗舰上的巴鲁迪斯看到脸色如常的拉斐尔,倒也佩服他的勇气。他说道:“拉斐尔※#8226;卡斯特路!这回你可别指望再有人来救你了!”

    阿博科鲁克将军回答道:“是!请您回塞尔维亚等待好消息吧!”

    到了第三天晚上,月亮爬上半空的时候。有人偷偷溜进了地下水道。他在黑漆漆的地下快速地超某一个方向前进,时而坐转时而右拐,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这里是海军军部的正下方,地下水道的一个出口就在关拉斐尔的大楼的后面。他解下腰间的绳子,刚准备向上扔,前方突然亮起了一点火光。

    艾德蓝斯拔出腰上的佩剑,指着帕罗说道:“你把拉斐尔他们关到哪里去了?”

    西门说道:“不过西班牙有让你效忠的对象吗?就算葡萄牙再烂,它也是你的祖国,你真的放得下吗?”

    就在眼前突然变成一片黑暗的同时,脚下的地板也消失不见了。失去了重力支撑的人们向下跌落,刚想咒骂帕罗的阴险和狡诈,身子已经撞上了结实的地面。那感觉就像是从三楼的高度摔到了地面上一样。

    开炮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数十颗炮弹就冲着拉斐尔的军舰飞了过来。一颗也没碰到,反而有几颗差点击中了旁边包围着的巴鲁迪斯的舰队。

    阿博科鲁克将军说道:“我可不是那种卑鄙小人。葡萄牙注定是要灭亡的,我却不想把自己的才能浪费在那种没希望的国家上,还是西班牙比较适合我。”

    强恩大声说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你这个卖国贼!兄弟们,一起上,把他抓起来!用他去跟阿博科鲁克那只走狗换人!”

    不久又传来西门擅自派出搜索队的消息,让阿博科鲁克好不容易才整顿好的城市重新变得一团混乱。

    阿博科鲁克将军说道:“不敢。我发过誓要效忠您,所以才请求您放过这孩子!”

    听到这么爽快的回答,所有人当然认定他是在说谎,想让他们上当再趁机抓住。他们也纷纷抽出佩剑,将帕罗围在中间。

    西门接口道:“然后你再趁机把这强大的力量变成你的,变成葡萄牙的!”

    拉斐尔最后还是没能逃离里斯本。他被阿博科鲁克将军带回海军本部,囚禁起来。拉斐尔几次请求和将军见面,都被回绝了。

    出现在微弱的火光里的是一张熟悉的笑脸,是强恩!火光逐渐移动,班、艾德蓝斯等人的脸一一在眼前掠过。他也无声的笑了。

    帕罗※#8226;莫拉依斯拍拍衣服,站起来说道:“关在地下!如果想见他们,我可以带路。”

    被大军包围在其中,这样的经历拉斐尔也不止有一次了,所以他并不会害怕。不过,这一次还能死里逃生的几率恐怕是最小的了,不知道有没有1。

    听到曾经两个字,库拉乌迪只觉得神经一阵抽痛,心里窜起一股怒火,就要张口大骂。旁边一人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库拉乌迪转头一看,正是阿尔加迪斯。阿尔加迪斯朝他摇了摇头,库拉乌迪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松了下来。

    在巴鲁迪斯限定的三天中,除了西门捉了些街上的流浪汉或是迫不得已出门去卖面包的人以外,没有任何情况。整个城市仿佛是座已经沉寂了五十年的古堡,连带里面的人也变得行动缓慢,思维迟钝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西班牙的人存在过。而阿博科鲁克将军也是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每天例行处理公务,对拉斐尔和他同党的事毫不关心,既没加派人手看管,也没命人搜查,似乎从来就没这回事一样。

    “拉古拉夫”的成员也不再到地下水道中聚头了。现在外出上街的人几乎都被当作地下组织的人抓起来。拉斐尔被抓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甚至连他被关在海军军部大楼的事也故意被漏了出去。这摆明了是个陷阱,但是“拉古拉夫”的人却不能丢下他们的伙伴不管。

    对阿博科鲁克来说,巴鲁迪斯倒还比较好应付,他因为在身份上有所限制,所以有些事不能明目张胆地做。但是这个西门,就好像是一只土狼,成天围在身边嗥叫,一发现破绽就猛咬一口,实在难缠地很。

    原本以为里面会布满士兵,要突破一层又一层的关卡才能找到牢房,没想到却是如此地安静。进入房子的几个人正想着该不会是上当了吧,忽然窗外响起了一声呼哨声,那时召唤同伴的信号。呼哨声是从三楼传来的,位于右侧的一间房间突然亮起了灯,艾德蓝斯最先发现,便招来了同伴。艾德蓝斯推开了房门,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坐在椅子上的正是帕罗※#8226;莫拉依斯,阿博科鲁克的副官。

    巴鲁迪斯说道:“你这是变着法想救他吧!毕竟他也曾经是葡萄牙人!”

    强恩说道:“现在这幢房子里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不要再耍什么诡计了,说出拉斐尔现在的位置,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巴鲁迪斯立刻怒吼道:“是谁?是谁开的炮?”

    阿博科鲁克将军说道:“谁有强大的力量谁就是我要效忠的人!在这一点上,只有无敌舰队的总司令巴鲁迪斯做得到。我当然是心甘情愿投kao西班牙的!”

    巴鲁迪斯明知道对方是在找借口,却又无法反驳,只能瞪着他。

    这可不是个容易选择的问题。若是用帕罗交换拉斐尔,对方身手这么好,也不一定抓得住,就算抓住了,阿博科鲁克也未必肯交换。若是跟帕罗同去,谁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呢?最后只能用表决的方式,九个人选择了第一种方法,十个人赞同第二种。幸亏他们有十九个人,如果多一个或是少一个,那可能就表决不出结果了。

    帕罗※#8226;莫拉依斯突然双手同出,左肘撞向左边一人的手腕,使其长剑把握不稳而拖手,右手则夺过右边一人手中的长剑,顺势右跨一步,格挡住右侧的几柄长剑,而来自前、后、左的进攻则正好全部刺空。随后,他立刻飞起一脚,将正前方的人踢倒,身子一侧,便拖出了十九柄剑的包围。这一切只用了不到五秒钟的时间。

    事实上,光是处理拉斐尔逃走时制造的那么多麻烦,就已经让阿博科鲁克将军忙地团团转了,而且还得分出大部分精力来对付西门。西门将拉斐尔逃走的责任全都推到阿博科鲁克身上,又要求他赔偿自己舰队受到的损失,他都忍了。西门却话锋一转,说道:“阿博科鲁克将军,你是假装投降,好在暗地里动手脚把西班牙赶走吧!”()

    (无弹窗小说网)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