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六百一十七 位面如何

六百一十七 位面如何

    像她,还有墨诚空,不过是来打前哨收收利息的,真正对王仁才恨之入骨的人还在后面呢,他们提前过来,就是怕那些人先把王猛弄死了……他们的仇怨向谁讨还去?鞭尸?好像仇恨还没有到那种地步,话说回来,那些人会给留下全尸么?挫骨扬灰的话,可不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

    王猛苦笑一声,不过该认的帐,还是得认,“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回去,至于其他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

    “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那些人,战璎珞光只是想起来就会觉得棘手头大,王猛……能有什么办法?以为有了神器阁的认可就可以挡住那些人?杨奇不过是个分会长而已,就连墨诚空都可以不卖他面子,更何况那些人?

    “也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类。”

    战璎珞瞪着滚圆的大眼睛,心中暗道,你这是搞笑吧?还真是一点也不好笑,“我不管你了,你可以出去了。”

    “咳,这好像是我的床吧?你可以下床回去了。”

    王猛挥了下手,示意天色不早,装喝醉的游戏已经不好玩了。

    战璎珞一怔,看着王猛挥手的动作,怎么都觉得她像是个刚刚被用过,然后又被王猛随手抛弃的小怨妇一样。

    “怎么,我就不能睡你的床了?我今天还睡定了!臭流氓!”

    王猛苦笑:“好吧,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说着,便又推门出去,正好找白胖子弄点酒菜吃吃,今天宴会应该还剩下不少美食……王真人向来痛恨浪费,对了,今天答应老马的骨核还没有分派给它……

    刚推开门,王猛又驻足回头。

    “怎么!”战璎珞就像是只警戒的小母兽,瞬间反射的叫道。

    “哦。只是想告诉你,床单该换了,就这样。”

    王猛说完,大笑一笑。便离去了。

    战璎珞傻傻地眨了眨眼,然后尖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

    床单要换了?为什么要换?难道王猛在上面做过什么?

    做过什么事情会是要换床单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瞬间涌入战璎珞的脑中……登时涨得一张粉嫩的小脸如血玉一般。

    战璎珞并没有在他的脑海停留太久,望城对他也是个契机,在这个位面,真元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上至皇朝力量,下至个人修为。都离不开,而望城作为最新的真元兽出产地,地位不言而喻。

    由上而下的破局,显然要互相牵制,而他现在已经踏入望城,借助白家之力,已经在这个纷乱的局面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现在的局面相比当年万魔教的威逼,已经好太多了。白胖子也没睡,这一晚对白家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王猛也很意外的遇到了胖子,两人相视一笑。

    毫无疑问。王猛今天的表现不但展现了实力,也展示了气场。

    而白胖子经历了自己家族的大起大落,心境也发生了质的变化。

    “胖子,有没兴趣好好的玩一把?”

    两人望着远方,从白家的方向正好能望向远方的太白山脉。

    白胖子笑了笑,“那要看有多大了。”

    “这个位面如何?”

    王猛目光灼灼的盯着白胖子,白胖子着实错愕了一会儿,因为一般人会说望城,强一点的会说镐京,牛逼的敢说大周。再狠的可能就是大陆,但王猛说的是整个位面。

    这个词儿,对于一般的人实在太陌生了。

    “老大,我白胖子别得没有,就是有胆子,你知道吗。我最喜欢赌博,十赌九输,但我不怕输,我要就是这个刺激,人生苦短,我白胖子没什么可输的。”

    白胖子这一注下在王猛身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很刺激,浑浑噩噩看人脸色混迹望城已经不是白胖子想要的。

    “不求长生不死,但求轰轰烈烈,是自己人。”

    王猛说的白胖子不懂,但王猛自己知道。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大的,既然选定了神器阁,王猛就没打算改了。

    白家宴会第二天已经传遍了望城的每一个角落,这种大事儿当真不多见。

    倒不是觉得白家复兴有望,而是觉得白家彻底完了。

    人在望城,同时得罪了折家和姜家,还把神器阁的贵宾给打了,这不等于自绝吗?

    白家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又被镐京来的“纨绔”给葬送了。

    现在哪怕是望城的普通人也都知道了王猛不过徒有虚表,已经是个弃子了。

    嚣张跋扈的脾气可是一点没少。

    对于这种传闻,王猛自己也是哭笑不得,对于绘声绘色讲给他听的战璎珞也很是无奈。

    “战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啊?”

    昨天晚上战璎珞睡的很香,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这样,可是意外的很安心。

    “本大小姐什么时候说要走了,这次来可是代表驭灵会参加五行神兽祭的,知道我身份贵重了吧!”战璎珞得意的笑道。

    王猛耸耸肩,“白胖子,听到了没有,伺候好战大小姐,她可是掌握着白家的命运。”

    “老大,你放心,战仙子就是我的祖宗,我一定伺候周全。”

    白胖子属于典型的无赖,战璎珞拿这种家伙还真没什么办法,而王猛早趁机一溜烟的走了,战璎珞对他好奇,可他真没那闲工夫。

    神器阁也乱成了一锅粥。

    谁也没想到王猛竟然把墨诚空给打了,王猛打墨诚空不是什么稀罕事儿,纨绔名声在外,但能打倒绝对让很多意外。

    孤狐命星也很奇怪,本来只要墨诚空来就够了,他之所以到来也是为了加强神器阁的声势,毕竟在望城驭灵会本就高一点。

    三大会三足鼎立,但实际上是驭灵会和神器阁的争霸,丹仙盟虽然强大,但由于丹士的修行方式决定了他们的攻击力并不会太强,所以一直以来都处于中立,虽然中立,可是谁能获得丹仙盟的支持,那平衡就会被打破。

    这也是丹仙盟的生存之道。

    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儿,没想到多了王猛这么一个奇怪的存在,孤狐命星其实不太喜欢王猛,一方面是因为以前的传闻,另外一方面,这人性子太冲,既然选择了要和神器阁合作,就应该懂得分寸,怎么能当众打的墨诚空下不来台,而墨诚空也是丢人,这次来也是墨家有意思插足望城,结果一上来就栽了一个大跟头。

    孤狐命星还真不信墨诚空不是王猛的对手,恐怕也是太大意。

    至于望城神器阁,从杨奇到庞泓一众师兄弟,相比墨诚空,他们更喜欢王猛。

    同样是镐京来的,王猛有本事,说实在的真不算狂傲了,而这墨诚空,鼻子长在头顶上,简直就把庞泓等人当成了仆人一样使唤,所以得知墨诚空被教训,众人都是暗中鼓掌。

    神器阁是个开放的地方,除了神器阁自身培养的嫡系炼器师外,各大家族,以及散修大师也都有子弟拜在神器阁中修行炼器之道,客卿,便是其中的一个阶层,代表着在神器阁中一定的地位,凭借客卿身份,有限度的使用神器阁的资源,当然同时也等于站在神器阁一边,比起神器阁成员却也少了很多的束缚。

    “王大师!”

    见到王猛,神器阁的执事弟子们都肃然鞠躬,不光是因为王猛的身份,也是因为他的实力,当然也有墨诚空的反衬。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一些有实力竞争望城分会会长尊位的大师,对此事暂时是默认了下来,但实际上……却是狂喜,这是一个把杨奇搞下去的机会,王猛成为神器阁客卿,这不是暗箱操作还能是什么?

    一名执事和王猛行礼之后,转过身,就一路小跑,片刻,来到一间大师专用的器道煅造室外,拉动门上的银环,一道银色闪过,信息便传入了煅造室中。

    “什么事。”

    一道声音透过门环上的法阵传了出来,这是大师在闭关煅造时,与外界联络的手段。

    “师傅,您吩咐过,那小子要是来了,让我立刻通报。”

    “哦?”

    大门打了开来,一名身着黑袍,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头走了出来,神情一脸狂傲。

    在望城神器阁中,被称作“黑袍大师”的胡青松是排名第二的大师,与杨奇会长一样,是神器阁培养出来的嫡系大师,其煅造炼器水平虽然比杨奇要差上一筹,但是处理人脉关系上的能力,却是杨奇的好几倍,只是运气不佳,所以才被杨奇占上了会长宝座,而他只能是望城神器阁的大长老,虽然待遇相当之高,但是却无缘会长的绝对权力桂冠。

    权力这东西……是美酒,也是毒药。

    对于出身卑微的杨奇趴在他头顶上,让他寝食难安,而现在,机会出现了。

    “师傅,我们要怎么办?”

    来报信的弟子在神器阁中名份是师徒,但实质上是胡青松的侄子,名唤胡奇石,是胡青松的心腹,胡青松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交给他去办理,而胡奇石也仗着有一个大长老的叔父,在神器阁中耍风弄雨,甚至在首席弟子庞泓都可以摆上几分不理不睬的面孔。

    胡青松冷冷一笑,“静观其变就好,对了,杨奇人呢?”

    “天还没亮,就和镐京来的人一起出门了,对了,墨少爷那边……”

    “好生伺候着,他可是我们的东风,账目全算在阁里,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