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五百九十 真人不露相

五百九十 真人不露相

    昆耀阳被堵了一下,没想到这王家这破败子竟然连仅剩的傲气都没了,真是无药可救的废物。

    “王兄,作为一个男人,我可真为你脸红啊,有人抢你的未婚妻,破坏答应的约定,换我是你,就算拼了命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昆耀阳此话一说,全场变sè。

    折无泪冷冷一笑,“昆兄,若是你是来挑事儿的,姜家是主人,不好意思赶你,但我可以管管闲事。”

    “哟,这就以姜家女婿自居了,人家王兄都没说话呢。”

    一旁的婉儿咬着牙,真想揍昆耀阳两拳。

    其实整个事儿,王猛都是个局外人,根本谈不上什么生气不生气,昆耀阳这种小人物,在王猛看来不过蝼蚁而已。

    无所谓的耸耸肩,“几位,我对姜碧瑶这没有其他的想法,你们有jīng力一边慢慢折腾,让我吃完成不?”

    王猛也不在乎这些人怎么想,真是麻烦,折腾不修。

    听王猛自大的口气,几个年轻人脸sè微微一变,不过都没有发作,因为这王仁才不是重点,谁也不想把jīng力浪费在他身上。

    “望城神器阁杨会长到~~~”

    这面子可是够大了,杨奇也是接到了姜世清的亲自邀请,姜世清和折天歌都出来迎接,这可没有拿大的地方。

    庞泓跟在后面,抱着一个大大的礼盒,充当跟班,其实庞泓也有很有傲气。只不过在这里没他发挥地方,望着折无泪吴元等人,确实有点不服气。

    杨奇和姜世清寒暄着,吴元等人纷纷前来行礼,哪怕是昆耀阳也收敛了脾气,每个会长都是神器阁的主要成员,没人愿意得罪这些大师。

    庞泓不愿意看他们。就把目光转移开,然后在角落里……

    庞泓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真的……真的是他!!!

    砰……

    手中的礼物掉在了地上。杨奇的眼珠一瞪,“没吃饭啊!”

    “不,不是。师傅,师傅……那位大师……”

    庞泓的手颤悠悠的指着在角落里大吃大喝的王猛,若不是这事儿已经答应了,杨奇都不愿意从那个炼器室里出来。

    “什么!”

    杨奇豁然转过身,“在哪儿!”

    “就,就是他!”

    杨奇立刻火急火燎的冲了过去,而这时姜碧瑶和穆赫小雨刚准备过来。

    王猛正在吃,杨奇已经冲到了眼前,一旁的婉儿连忙站了起来,她知道眼前这个脾气暴躁的老头是家主都要尊敬的人。脚连忙踢了踢王猛,低声道:“少爷,少爷。”

    “哈哈,王猛大师,想见你一面真不容易啊。在下望城神器阁的杨奇。”

    顿时整个大殿彻底寂静了,当真是掉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被杨奇的态度吓坏了。

    姜碧瑶长大了嘴,而身旁的穆赫小雨则是身体一晃,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竟然是他……

    王猛吃的满手油,在身上擦了擦。“前辈客气了,在下王猛,什么大师,可能是误会。”

    “哈哈,王大师,真人不露相,我手下的小子有眼不识泰山,别见怪,庞泓,还不快道歉。”

    庞泓哆嗦走了过来,“大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

    眼看着就要跪下了,王猛虚抬一下,阻止了庞泓。

    “庞兄这是说哪里话,我还谢谢的你帮助。”

    杨奇心中是一万个欣赏,如此能力,却有如此谦虚,整个望城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不知王老弟是那个流派的,似乎不是我们神器阁的成员啊。”

    王猛笑了笑,“我只是会一点野路子,确实不曾加入神器阁。”

    杨奇乐了花,“王老弟,只要你肯来,望城神器阁副会长的位子就是你的!”

    王猛哭笑不得,他哪儿有兴趣做这种事儿。

    “驭灵会罗会长到~~~”

    “啊,王老弟,稍等,老对头来了,我先处理处理他!”

    找到王猛,确实让杨奇欣喜若狂。

    所有人知道王猛的人都石化了,包括身边的婉儿,连家主都要尊敬的人竟然跟少爷称兄道弟?

    貌似少爷还不太愿意!

    “罗山,你这小子为什么来得比我晚,怎么想耍大牌吗!”

    杨奇摆明了是找茬,对此,望城人已经见怪不怪了,两人在一起不吵才怪。

    罗山没有搭理杨奇,“贤侄女,不好意思啊,本来打算送你的礼物出了点差错,只能换一件了。”

    “您折杀晚辈了,能来我就很高兴了。”

    “罗山,怎么了,yīn沟里翻船了,丢不丢人啊,答应的事儿都做不成!”

    饶是罗山好脾气也经不住杨奇这么较真,“杨老头,今儿是贤侄女的生rì,懒得和你吵,你要是不服,咱们选rìrì子分个高下!”

    这位两位会长不仅是大师,同时也是望城有数的地轮境高手。

    “两位前辈,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吵架了,今天要开开心心的,而且小雨也刚回来。”

    “是啊,两位会长大人就不要争了。”

    “舅……舅,王兄也在。”吴学友拉了拉罗山。

    穆赫小雨刚才还有点模糊,只是隐约觉得像,听吴学友这么一说,似乎真是。

    “哦,杨老头,今儿老子心情好,没工夫跟你废话。”

    说着一路走到了王猛的面前,王真人的伙食又被打断了。

    “王兄,可还记得我,这位就是我的师傅,罗会长。”

    “小友,哈哈。我们又见面了,我就说我们有缘嘛!”

    “呵呵,前辈的酒可是让我念念不忘。”

    “哈哈,你可是真人不露相啊,我打算送给贤侄女的火行兔原来是被你抓走了。”

    王猛笑了笑,“原来前辈需要啊,那还给你吧。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这是打我的脸了,你送比我送更好,这个不是重点了。加入我驭灵会吧,我保你可以叱咤大周!”

    “罗老鬼,你要不要脸啊。他可是我神器阁的副会长,去你那儿做个弟子,亏你想的出来!”

    果然是死对头,这家伙竟然当着他的面挖墙脚,姥姥能忍舅舅也不能忍!

    罗山愣了愣,没想到杨奇又忽然插一杠子。

    “看来我们是要分个高下了,省得以后麻烦!”

    “早就等你这句话了,走,外面单练!”

    两个老头还真是一点就着,真元一爆。飞出了大厅。

    王猛耸耸肩,坐下来继续吃自己的,似乎根本不管自己的事儿。

    婉儿张大了嘴,现在她终于知道少爷很牛了。

    姜碧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她从婉儿那里知道了王猛的行踪,但……这绝对不可能啊。

    姜家兄弟等人更是目瞪口呆,怎么会有这种事儿?

    没听说王仁才还有这天赋,若是这样的话,绝对不会是废物啊!

    他怎么改名叫王猛了。

    穆赫小雨没有上前,这人竟然是传说中的王仁才?

    是有点酒sè过度的样子。但……以她的感觉,这人不太可能做出传闻中的事儿啊。

    难道这只是个巧合?

    姜碧瑶也完全闹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儿。

    王猛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更没有搭理他们的想法,他只是个局外人,宴会虽然恢复了正常,但充斥这一种很奇怪的氛围。

    自始至终,王猛都很客气,却保持着距离,更谈不上对姜碧瑶有什么意思了。

    自从看到王猛,穆赫小雨就一直在观察王猛,以她所知道的“王猛”,应该是个见了漂亮女人就会飞禽大咬,完全不动脑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天赋。

    都说豪门恩怨多,难道王猛在镐京的时候只是伪装?

    要知道无论炼器还是驭灵,都不是马上都能学会的。

    只是整个镐京都知道他是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

    而穆赫小雨见到的王猛,却是个从容自信的人。

    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程序该走的走,该道贺的道贺,被罗山那么一说,王猛就把那只兔子当做礼物送给了姜碧瑶,在这里吃吃喝喝的,总要表示表示。

    四品火行兔,听说还是王猛亲手抓的,那个戒指虽然造型有点特别,可是听庞泓说,那是王猛亲自锻造的,而且是大师级作品。

    在整个大周,有几个炼器大师?

    众人看王猛的眼神有点迷离,姜碧瑶也只能手下,尽管这个戒指……有点意义丰富。

    “姜姐姐,别看这容灵器貌不惊人,绝对是大师作品,在望城,除了杨大师,恐怕只有王兄才做得出来了。”

    那个戒指,穆赫小雨封印的时候接触过,当时就疑惑,有非常高的品质,可是外观上又有点奇葩,不太像杨奇的作品,竟然是……他……,一人怎么能身兼炼器和驭灵呢?

    整个大周,能跳出来的人一只手都数的出来,而且绝对没一个这么年轻!

    刚开始所有人看王猛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甚至从王猛身上找到了尊严和满足,可忽然之间,又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种心理变化是别人的,王猛却没有什么波动,小千界的经历让他其实要比这些人成熟的多,这点东西完全无法影响他的道心。

    天道无情,殊途同归,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修为越高,对其他的事情就会越淡。

    客套完了,王猛就回到了自己的角落,姜世清请也不是,不请也不是,甚为尴尬,他知道以杨奇和罗山的地位,绝对不可能陪着王仁才演戏。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都快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