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五百三十五 气场

五百三十五 气场

    准确的说,王猛和明人现在几乎是不相上下,林靖皓和季万里紧随其后,人类四大强者确实捍卫了这么多年星盟的荣耀。

    落败的妖族确实有点神伤,但对妖族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儿,若是躁动不安的年轻一代制造了事端,肯定会遭到人类修士的灭族。

    曾经百族争霸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是人类修士的时代。

    “老谢,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这么厉害?”岳珊问道,宝器宗的大小姐可是人缘广泛,当初帮圣堂是因为当年“共患难”的交情,而且觉得王猛这人脾气对胃口,现在想,恐怕还真是一次成功的投资。

    谢天华则是笑了笑,“做晚辈的不能妄自评论。”

    岳珊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谢天华叫王猛是师叔,郁闷到了。

    谢天华在年轻一代辈分不低,相熟的人都要叫一声老谢,谢师兄,现在倒好了,岂不是要比王猛矮一辈?

    范儒等小一辈可是毫不客气的当着众宗主的面就欢呼了起来,这个有点在妖族的伤口上撒盐了,但是实在是太霸气了。

    宋一凡的大眼睛也是眨啊眨的,不知不觉的和圣堂关系不错的年轻一代的人都聚在一起,王猛身上有一种匪夷所思的吸引力似得,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并没有因为他的实力变化而变化。

    这就是王猛。

    众宗主也是议论纷纷,其实现在所有人都注意着跟王猛关系最密切的几个宗主。

    杨戬、范儒、于昆仑等人。

    王猛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和水准太逆天了。也勾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说实在除了圣光魔坍体,这些年就没见过更强的了,可是王猛显然有着不逊色于圣光魔坍的力量,却不是龙皇体,显然还没人敢质问龙皇。

    杨戬和范儒当初帮王猛一把,也是多方面原因。哪儿会想到今天这一步,只是觉得王猛小友很不错,值得拉一把。

    于昆仑等人也是憋的太久了。都望着墨辰,因为只有墨辰知道,只是他一直都不肯说。大家也都不好问。

    于昆仑等人看着墨辰,导致其他宗主也看着墨辰,最后连四大强者都看着墨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龙皇都不知道。

    墨辰苦笑,这个时候不说点什么似乎是过不了关了。

    “其实我也不清楚,但确实并不全是龙皇体,他大概发挥了一半吧。”

    太阴教不可能信口开河,墨辰这话一出,宗主们又是一阵错愕。刚才这发挥,至少也在九成了。

    差不多一半?

    墨辰心道,三分之一吗?

    可是他又不好开口,只是这样已经足以让宗主们连讨论的都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一个强烈的信号出现。

    圣堂杀入十大门派已经是板上钉钉,但拥有王猛这样的宗主。加上手下强横的圣堂众,又有和龙族的关系,以及太阴教众多战略门派。

    圣堂绝对不会停止脚步啊!

    无幻魔宗的宗主魔霸的表情凝重起来,这是一次很强势的冲击,甚至会改变圣魔的实力对比。

    如此强横,且又拥有恐怖渲染力的门派和领袖的出现。对魔修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若要扼杀这股气势,就要看林靖皓的了。

    对墨辰的话,魔霸不会全信,而林靖皓也根本没用全力,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只不过彼岸之战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完全失控,无论是他们,还是四大强者,都没料到。

    极道仙尊的表情也很凝重,他有一种想把天机门全灭的冲动,这群蠢货,本来王猛差一点就成为极道盟的一员,结果硬生生的推到了对立面,好不容易弄了一个明人,结果又被净土搞了去,最关键是两人的力量成长速度完全让人失控。

    但不管怎么样,和明人都算是有段香火情,可是王猛……

    极道仙尊一生算无遗策,从不后悔,这两件事儿还真是有点惋惜。

    斗法台已经完全被破坏了,净土骑士正在更换,数十名英姿飒爽的净土骑士还是相当有效率的。

    而这一战,王猛击溃了所有的疑惑和怀疑,奠定了圣堂在星盟的地位,更是吸引了无数年轻一代的修士,因为他们在圣堂身上看到了其他门派没有的激情和希望。(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

    而圣堂彻底让星光城变成了他们的地盘,无数的修士欢声高喊。

    而在雪月城,王猛的每一次霸气攻击都会换来震天的欢呼,在星盟体制下最危险的杀戮空间,修士们的血性要比其他地方强得多。

    要知道王猛也是雪月城的宗主之一,这三年圣堂可是太低调了,作为守城的一份子,贡献的力量相当微弱,上层因为各方面原因达成了统一,但对下面的修士来说,雷霆他们过的很艰苦,通过彼岸之战终于要翻身了。

    当然作为对手的魔刃城恐怕要哇凉了,因为王猛就是他们的克星,一举导致了魔刃城的衰败。

    在场还有不少修士迷恋的是王猛的范儿,这东西真不是装出来的,在彼岸之战中出现了无数场各种表情的狂喜,胜利当真不容易,但击败了蒙主这样逆天的强者,王真人所展现出来的王者气度确实迷倒了不少人。

    这还真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若说有这种范儿的还有一个就是季万里,但季万里多少有装的成分,但王猛身上不是,那是一种气场。

    王猛本身就是这种人,从雷光堂一步步拼出来,从大的方面,他的经历本就惊人,在魔灵空间更是心智的磨砺,真正走向了成熟。

    虽然年纪在修真界算是小年轻。但他的经历和实力以及身份真的是宗主范儿了。

    到了八强战,张小江和王猛一战再度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把前面明人。林靖皓和季万里的风头一抢而空。

    台下,张小江的皱纹舒缓多了,若不是马甜儿的生命之树恐怕张小江还多需几年的恢复,而且能不能解决面皮还是个问题,其实张真人对他的脸还是相当在意了。

    来到张小江身边。王猛的元力缓缓的输入,他是五行体,虽然不能治愈却能补充张小江的五行元力。张小江的脸色果然好了一些。

    “后面就看你的了。”张小江的话也代表着大家的心声,其实胡静他们真的想陪着王猛走的更远一些,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但实在是这彼岸之战的强度太高了。

    王猛点点头,微微一笑,“后面,有我。”

    只是一句话,却足以让周围的人产生依靠的感觉。

    “扶我站起来。”张小江说道,一旁的柳眉刚想摇头,看到张小江的眼神就闭嘴了,连忙把张小江扶了起来,胖子虽然痛的呲牙咧嘴,可是坚定站着。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线。这也将是未来名震星盟,影响了人类修士发展的圣堂众。

    这是他们的星盟首次亮相。

    第七场太阴教邹闯对阵圣光宗胧月。

    不得不说由于上一战实在太霸道了,王猛这人完全不讲理,只要他一出场,前后都得受到影响。

    而这一战对太阴教和圣光宗都很重要。谁都输不起,两人都是各自门派的最后一人,能不能杀入四强战至关重要。

    尤其是圣光宗,圣堂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作为圣修压力更大,青云宗这种古典圣修在发展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局限。而且青云宗很固执,可是王猛带领的圣堂不同,本身圣堂的宗派规矩就极为超前特别,跟星盟的接轨更是顺畅,如今有如此爆发,势必对圣光宗形成巨大的压力,是否能够保住圣修第一宗派的名声就要看胧月的表现了。

    人死留名,名利,即便是宗主们又有几人能看穿?

    当初跟邹闯齐名的人都爆发了,似乎当年名动天下的虎太子已经成了边角料一样。

    但邹闯依然我行我素,这也是他的个性弱点,太阴教也没办法,所以必须抬出谢天华,否则光是邹闯这种性格,他算修得天下无敌,太阴教也会垮了,像王猛这种人,在宗主们看来完全就是妖孽。

    邹闯和胧月也都是老相识了,彼此也有一定的了解,客套是不需要了,两人点点头,胧月的圣琴出现。

    邹闯的脸色还是那个样,认真的盯着胧月,邹闯是修士中少数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参与不少星盟危险的战斗,但有的时候经验丰富并不代表实力就一定强,修士中也很多崇尚无为修炼的,一样能修的很强,比如胧月走的绝对是和邹闯相反的道路,同样超强。

    胧月纤细的手指压着琴弦,阳春白雪圣像光芒四射,而对面邹闯背后隐隐呼啸,一头巨大的白虎出现。

    王猛和蒙主那一场实在太过霸道,两人的情绪也吊的相当高,战斗情绪完全在点上,所以一上来齐齐进入状态。

    这一场是旗鼓相当,两人的气势几乎是难分伯仲,不断的酝酿之中,胧月出手了。

    玉手一波,咚咚咚……

    圣音一浪一浪的轰向邹闯,邹闯平静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冽,蓦然狂风炸开。

    邹闯人已经消失了,瞬间就出现在胧月的上方。

    显然邹闯没心情慢慢听完胧月的弹奏,而且他也无法理解这种战斗方式,战斗就要全力,以命搏命,哪儿那么多啰嗦。

    当邹闯到了半空中的时候,胧月丝毫不惊讶,狂暴的音波同时炸开,如同无数的元力镰刀扫向邹闯。

    而这时邹闯则是元力炸开,寂灭白虎圣像!

    嗡~~~~~~~

    永远不要让白虎圣体位于你的上风,猛虎下山之势是无法阻挡的。

    云从龙,风从虎。

    一上来邹闯可就没给胧月留任何一点面子,也没把她当女人看,在邹闯眼中,只有敌人!

    轰……

    音波没起到效果,她的音波功用过一次了,这种防守对高手显然不是什么问题,胧月此等修士进入状态想到要慢一些,但是邹闯不是,他久经沙场,一战斗就迅速进入最佳状态,而且一旦发现弱点绝对不会客气,他可没有所谓“风度”。

    胧月被轰飞,相当的狼狈,这也是胧月没料到的,而此时邹闯的攻击已经杀到,而且直接杀向她的要害。

    胧月也是火起,倒退中,手一挥一片白光扫向邹闯。

    邹闯一让,拿到白光直接落在斗法台上,斗法台被溶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阳春白雪的净化就是最深度的焚烧。

    (明天就是除夕了,忙忙活活又一年,感谢各位师兄师姐对骷髅的支持,辞旧迎新,恭祝大家永远开心,天天快乐,随手扔一张月票就算是骷髅的红包了,哈哈)(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