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四百八十四 侮辱吗(燃)

四百八十四 侮辱吗(燃)

    —个强大的大圆满的魔修,而且修的是迷魂大法,一度掌控了局面,胧月差点被控制住,但阳春白雪圣像一出现,邪法避退。

    最彻底的净化就是化为虚无,连同肉体和灵魂一起消灭。

    这是胧月第一次展现阳春白雪圣像的霸道威力,当真是出手惊天下。

    谁能想到看起来最温和的胧月公主竟然拥有如此霸道的圣像。

    彼岸之战刚开始,涌现了不少曾经籍籍无名的高手,有些甚至名头比原有的还要大,招式华丽,能力奇特,一些传统的强者反而被掩盖了,但随着彼岸之战的进展,像胧月等人才逐渐施展威力!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同时大家对于星盟的标准也越来越认可了,单反是星盟榜单上的人物确实没有很强悍。

    星盟标准每一个都很有深意,除了综合实力强大的,像木恩这样的剑意高手也不会被忽略了。

    凡是被星盟认可的,你绝对可以在他身上找到最名副其实的力量。

    星光城这边,周谦成了第一个圣堂众第一个上场的。

    专门冲着圣堂众而来的修士已经相当众多,除了四方小千界的,多少跟圣堂沾点边或者有交情也都来了。

    第二轮,可谓是煎熬的一轮,人数也锐减,非常有可能碰到顶级高手。

    周谦本以为自己后面一点,就算输了也不会太显眼,可是天不遂人意,他第一个上场。

    而对手的名气却又大的惊人。

    来自力宗的高手冯叛,力宗星盟排名第十三位,但体修方面的能力确实星盟第一,与大多数宗派混合修士不同,力宗弟子全是体修。

    而这冯叛更是体修潜力榜的第三名,是力宗重点培养的弟子,据说这人出身很差是力宗太上长垩老无意中的发现。

    周谦一听对手是体修,脸都黑了,又要死扛了,这哪儿扛得住,凶多吉少啊。

    而且对方又是这么强悍的主儿,这次彼岸之战出现了不少专业的家伙,那技术真是逆天到绝望,像心剑宗的木恩所属门派虽然不是十大,可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技法和境界都是一绝,很头痛,很头痛。

    还没上场,周谦就已经苦笑了。

    站在场上的周谦在等待着对手的出场还真是大牌啊。

    不过周谦压力并不是很大,王猛已经开解过了,其实对他来说只要战出风格就好有人的人为了出名,有人就是喜欢战斗,每个人都是为了这样那样的目的。

    周谦自己对名声没有什么要求,凑合就行,但是在这里了是为了圣堂的荣誉,他肯定全力以赴胜一场是一场,不过实在打不过也没办法。

    这么想,周真人的表情就舒缓了很多,他就是天生乐观的小周真人,对手没来,周真人就跟着周围的圣堂弟子打招呼,一副乐天派,众人也是回报欢呼和笑容。

    周谦的对手上来了,顿时周谦整个人都如同石化了一样动作彻底僵硬。

    冯进!

    竟然是冯进,曾几何时,周谦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已经解脱了,就在周谦自己也认为确实忘记的时候,冯进却出现了,还改名叫冯叛。

    周谦的表情很僵硬。

    “冯……进……好久不见。”周谦的声音很苦涩。

    冯进目不转睛的盯着周谦,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你是说,我们熟吗。”

    周谦张了张嘴,当真是开不了。,当年若他肯坚定一下说不定冯进就不用被赶出圣堂,就算不能证明要走也是两人一起走,但是他那一刻的懦弱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他没法解释。

    “对不起。”

    这是周谦唯一能说的。

    胡静等人也惊讶了,周谦心底的那点事儿被他一次酒后给爆了出来,这事儿对周谦的影响太深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来,胡静私下还找过,但在四方小千界没有找到,谁想到对方摇身一变已经成了名门力宗的代表高手。

    冯叛这个名字在星盟,尤其是体修方面那是赫赫有名的年轻高手,当初冯叛的体修天赋已经显现,但碰到了赵广这个嫉妒才能的家伙才导致冯叛被逐。

    冯叛笑了,“你很对得起我,若是当年我没被逐,又怎么有会今天的成就,只是没想到你也能站在这里。”

    “赵广……唉,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周谦苦涩的说道。

    冯叛望着周谦,“我本来是想要收拾那个家伙的,没想到他命这么短,不过老天爷总是有眼的,今天正好我们做个了断!”

    当年关键时候周谦怂了,没有站出来,这也是冯叛心中的伤,哪怕是到了今天的风光地位也无法释怀。

    力宗高居星盟十三位,当真是高高在上,在体修一项更是独占鳌头‘确实有傲气的理由。

    力宗弟子也是很奇怪,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少言寡语的冯叛还有这么话多的一面,当初太上长垩老把他带回来的时候当真是欣喜若狂,一向不喝酒的太上长垩老大醉了一场,开始还有人怀疑,似乎冯叛的出身很低,但很快冯叛的实力就让所有人闭嘴了。

    他是天生攻击倾向的体修,只能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山霖没有给他们太多的聊天机会,战斗开始了。

    冯进出手了,瞬间一个暴杀,轰鸣声中,周谦飞了出去。

    周谦真不知道该怎么还手了,无论从战法上还是从心里上,这场战斗对他都是场噩梦。

    他不是没想过与冯进重逢,但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情况。

    叹息之盾打开,冯进一声冷笑,“几年不见宾然修出了命器,圣堂还真是个养人的地方,看来你过的真不错啊。”

    轰……

    一道力斩过去,地面炸开,周谦的叹息之盾展开防御阵法,轰然颤动。

    圣堂弟子着急了,周谦在圣堂弟子中的人缘是最好的,基本上什么事儿找到周谦这里他都会帮忙,有名的心最软,可是周谦这种防御完全是被动的,没有防御的倾向,这样下去可是要出事儿的。

    胡静等人心里是明白,周谦心中有愧,但是在那种时候,又有几人能有那种勇气,时也命也,这种事儿还真没办法插手。

    冯进一击重踢把周谦踢的飞出五六米,叹息之盾不断的震动。

    “看不出,你还真有了一个乌龟壳,在圣堂的日子是不是靠着拍马屁走到现在,当初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个天分!”

    轰……

    每一句话恐怕比冯进现在的攻击还要猛,重重的敲在周谦的身上,脸色已经煞白煞白。

    周谦骨子里就不是个很要强的人,有的人天生霸气,而有的人只想平淡的过日子,没有太高的奢望,但活着,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尤其是作为一名修士。

    周谦没得选择,别人都在要求他,想让他做很多,他怎么办?

    他并不强,相反他一直觉得自己银弱。

    轰……

    叹息之盾被冯进脚挡开,周谦飞了出去,这种防御破绽百出,就算有叹息之盾也没用,命器是死的,能发挥到什么威力是要看周谦的状态。

    而周谦完全没有斗志。

    冯进却没有追击,“这就是你的本事,这么垃圾,这就是当年背叛我获得吗,我真为你高兴,垃圾地方果然收容垃圾,也只能培养出垃圾!”

    眼看赢了,可是冯进却不知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本来以为已经平静的心,再一次愤怒起来。

    在他跌落人生谷底的时候,认为一切都要灭亡,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时候,他遇到了师傅王中天,本以为只是搞笑的老头,这老头看到他的时候如获至宝,孩子你是天生的体修,跟我走,我让你名动天下。

    冯进已经没人要了,有人要,他就去了,结果老头没有说谎,相反真是相当的谦虚,力宗,高举星盟十三位,当时的圣堂近两百位,这是真正的名门大宗,任何一个想成为体修的修士的最强门派。

    而且似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了这里师傅对他无比的维护,为了他最好的修行条件,可是无论怎么样他都无法跟其他师兄弟融合,一个人孤独的训练。

    直到今天,他站在星盟这个最高的舞台上,他要证明自己是忖的。

    他真的很强,可是为什么去丝毫高兴不起来,曾几何时,他做梦都想会有这样一天,可是看着狼狈不堪的周谦,他的愤怒更强烈。

    周谦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一脸的苦笑,这大概就是命运了,当年做过的,最终还是要还的。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但圣堂是个伟大的地方!”

    周谦说道。

    冯进一愣仰天大笑,“伟大?你是在说笑吗,看看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垃圾,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懦弱,在我看来圣堂就是最垃圾的门派,所有人,什么王猛、胡静,都是垃圾!”

    周谦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你可以侮辱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兄弟。”

    “兄弟,你配吗,看着我!”冯进吼道,“我才是你的兄弟,记得我们当年的誓言吗,同生共死结果呢,你这个胆小鬼,你现在跟我说兄弟!”

    周谦苦笑,“时间错了,有些东西我明白的晚了,但时间倒流,我还是不会离开圣堂。”

    错了就是错了,但是不能因为一个错误,再犯无数个错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