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四百三十五 宝器宗

四百三十五 宝器宗

    身为剑修,墨辰望着那些炫目的剑光,墨辰竟然无法做出任何的挑剔,这要付出多少才能练出来?

    忽然之间,墨辰对王猛竟然产生了一丝佩服。

    能痴于剑,方可以极于剑,拥有超人的天赋,稳定的心态,还有着超乎常人的刻苦。

    这世界还有能阻挡王猛的吗?

    墨辰也燃烧了,墨子送给了王猛,墨辰就随便弄了一把剑趁手的剑,此时长剑出鞘,剑气冲天。

    墨辰当真动了一较高下的心意。

    剑气飞天,无论怎么魔性,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玩耍的程橙这才被剑气吸引,放弃了追逐蝴蝶。

    王猛和墨辰两个剑术大家此时已经进入了印证剑法的过程。

    印证剑法,对切磋双方的要求都极高,这可是剑修切磋相当高的境界了。

    双方施展的都是自己对剑的理解,不涉及法则,可以互相促进,墨辰作为太阴教有数的高手,成名多年,又是这个岁数,能有这样的境界,自是正常,可是王猛在和他的交手中剑意完全不落下风。

    甚至还隐隐占据了一点上风头,明显在元力控制上墨辰本身就占了极大的便宜。

    程橙看得很专注,她不知道的是,这几天观看王猛和墨辰的切磋将对她的人生产生多么巨大的影响。

    本身灵性十足,又直接接触了剑的本意,少走了很多弯路,一旦见识最高端的,俗杂的东西就无法污染她的心灵了。

    剑气翻飞,两人斗剑都了一个时辰,王猛浑身大汗淋漓,这真是太畅快了,跟神格的较劲完全不同的感觉,跟神格那是一剑定胜负,不断的重复着被摧残的感觉,也就是王猛是打不死的小强,否则真容易崩溃,而这种切磋可以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温故知新,一场斗剑下来,王猛自己脑子里想法无数,灵性都被激发出来。

    当然这也是取决于以往的积累。

    墨辰也是开怀大笑,仿佛恢复到了那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年代,斗剑要棋逢对手才有意思,否则如同嚼蜡,他都没想到,王猛的剑法竟然这么精妙。

    别人是由剑法到剑意,王猛的剑法并不出色,可是剑意实在太高明了。

    无法想象,若是王猛出身在十大门派会上升到什么高度,恐怕早就一战天下惊了。

    不过现在也好,若不是王猛出身圣堂,他们又怎么会认识,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金麒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成龙!

    墨辰很渴望亲眼目睹那一刻。

    程橙并没有打瞌睡,这种剑意的比拼她能感觉出来。

    小手拍的直响,“大哥哥和爷爷,你们斗剑太好看了,比那些人的鬼画符漂亮多了!”

    王猛和墨辰相视大笑,这种剑意的比拼竟然被用漂亮形容,也真是有趣。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猛都在和墨辰比剑法,同时也检验了乾坤龙吟月神像的威力。

    这个结果,就只有王猛和墨辰才知道了。

    于昆仑找到了三个心神和法器方面的高手,战斗力不一定是多么的顶级,但对付法器却相当有一手。

    魔像手宋之道,傀儡教高手,对于各类法器有相当的研究,擅长制作各式傀儡。

    巧夺天工鲁运,鬼斧神工门高手,他对宝器宗的神识之灵早就感兴趣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魁魔朱谆,散修,修的是洪荒心神类法术,大圆满的高手。

    于昆仑也是动用了力量找到了这三个人。

    此时万灵教。

    万灵真母刚刚听完了汇报,太阴教的动向是无法隐藏的,尤其是这样找人,不过这三人都是行踪不定,太阴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确实也费了很大的心血。

    “真母,我们是不是阻挡他们一下,我想宝器宗的岳冉天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宝贝外接,我们挡他一下,太阴教就会损失一员大将!”

    紫衣灵主说道。

    “万里呢?”

    “太垩子已经去了宝器宗。”

    “嗯,这事儿就由他全权做主吧。”万灵真母点点头,隐入莲花之中。

    季万里的性格很开放,跟林靖皓等人都不同,身为第四大宗派的继承人,有数的高手,却交游广泛,基本上有点特点实力的门派几乎都有他认识的人。

    太阴教的事儿并没法完全隐藏,消息都已经一滴不露的传到了季万里的耳朵,王猛、邹闯、谢天华同时受伤,这事儿有点意思,以邹闯的性格肯定会闹出点事儿来,这说明他们内部已经出了问题。

    只是这王猛能让邹闯受伤还真有两下子。

    传来的消息,三人似乎已经好了,而王猛却被墨辰带到了自己修行的山头,看样子,事情并没处理好。

    一个圣修跑到魔修大宗闹腾,真亏墨辰想的出来。

    至于找到的那三个人,季万里自然知道,他不是不想阻止,而是渠道都是差不多的,若这个时候阻止就等于把万灵教摆在台面上,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这骆驼还没有走向没落。

    但虽不去阻碍太阴教找这三人,却可以直接找宝器宗。

    岳冉天对季万里的到访非常高兴,也非常欢迎,季万里自然就是代表万灵真母。

    相比老态龙钟的太阴教,万灵教可是旭日东升,万灵真母还“年轻,”教中高手正在逐渐走向巅峰,季万里也比邹闯有名会做人的多。

    一个走的是阳光大道,一个在杀手圈里搞来搞去,高低立判,换谁也愿意和季万里打交道。

    “万里啊,许久不见,又进步不少啊,都让我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哈哈。”

    “前辈您太夸奖我了,我可是会骄傲的。”季万里笑道,颇为大气,不卑不亢却又给足岳冉天面子。

    “哈哈,你当得起这个夸奖,说吧,这次来有什么事儿。”

    “在您面前,我就不耍花枪了,我听闻于昆仑来找过您,还想强抢神识之灵,师傅听了这个消息很是愤怒,我们万灵教得到您的不少帮助,这事儿万灵教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所谓帮助,其实就是万灵教向宝器宗购买一些法器罢了,这是宝器宗的生存之道,在正常不过,可是在让季万里一说,就好像真的很熟了。

    岳冉天微微一笑,“就凭于昆仑那两下还不够资格!”

    没有一个宗主是不傲气的,更不能容忍别人“强夺,”何况还是排名第十的宗派,以法器问鼎十大,摆脱奇门异派的称号,岳冉天很骄傲。

    宝器宗跟一般的奇门异派不同,虽然输出法器,但门人的实力确实很强,他们是以法器为资本壮大自己,而不是别人的工匠。

    至于拉关系,站在自己的角度,都会往好的方面想,虽然别人付了钱,还是觉得自己的东西更好,不是钱能衡量的,卖给你就是给你面子,所以当季万里说出来,还真让岳冉天有少许得意。

    “呵呵,这个晚辈当然知道,于昆仑铩羽而归,不过您也知道太阴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最近找了三个能人,看来最近还会再来您这里!”

    季万里说道。

    岳冉天摆摆手,“他找到的三个人我知道,就凭这些虾米也想动我的神识之灵真是葬想天开!”

    “这个是自然,不过,太阴教太无礼了,把您这当商铺了,随便来随便走,第一次也就罢了,是您大度,可是他们倒是变本加厉,这要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您这里可以随便来的。”

    季万里说道,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这事儿岳冉天心里有数,他挺好面子,也很在意这个事儿,但太阴教的情况他也知道,狗急跳墙他也不想,可是被季万里这么一说,恐怕外边人还不知道怎么看他,若是说宝器宗怕了太阴教,他辛苦建立起来的威信将荡然无存。

    日后宝器的买卖肯定也要受制,毕竟在宝器宗头顶上还有九家。

    “第一次我是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给他一次机会,这次来就没那么好相与了。”

    岳冉天冷笑道。

    “前辈胸有成竹,倒是我多嘴了。”

    “万里,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你提醒的对,你那不成器的师妹也回来了,没什么事儿的话就留下住几天,顺便看看典闹。”

    “前辈有命,晚辈自然遵从。”

    岳冉天大笑,不得不说,看到万灵教的传人,年轻一代最有才能的弟子在自己面前如此恭敬,让岳冉天很愉悦。

    自己宝器宗什么都好,各方面人才也都不缺,可是自己那女儿太骄纵了,动不动就玩失踪,好不容易被抓回来,有天份,可惜沉醉于雕虫小技,炼器虽然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修行!

    没有力量什么都是空谈,宝器宗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实力。

    当初奇门异派都沉醉于自己的独门绝活,享受着大门派吹捧的时候,岳冉天就有很大的危机感,事实证明,他的决断是多么的英明。

    当然岳冉天确实也是有数的高手。

    若是季万里和珊儿凑成一对,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太阴大殿。

    宋之道、鲁运、朱谆三人正在高谈阔论,都是信心满满。

    王猛和墨辰才到了,路上,王猛也想去趟宝器宗,主要是他对神识之灵有点兴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