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二百九十一 屈尊

二百九十一 屈尊

    二百九十一屈尊

    圣堂和万魔教的战斗告一段落,也给圣堂的弟子们提了个醒,不过这只是小插曲,最重要的依然是面对修真学院的生存竞争。

    “真人”在斗战空间很活跃,连续多次的战斗中再度取得胜利,这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在战斗中取胜,三十层以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问题是,这个真人很惊人的一点,元力一直维持在二十层,无论对手用多强的元力,他都以二十层应战,已经取得了华丽的十连胜了,这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然而真正让真人名声大噪的事儿出现了。

    女皇阵营的戈莽公开挑战“真人”,他愿意跟真人在斗战空间中一战,而且自愿把元力降到三十层以下,若是真人肯与他交战,无论输赢,他都愿意付出一千上品灵石,而且真人随时都可以挑战他,若是真人愿意在学院中挑战,也随时奉陪。

    戈莽在修真学院才算是真正的风云人物,元力三十层以上的他,是女皇阵营在三十层到四十层这个级别的主力,而他竟然向这样一个对手挑战了。

    顿时在整个修真学院都引起了一阵喧闹,以戈莽的实力就算是把元力压低到三十层以下,可境界和见识是依然存在的,这跟那些真正的三十层以下的对手,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且戈莽是谁?五星君啊!

    女皇座下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将,这戈莽更是有着恐怖的战绩,他感兴趣的人?

    哪怕是个无名小辈,也会一夜成名。

    问题是这真人会答应吗?

    “一千块灵石,莫无争,是不是有点太小气了,好歹拿出一件像样的法器啊,万一人家看不上,甚至是侮辱怎么办?”

    戈莽说道。

    莫无争无奈地耸耸肩,“我说老戈,你有点经济头脑好不好,你当那是一千块石头啊,我分析这真人不会是什么大户出身,太多了,反而不好,等等看就知道了。”

    戈莽确实很心急,难得遇到一个好对手,实在太感兴趣了,看那真人的战斗会有一种燃烧的滋味,而这正是他喜欢的。

    “呵呵,明月,你有时间要好好跟马甜儿沟通一下,我听说这丫头在战斗中中了蚀木针,这也太不小心了!”

    莫无争对着明月说道。

    明月淡淡地看了一眼莫无争,“经验教训就是最好的老师,她中了一次蚀木针没死应该受了教训。”

    莫无争无语啊,他怎么跟这些人相处这么多年的,这马甜儿也是个奇葩,竟然大意到能中蚀木针这种恶毒的暗器,中了还能不死。

    对于王猛来说,擦啊,一千块灵石,不要的是白痴。

    王猛最近正在为丹炉的事儿头痛,很显然神识是导致丹炉爆炉的原因,必须要更好的丹炉,但就算这样也不能保证那丹炉能撑得住神识,丹道院的丹炉肯定是不能用了,这要再爆了,弥道掌院还不得跟他拼命,连本带利的能陪他个精光。

    但若是有了这样一千块极品灵石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肯定可以买一个相当不错的丹炉,自己炸自己的,就不用担心了。

    像戈莽这些大户人家,哪里知道这其中的价值。

    王猛在斗战空间发出了挑战邀请,只需要等待戈莽的回应,女皇阵营?

    似乎应该很强,这样正好,有人做陪练还倒贴,这种好事儿若是多一点,这世界该多美妙啊。

    “真人”的回应立刻在修真学院引起一阵热潮,不光是关注女皇阵营的,其他阵营的人也都在关注,尤其是戈莽的对手,那些输给过戈莽的人。

    作为五星君之一,戈莽的胜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在三十层到四十层之间,绝对是横行无忌的霸道人物。

    他竟然屈尊挑战一个喽啰,而那个喽啰竟然还吃了熊心豹子胆般接受了。

    很多人都好奇起来,这真人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吸引戈莽?

    十连胜之流的东东,都是浮云,到了戈莽的地步,哪儿会在意这种东西,谁都知道戈莽好战成性,但对手极为挑剔,眼高于顶,能让他看上的人少之又少,一个二十层的家伙,还藏头露尾的,却能让戈莽这样大费周章,在修真学院这块地方,想不对这真人产生兴趣都难。

    可是真要一了解,所有人都无语了,丫的就是一个垃圾货色。

    一年时间输了数十上百场,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开窍了,赢了那么几场,似乎有点得意,就这么一个货色能吸引戈莽的注意?

    “戈莽那小子是不是疯了,跟这种人交手,太丢份了吧。”

    “呵呵,戈莽可是女皇手下的大将,他这样丢人我们正好看看热闹。”

    “机会难得,赢了也是丢人,若是输了……哈哈。”

    “输的可能性不大吧,戈莽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各大阵营都是议论纷纷,本来是暗流涌动,但戈莽这么肆无忌惮的放在台面上,别人就不在意了。

    王猛倒是忙于自己的修行。做完了自己的事儿之余,和马甜儿探讨符修法术倒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儿。

    “王师兄……你怎么会这么想?”马甜儿被王猛的一番对阵法的理解弄得目瞪口呆。

    “啊,难道不成吗?”

    “当然不成啊,符修就是符修,你不能用这符箓当剑修的剑气用,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马甜儿说道,还别说小丫头很认真,王猛有兴趣跟她探讨符修的法术,马甜儿当然开心,这样就能有更多的相处时间。

    李天一和明人在那边对练,“王猛这小子又开始不务正业了。”

    明人摇头说道。

    “他不务正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别管他了,王猛自有打算!”

    宁志远笑道,现在大家对王猛的期望都很高,万魔教虽然给了圣堂重创,但也惊醒了所有人的斗志,越是在修真学院这种地方,他们更要团结,要变得更强。

    王猛在和马甜儿激烈地交流着,王猛对于术修的一套处于一种本能阶段,当初是靠着神格对于所有法术的本能了解,只是跟正统的符修战法还是不同的,比如命痕的组合顺序以及节奏,符修其实都有一套相当完整的方式,而对于王猛来说能用就行。

    王猛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一般人都是先懂得方法,然后才逐渐明白符和阵,而王猛由于神格的关系,一上来就明白了符和阵的本质,可是方法却是不对劲的。

    在圣堂时,那些简单的法术可以随意使用,但是越是高深,这种不正确的方法就越形成掣肘,若是王猛不在意也就罢了,可是王猛想要进军最强,就要对全部法术方向有个正确的了解。

    马甜儿认认真真地给王猛介绍着她理解的符修法术,不得不说,王猛形成了习惯,要纠正还是满难的,但马甜儿有的是耐心,王猛看到马甜儿的笑容,那点着急和火爆不得不烟消云散。

    符修、剑修、体修的差别很大,体修更适合不喜欢思考的人,符修则适合那些细腻耐心的人,剑修和弓修则介于两者之间。

    王猛是个能思考的人,但他却不可能像马甜儿那样的耐心,一个阵法能思考数个月,细心地去理解,对王猛来说,你让他被秒一个月,让他围着一堆符号转一个月肯定会吐的。

    王猛逐渐明白了,妄天这家伙的天赋还真不是盖的,他可是被马甜儿说得像犯错的小孩子一样。

    训练结束之后,何醉把大家召集起来。

    “各位师弟师妹,总堂对你们这次的勇敢表示最高的赞赏,不过万魔教一旦开始就绝对不会就此罢休,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明着不成还有可能来暗的,所以最近出行都要小心一点,另外多多战斗提高自己,我们没有退路了!“

    何醉说道。

    不得不说何醉的话是完全有道理的,只是他人本身不具备那种霸气,也许是这些年天天伪装过日子习惯了,这么煽动的话语到了他口中竟然有一种压力感。

    但是宁志远等人也很清楚,现在的问题不是考虑能否满足修真学院继续生存下去的条件,而是能否撑得住天魔教的攻击。

    大家各自散了,李天一属于天生的大心脏,来到这里简直如鱼得水,巴不得天魔教找事儿,而且他的伤势已经好了,若再有这样的机会是绝对不会错过,明人还是笑眯眯的,似乎就没什么事儿能让他吃惊,宁志远则是压力重重,有的时候太成熟也不是什么好事。

    王猛回到自己的住处,冲了一个澡,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花了一点时间,理顺一下一天所学。

    这是王猛现在养成的习惯,每天一定要拿出一定的时间思考,无论剑法,还是法术,或者丹法,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观察一下天地锁灵阵,不会立刻有什么感悟,就是看着。

    万魔教的事儿,不能总是防守,王猛是考虑怎么样才能反击,但如何反击,确实需要懂的人。

    何人规矩都是有漏洞可抓,就算是何醉,大局观也有限,只是一个劲儿的防御,日防夜防,能防到什么程度?

    王猛想到了灵魂导师山霖,也许,他能给出一个答案!

    想到这一点,王猛不再胡思乱想,进入斗战空间进行惯例的填坑活动。

    他的胜率渐渐开始好看了,只是对手太弱,对他的进步根本没什么作用,戈莽的挑战很对他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