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二百八十八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王猛抱住马甜儿,“解药!”

    一声惨叫,高句骊疼得一下子全色全消,“你······是王猛,怎么可能,庄刃……”

    “给我解药就给你个痛快,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王猛目光凛冽地瞪着高句骊,高句骊一咬牙就想逃走,瞬间就是两道剑光。

    高句骊的双腿超前奔去。

    王猛一把提起了高句骊,“解药!”

    高句骊惨笑,“没想到圣堂还隐藏着你这样的高手。解药?我已经残废了,万魔教,只有胜利和死亡,不过路上有美人作伴也值了,哈哈,对了,王猛我要告诉你,她的实力比我强啊,可是只是因为我幻成了你的样子,她竟然就不出手了,眼睁睁的中了我一针,你说天下竟还有这样愚蠢的女人!”

    王猛直接拧断了高句骊的另外一只手,“解药!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生路,哈哈,就算你放我,万魔教也放不过我,不过没事,我在下面等着你!”

    高句骊面色变得狰狞,王猛双手猛然一扯······

    马甜儿躺在地上,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嘴里喃喃地说道;“王……大哥,危险,危险……”

    王猛愣了,他以为马甜儿早忘了他,至少是不再为他烦恼,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心中禁不住一阵温暖,有人关心的感觉是最好的。

    “甜儿,醒醒·你要振作!”

    王猛立刻撕开马甜儿胸口的衣服·露出雪白晶莹的一片,马甜儿很白皙,此时中了蚀木针更显得楚楚可怜。

    这种情况下,王猛可不会傻了吧唧的什么都不做,手贴在马甜儿胸口,缓缓地催动元力,慢慢地把蚀木针吸了出来·但马甜儿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的这一针伤势太重了。

    王猛顿时头痛了。马甜儿喷出一口血·意识更迷糊,也就是高句骊色心大起,那一针的位置有点偏,否则马甜儿早就一命呜呼。

    王猛只能一边往马甜儿体内输入元力,一边给她喂丹药·可是急救丹下去了,马甜儿丝毫没有起色。

    这蚀木针算不得什么毒针,可是专门针对五行相克的体质,招不在鲜,好用就行。

    王猛抓着头,***。

    ……蓦然间·他想起了自己的那颗特殊的急救丹。

    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看马甜儿的情况岌岌可危,在没杀了另外一个人之前,他们是别想离开这个殁葬小千界。

    一咬牙,王猛拿出了那一颗金灿灿的急救丹,小心翼翼地放入马甜儿略显苍白的嘴唇,神格喂养出来的急救丹·总归是好的。

    马甜儿感觉自己在漆黑的世界里游荡,身体没了重量,怎么都抓不住,她想动一下,可是怎么都动不了·只是觉得自己似乎还能想起点什么。

    自己快要死了,马甜儿知道·可是她真没有多想什么,甚至不怎么害怕,对于生命的理解,她跟别人不一样,只是这样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也好,这样自己就不用烦恼了。

    就像柳眉说的,马甜儿是个直心眼,又喜欢替别人着想,她来大元界本是想彻底的重新开始,结果谁想到又在一起了,得到消息的时候马甜儿很高兴,很开心,她不在乎是否会死在大元界,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他,就足够了。

    大元界的一切都跟梦一样,自己是否变强,马甜儿根本不在意,王猛可能不知道,但是王猛的一举一动马甜儿都知道。

    虽然可能老天爷没有让她多开心一会儿,可总算是完成了一个冤枉,如果能死在他的怀抱里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儿啊。

    “甜儿,甜儿,醒醒,醒醒!”

    王猛能感觉到自己那山寨急救丹正在迅速的起作用,他的心神能感觉到马甜儿的身体正在变得温暖起来,脸色也渐渐好了,胸口中了蚀木针的伤口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

    迷迷糊糊中的马甜儿也觉得自己越想越多,越想越清醒,忽然觉得身体似乎有点力气了,对外界也有了感觉,似乎可以睁开眼睛了。

    朦胧中马甜儿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耳边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

    睁开眼睛,竟然真的是王猛???

    难道是上天听到了自己最后的愿望吗?

    王猛的超级急救丹起了作用,不仅仅是让马甜儿的身体逐渐恢复,头脑也正在恢复清醒,马甜儿很快恢复了冷静,她面对的是万魔教的敌

    而现在……

    胸前凉凉的,那雪白的一片,以及那一点无法形容粉嫩嫣红,娇然欲滴的绽放在空气中,那样的纯洁秀美,这是一个心灵与肉体一样纯美的女孩子。

    王猛的脸上挨了狠狠的一巴掌,饶是王真人雄霸天下的强大,也被打了个结结实实,真把王猛给打蔫了。

    “高句骊,你不得好死!”马甜儿以为眼前的还是幻觉,狠狠地咬向自己的舌头。

    王猛可是吓了一大跳,瞬间扑了过去,电光火石之间,王猛的应变也绝对是一流的,手指仲到了马甜儿口中。

    尽管马甜儿力气还未恢复,可是这一下咬得却痛入骨髓,痛得王猛那叫一个欲仙欲死,可见马甜儿的决心有多大。

    “甜儿,是我,真的是我,那高句骊已经挂了!”

    马甜儿呆住了,半信半疑地听了一下,目光才看到不远处身首异处的高句骊。

    难道这不是做梦?

    王猛这才把自己可怜的手指拿了出来,拼命地甩啊,痛啊,这丫头,不用这么狠吧。

    马甜儿顿时眼泪汪汪的,王猛这才叫一个手足无措,姐,咬的是我啊。

    瞬间,马甜儿扑到了王猛身上,失声痛哭起来,说不出是劫后余生还是喜极而泣,总之马甜儿就是想哭。

    王猛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想想马甜儿刚才的狠劲,就差那么一点自己的手指头就被咬掉了。

    马甜儿不管那一些了,她感谢上天,感谢这一切,生死什么的她都不在乎了。

    “甜儿,别怕,别怕,没事,我一直都在。”

    王猛轻轻拍着马甜儿的肩膀,像哄小妹妹一样,只是马甜儿现在衣衫不整,对王猛的心神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坦白说,以前的马甜儿更像一个可爱的林家丫头,很难让人往那方面想,可是王猛刚才毕竟是看了不该看的,事急从权,可是脑子是抹不去的,实在是无法想象的惊艳,尤其是温柔的马甜儿竟然是如此刚烈,确实给了王猛很大的冲击。

    另外一边,明人对上了黎云儿,双方打得不亦乐乎,明人始终是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