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二百五十四 灵魂导师

二百五十四 灵魂导师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猛就醒了,根据星环的指示来到授课的地方。

    传授法术的人,在这里被称为灵魂导师。

    王猛以为自己是早的,却发现整个大厅里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在里面还看到了几个熟人,除了马甜儿、李天一他们还有鄢雨月,……还有那个林靖皓,王猛和这人没什么交集,但一个想做好人的魔心宗传人想让人忘记都难。

    其他人则是各式各样,有怪异的,头发拖到了地上,也有鼻毛长的比头发长的,当然大多数还是比较正常,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

    这就是这一批的修真学院新学员,人数还真不少。

    每个人都透着一些兴奋和期待,当然也有担心的。

    但担心的多数是来自排位比较低的门派,高等门派来这里就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王猛已经很晚了,只能在后面找了角落坐下。

    陆续的又来了几个人,一个身穿蓝色星空长袍一样的人走了进来,这人的衣服很奇怪,像是镌刻流转的星空,一抹蓝光像是银河一样绚烂。

    中年人平静地扫过全场,瞬间所有人的情况都了然于心。

    在他进来之后,所有弟子也都平静下来,能穿这种星袍的人说明是来自星盟,而什么人是星盟成员呢?

    在圣堂,剑神薛终南是,有几个老祖是,要成为星盟成员,除非你到了大圆满自动成为星盟成员,否则,就算是老祖,也要看水平,不是什么人元力混到了都能成为星盟成员的。

    级别越低,成为星盟成员的难度就越高,但是越显示潜力和天赋。

    无疑,这是一种至高的荣耀。

    根据相貌判断年纪在修真界显然只能算是些许参考价值,但这人恐怕不会超过一百岁这个年纪就成为星盟成员绝对算是年轻有为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灵魂导师山霖,欢迎大家来到修真学院,你们能坐在这里,说明在座的各位都是所在世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毫无疑问你们已经是有资格站在巅峰的人物了。”

    山霖温和地说道,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满足感,一番话一下子就激发了大家心底的骄傲。

    没错,他们确实是各自层面的最强者,在自己的世界自己的门派,都是年轻一代的王者霸主。

    对于下面的骚动山霖没有制止,而是任由他们发泄。

    宁志远来得早,低着头,目光依旧凝重。

    明人和李天一自是坐在一起,明人微微一笑,小声道:“下面该但是了。”

    山霖举起手示意安静,“但是到了修真学院,请你们忘记曾经的辉煌和荣耀,不但如此,以前学的功法,法术理念,也都可以彻底地抛弃抛弃的程度将决定你们学习新法术的程度,也决定了未来,……包括生死。

    登时下面弟子们又是一片议论声,通过星环他们已经得知了修真学院的规则,有的来得早更是适应了一段时间,感觉,如果没有那残酷的过半胜率,这里简直就是修真天堂。

    “请问导师,如果一年之后我们无法取得过半胜率,我们真的会死吗?”

    一个年轻人问道。

    山霖望着那个年轻人,“永远不要质疑学院的规定,每一条都像法则一样不可动摇,在这里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在这里没有圣、魔、邪,只有强者和弱者。”

    “尊敬的导师大人,我有疑问,像我在炼丹上有专长,战斗并不是我擅长的,岂不是死定了?”

    一个女修问道,女修的脸色有点苍白,让人禁不住有种怜香惜玉的冲动,看来是个魔修啊。

    山霖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恭喜你,你答对了,任何一种能力都是为了提高战斗力,否则有什么用呢?”

    下面又是一阵窃窃私语,这位灵魂导师总是能用无比温柔的语气说出那种非常残酷的事儿。

    在他看来这不过如呼吸一样自如。

    在场的人有的觉得理所当然,有的不能接受,各自门派的规矩不尽相同,有的严格有的宽松,但像这种一旦不符合就要被干掉,只有极少数的魔修和邪修门派才会出现。

    “诸位,星环中,对于修行方式有细分,上面也有传授功法的时间地点,自行选择,你们是新学员,所以第一年不会有人对你们进行挑战,你们也不需参与挑战,规则从第二年开始执行,当然我们欢迎有自信的人去证明自己的强大。”

    山霖说道。

    王猛翻阅着自己的星环内容,星环的阵法是链接着一个信息传送阵,最新的信息会即时更新,这确实比张良的方式快太多了,他大概会爱上这个地方。

    剑法、体修技、符法、弓法应有尽有,王猛竟然还看到了五行门,似乎是传授五行功法的,初次之外武器锻造,法器制作,炼丹,这些技能也是一应俱全。

    每个人都在认真看着,里面门类繁多,但井井有条,归类清晰,坦白说,在座的任何一个门派跟这里比起来完全都像是垃圾一样不值一提。

    这就是为什么山霖说,以前学的一切都可以抛弃了,只要命痕层次在,最好能抛弃多少就抛弃多少,找到最合适的,在这里把自己变强。

    王猛不由的感叹,这修真学院真是厉害,他跟一般门派的藏私不同,而是通过自己庞大的藏经阁来展现力量,如今他也对修真学院产生了一种好感,太大气了。

    很显然,修真学院敢这样公开,就说明他们掌握了更庞大的力量,这不仅让人心生期待的同时·又有埋下一种敬畏。

    “作为你们的直接灵魂导师,我给大家一点建议,抛弃过去之后,第一件事儿是要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功法,五行功法·然后再选择适合的攻击法术,怎么提高自己发挥出自己的天赋,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很期待。”

    山霖给众人的印象很好,很温和·又好说话的样子·最关键的是山霖负责的竟然还是剑法,在座的剑修占了很大比重,功法是用来提升元力层次,其实基本上来这里的都有自己独门功法,也修行了多年·轻车熟路,很少有愿意换的,对他们来说,这里的战斗法术更具有诱惑力。”

    但是王猛却很感兴趣,他自己体悟的小乘五行诀,是源自圣堂五种基本的五行功法的拼凑·坦白说了,到了二十层之后,有点捉襟见肘了,而这里似乎对五行功法有更深的研究,而且鼓励学员们选择五行功法,光是这眼界就比各门各派不知高了多少。

    看似只是多了一种对自身属性的理解,却是认知上的差距。

    王猛对这里越来越感兴趣了。

    山霖一离开·学员们立刻三五成群,都是相熟的人聚在一起,唐威拖着伤腿走了,也许对他来说,陌生人比圣堂的弟子更讨喜。

    “你们打算怎么办·不会是真的要改功法吧?”明人有点犹豫,“我恐怕是改不了了。”

    李天一耸耸肩·“无所谓,等见识了再说。”

    李天一是真正胆大包天型的,他的胆大不是匹夫之勇,而是无所畏惧,敢于挑战。

    “我是想见识见识,马师妹,你怎么说?”

    王猛能感觉到马甜儿有点刻意回避他,也只能适当的保持距离。

    三人都有点担心马甜儿,这里真的很不适合他,马甜儿的性格是不喜欢争斗型的,是真正的善良,……而且坦白说,实力上也不够啊,靠着小还丹进入二十层,可是在祖师满街跑的地方,真是一点用处都没。

    虽然还没真的接触到修真学院的法术,可是从来这里的见闻,想来是绝对不会差的。

    “大家不用纠结了,这事儿谁的意见都没用,祖师们也不会给我们建议,所以大家自己决定,如果硬是要参考,请参考学院法则,这个是至少有九成的可信度。”

    宁志远说道,大家以前对宁志远的感观不是太好,可是到了这里,他真有大师兄的感觉,至少很多事情他愿意去承担。

    “宁师兄,你该不会是想放弃你的……”明人禁不住问道。

    宁志远苦笑,“我还在挣扎,诸位,有空多熟悉一下这里,学院里面的开销还是比较低的,外面尽量少去,更不要随便离开星光城,外面不安全。”

    宁志远的态度多多少少还是给大家带来点压力。

    “这一批人真多,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戈莽说道。

    在修真学院的星塔上,几个人聚在一起瞭望着下面美丽的城市。

    “怎么,打赌输了,不服气啊。”莫无争笑道,他这次赢得好爽。

    “小莫,别太嚣张了,这次是难度太低了,真不知道学院是怎么打算的,竟然放这么多垃圾进来。”

    一个女子坐在星塔的窗口上,风吹起了长发,柳眉修长,透着一种肃杀之气。

    莫无争苦笑,“明月,我说啥了,难道我赢一次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说着摸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有点怕这女的。

    “这次有几个星使的传人在,霸天堂的鄢雨月,魔心宗的林靖皓,法华门的范鸿,……好像还有几个。”

    “你们太不厚道了吧,一群菜鸟本就有今天没明天的,你们就不要玩了,想想怎么应付女皇陛下的难题吧。”

    “唉,想悠闲几天都不成,话说……女皇陛下竟然会参与这次的打赌,简直跟做梦一样,她对这些不是一点不感兴趣吗?”

    莫无争好奇地问道,几个人的目光都望向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