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二百四十三 人缘啊

二百四十三 人缘啊

    这是年轻人的事儿,两人如果再继续下去倒是以大欺小了,一是不屑做,二是以大欺小了,真当天心堡无人了。

    “龙喜,我和王猛的事儿是得到师门允许的,这次回来也正是要请老祖宗应允。”

    杨颖说道。

    凌渡山猛的一拍手,“这不就得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们再争得杨前辈同意,不就皆大欢喜了。”

    既然开了头,而且也发现,这两人对他也不敢怎么样,龙喜的底气就更足了,老祖宗能答应才有鬼呢。

    “凌长老说的好,三妹,你在圣堂,我就不说什么了,但回到天心堡,还是要遵守堡里的规矩,老祖宗还没答应呢,此子来历不明,什么圣堂长老,我怎么没听说过,谁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骗子,这年头坑蒙拐骗的人多了去了,你又是天心堡的传人,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龙喜义正言辞地说道,心中其实有点不忍,他不想这么说杨颖,但也是为了她好,眼前这家伙怎么可能是长老,圣堂怎么都是有底线的。

    凌渡山是邪修,跟圣堂八竿子打不着,而且关系越好,越说明这王猛有问题,什么时候圣堂弟子能跟邪修长老攀上关系了。

    “杨颖小姐,我觉得喜弟说的没错,外面的世界很险恶,并不像圣堂里面那么单纯。”

    龙庆说道,“两位前辈不要见怪,晚辈确实心存疑惑,圣堂弟子跟邪修没什么交情吧,此子身份实在可疑。”

    周围人也是议论纷纷,这王猛如此年轻,看刚才一闪的身手也不过是二十层左右,虽说也很不错可离长老一说差太多,以圣堂怎么都要三十层以上才可以,又或是立下大功才行,看这年纪,怎么可能。

    见王猛不说话,众人的怀疑就更重了。

    “天心堡可容不得骗子在这里厮混!”蒋虎也沉声说道。

    一时之间,王猛成了千夫所指,凌渡山和奎刚面面相觑他们和王猛的关系出自于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还真没法解释,而至于王猛是不是长老,他们说的也做不得数,邪修可不能做圣堂的证人。

    杨颖想要开口辩解王猛握着杨颖的手,这一瞬间,龙家弟兄的眼珠子都要燃烧了,王猛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是谁关你屁事儿。”

    龙喜冷冷一笑,“在天心堡就关我的事儿你若是骗子,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王猛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别以为你装糊涂就能蒙混过关!”看凌渡山和奎刚都没有出手的意思,龙喜心中大定。

    “龙喜,何必呢,颖儿是我的人,无论你怎么叫都是没用的一边呆着去,懒蛤蟆想吃天鹅肉,若不是看在你是主人的份儿上,早把你扔出去了!”

    王猛非常霸道地拦着杨颖的腰,**裸的示威。

    杨颖心中也有点惊讶若是以前,王猛遇到这种事儿肯定会隐忍这里毕竟是天心堡,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是心中又甜滋滋的。

    杨颖骨子里喜欢的就是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类型,充满了冒险因子

    龙喜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仰天大笑,事情闹大到这个地步,这家伙是自己找死,“今天你死定了!”

    天心堡的人都是虎视眈眈的,不知道这看似镇定的家伙究竟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在天心堡闹事,连天心老祖都不放在眼里吗?

    凌渡山和奎刚心中赞叹,可是也觉得有点夸张,无论如何,天心老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两人在犹豫是否阻止的时候,门外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小子,最好收起你的爪子,真当我圣堂无人了吗。”

    周枫到了,周枫的表情可是相当的凝重。

    “圣堂周枫长老到。”

    三大宗的人到了。

    龙喜的造型摆了一半,尴尬地收手,难以置信地望着王猛,“周前辈,他真的是……?”

    当见到周枫的时候,战无双觉得自己的耳朵猛然一嗡······三大宗圣修之主圣堂的第一丹修长老……自己刚才吹侃了一通的人竟然是圣堂···…长老,老天爷这是在玩他吗?

    周枫淡淡地看着龙喜,“王猛不但是圣堂长老,还是九分堂执法长老,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带领雷光堂创造大比八连胜,这就是你们天心堡的待客之道吗!”

    周枫今天代表的是圣堂,代表的是剑神薛终南,一句话压得龙喜大汗淋漓。

    天心老祖今天也是郁闷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内厅反倒没有外面热闹,里面各门各派各堡的代表虽然闲聊着,可是注意力其实都在外面。

    “我想起来了,这王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王猛?”姹阴教的沐兮瑾长老忽然轻轻一拍手说道,小女人态引得众人一呆。

    众人的目光都被沐兮瑾吸引,“诸位可能没听过雷光堂的名字,这是圣堂九分堂多年垫底的分堂,被称为垃圾收容所,可是此子一去,竟然在短短的三年之间让雷光堂改头换面,圣堂大比的规矩想必大家都知道,他带领雷光堂从底层一直打到道光堂,并击败了宁志远。”

    顿时整个内厅都在议论纷纷,杨漠龙心中咯噔一下,看了一眼天心老祖,连忙出去迎接周枫,在这个敏感时期得罪圣堂尤为不智。

    三宗五派最杰出的弟子就那么几个,圣堂作为三宗之一,更是备受瞩目,宁志远的名字自然是大家耳熟能详。

    这人竟然带领雷光堂打到道光堂,众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可是又不能不信。

    杨英天心中也有火,龙喜这孩子是怎么办事的,竟然不把对方调查清楚。

    “周长老息怒,误会,误会。”杨漠龙说道,但却也没有低头的意思,这毕竟是天心老祖的寿宴,对方也不能太过分。

    周枫见杨漠龙出来也不能真不给面子,毕竟在人家的家门口。

    “杨堡主客气了,既然是误会这次就算了。”

    “呵呵,周长老大人大量,里面请。”

    “不用了,就这里吧。”周枫添了一把椅子。

    杨漠龙眼中闪现怒意,但并没有爆发出来,“主随客便,周长老随意。”

    王猛和杨颖再傻也嗅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这不是来贺寿的啊。

    就算凌渡山和奎刚力挺他,但也不至于过门不入,周枫的性格王猛更清楚,那是真正的厚道人,这贺寿……

    周枫眨眨眼睛,“小子,想不到你的人缘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