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二百三十五 大人物啊!(求推荐票)

二百三十五 大人物啊!(求推荐票)

    二百三十五大人物啊!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王猛若真是圣堂,要么是雷光堂大师兄,否则绝不会是雷光的。

    圣堂弟子多如牛毛,混迹小千世界,谁都可以借来用用,还“免费”,其他门派要是抓到冒充的肯定不会放过,但圣堂一般是不管的。

    王猛无奈地耸耸肩,“为什么每次我说真话的时候别人都不信呢?”

    “让我来领教阁下的高招。”

    陈鹏拔出剑,锁定王猛,水平显然跟前面的几个邪灵堂弟子不是一个级别。

    王猛和杨颖依然坐着,本来还略微有点担心,看到对手的实力,杨颖这才发现,这次大比改变了很多东西,王猛的实力,恐怕一般长老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王猛就这么看着陈鹏,陈鹏不知怎么竟然不知该怎么出手。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

    不是剑威……难道是?

    “搞什么,打啊,邪灵堂都是软蛋啊!”

    “摆造型回家摆去。”

    周围的修行者立刻起哄,摆了阵仗结果又怂是最没意思的。

    汗,一滴一滴从陈鹏额头滚落,他竟然无法出手,对方就在那里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可是他却动不了。

    这种诡异的事儿从来没出现过。

    “杀~~~”

    一声爆吼从陈鹏口中吼出,都有点走眼,但是他愣是只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又不动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王猛,?

    目光中都透着一种忌惮,各门各派都知道是最难练的,一旦练成也最难对付,可是没听说圣堂有修行的,而且从迹象看也不像啊,对方连元力都没用。

    哼!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陈鹏如释重负,整个人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差点瘫倒在地。

    “长老,这小子用……”

    “闭嘴!”

    一个消瘦的中年人走了上来,目光冰冷地盯着王猛。

    “小子,报上名来,炼魂老祖是你什么人!”中年人死死地盯着王猛,目光中也有一丝忌惮。

    “什么炼魂鬼魂的,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圣堂雷光王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是被骗大的吗。”

    王猛说的有趣,杨颖禁不住一笑,这坏人又要搞怪了,这习惯以前还真没发觉。

    “本人宋大智,邪灵堂长老,你现在从这里跳下去,这事儿就算了,省得外人说我邪灵堂以大欺小。”

    一听王猛和炼魂老祖无关,宋大智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也是长老,所以,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快,动手就快点,一会儿我要吃完了。”

    王猛边说边吃,当宋大智不存在。

    宋大智哪儿受过这种调侃,元力蓦然爆开,正准备出手,忽然之间也僵住了。

    周围的人也都奇了怪了,邪修向来要面子,今儿这是怎么了,雷声大雨点小的。

    王猛看了一眼,宋大智,宋大智有种浑身上下都被看穿了一样的感觉,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出手了,他终于明白刚刚陈鹏的感觉了。

    “老宋,搞什么呢,今儿不是你请客吗,难道要赖账不成。”

    正主来了,若论邪灵堂现在谁最风光,毫无疑问是凌渡山,据说是有奇遇,境界突飞猛进,已经突破小圆满,只要过了五十层到六十层之间的命痕炼元期,就可以进阶祖师,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不但如此,这凌渡山剑法大进,深得邪灵谭应天的器重,邪灵长期闭关,现在邪灵堂的主要事物都是凌渡山主持,连邪灵堂的祖师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这才是真正跺跺脚,邪仙城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凌渡山的声音一想起,那种古怪的氛围才被打破,宋大智踉踉跄跄后退两步,比陈鹏好一些,也是面露惊恐。

    果然是法术!

    杨颖也呆了,她可是知道王猛的情况的,从家里到圣堂,他什么时候练过?

    不可能!王猛刚才就没用元力,……如果吃东西也算是施展的话……

    凌渡山在楼下就感觉到宋大智的元力,似乎正在和什么人作战,而且还陷入困境,问题是竟然感受不到对手的元力。

    一看到王猛,凌渡山眼中露出差异,紧跟着眼睛瞪的滚圆。

    众人纷纷让开,要有热闹了,凌渡山名义是长老,其实已经是祖师级的实力了,这两个年轻人要倒霉了。

    王猛一看凌渡山也乐了,这不是被他忽悠过的那哥们嘛。

    正以为要爆发大战的时候,凌渡山却哈哈大笑走了过来,“王兄弟,让我找的好苦,总算还记得老哥我,自己人,大智,他就是我说的那个人的弟子。”

    宋大智一听也愣住了,“真的?”

    “废话,王兄弟功力大进啊,我就说哪里的高人能让宋师弟这么为难。”

    凌渡山一点都不奇怪,准确的说,无论王猛到了什么程度都不奇怪,那位老前辈可是陆地神仙一流,小千世界最顶级的高手。

    宋大智摸了摸头,“原来是王兄弟,难怪我觉得有点耳熟,刚才是我鲁莽了,自罚三杯,别介意。”

    ………………聚仙楼鸦雀无声,陈鹏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了,几个被扔出去的弟子见靠山来了都爬了上来,见到这一幕有种想再跳下去的冲动。

    这王猛是什么大人物???能跟凌渡山称兄道弟,宋大智竟然肯认错,干啊,就算是凌渡山的朋友,也不可能让他这样低声下气,还那么心服口服。

    杨颖刚才都准备出手相助了,凌渡山的大名最近可是红极一时,邪灵堂因为他的突破也是声威大涨,而且凌渡山年轻啊,四十多岁的准祖师级高手。

    “不打不相识嘛,这就是缘分,来,来,来,坐,陈鹏,还不去弄点好酒。”凌渡山大笑道,能在这里遇到王猛,实在是乐坏了。

    陈鹏乱滚带爬地连忙去打酒,忽然想起了堂中的一个传说,立刻腿跟带了风一样冲了出去。

    “王兄弟,这位是?”凌渡山也看到了杨颖,心中惊讶王猛的艳福,上次是鄢雨月,虽不知鄢雨月长什么样,但恐怕也就跟跟前这个差不多了,当真是绝代佳人。

    “杨颖,我的人。”

    王猛的介绍当真是简单直接粗暴。

    杨颖脸微红,“凌前辈,晚辈杨颖,圣堂飞凤堂弟子。”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杨颖,你是天心前辈的外孙女吧。”

    “正是晚辈。”

    “别晚辈了,就跟王猛一样叫我声老哥就行了,否则他可要有意见了,哈哈。”

    杨颖点点头,心中有一肚子疑问,这王猛还有什么秘密是她不知道的,怎么会认识凌渡山,……这凌渡山似乎还要让着他点,有些混乱了。

    陈鹏颠着屁股把酒拿来了,宋大智还真说到做到,当着众人的面,连干三杯。

    “宋老哥,实在,我陪你!”

    王猛也干了三杯,虽然没有老周的琼浆玉露醇厚,但也别有一番火辣的滋味。

    “我就说嘛,谁人有这样的能力,当今天下也只有……”宋大智说一半连忙刹住,有点不好意思,“太激动了,哈哈。”

    “王老弟,此次下山是?”

    王猛拉着杨颖的手,杨颖微微挣扎了一下还是顺从了他,这人真是肆无忌惮,不过杨颖有点害羞的同时也甜滋滋的,男人的霸气总是会征服女人。

    “陪我们家小颖回去见家长,顺便长长见识。”

    “天心前辈的大寿是吧,哈哈,到时候又能聚聚了,好。”凌渡山有一肚子感激的话,没处说,他很清楚到了莫山那个地步,除了飞升再无所求,但做人不能不知恩图报,凌渡山只能表达在王猛身上,要慎重,要好好琢磨琢磨。

    双方觥筹交错,喝得不亦乐乎,刚刚被王猛扔出去的几个弟子倒成了小厮一旁伺候着,望着这个场面,他们可有点吓傻了。

    凌长老相当的傲气,同门中能让他看得上的都不多,这宋长老和他同源,又是同时入门,关系比较好。

    这王猛,年纪跟他们差不多,究竟是什么来头。

    到了邪灵堂的地盘,自然就不用王猛操心了,在凌渡山的盛情挽留之下,王猛在邪仙城呆了三天,和杨颖一起逛了逛,可惜邪灵谭应天闭关中,否则一定可以见上一面。

    到了五派宗主这个级别,几乎都在冲刺大圆满之境,常年闭关,而三宗宗主更是追求飞升,对于小千世界大多数人来说,飞升是空中楼阁,但对他们却是捅破一层窗户纸。

    五天后,王猛和杨颖终于到了天心堡,听闻杨颖归来,天心堡可是劳师动众。

    一群人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年轻人更是兴奋地脱离了众人。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来人完全把一旁的王猛当空气,上来就做出要拥抱杨颖的打算。

    王猛是什么人,一看这丫的眼神咋就那么淫荡呢,尤其是看到杨颖的时候,看样子恨不得一口把杨颖吞下去,轻轻一拉把杨颖拉到身旁,一把握住对方的手。

    “大哥是吧,我是王猛,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王猛相当夸张地说道。

    杨颖忍俊不禁,“王猛,他叫龙喜,是我的舅舅的义子,多年不见。”

    杨颖不温不火,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