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七十 真正的天才(第一更)

一百七十 真正的天才(第一更)

    一百七十真正的天才

    万箭穿心流是一种攻击流派,张小江用的箭法很普通,最强的也就是爆裂穿心箭,但他掌握了全局,掌控了节奏.

    跟弓修对攻击?

    爆你的鸟啊!

    爆裂穿心箭!

    攻击已经完全被压制,符箓挂满,可是却根本来不及打出去。

    轰……

    最近一个符箓在防御阵跟前爆炸,姚远暗道一声不妙,立刻闪避。

    果然紧跟着的一箭爆防御阵,洞穿姚远所在的地方。

    张小江也是憋着一口元气,一顿狂攻之后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他太兴奋了。

    兴奋就容易疲惫,战斗的毕竟还是张小江,强度取决于个人实力。

    雷光堂弟子一阵扼腕叹息,就差这么一点点。

    姚远从地上爬了起来,有点小狼狈,但神情似乎更高兴,好像被打的不是他一样。

    “好箭法!”

    说话的同时立刻做了一个防御阵,姚远望着张小江,同样一轮煎熬,但是用了挂符罗盘的他,元力消耗远比张小江小,张小江虽然展了一手相当精湛的截杀箭,却也无法挽回败局。

    从双方的表情和元力的波动上,大家都看得明白,张小江刚才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手,可惜,就差一点,未尽全功,让姚远调整了过来,恐怕就难了。

    而就在这时,张小江蓦然一箭出,一道光芒直姚远,姚远心中确实不着急,对方的元力水平摆在那里,又经过了刚才的消耗,还能站着已经算难能可贵了,还做什么攻击。

    不得不说姚远是个话痨,他喜欢表达清楚,可没想到张小江忽然这么一箭。

    但是忽的一想,这一箭根本破不了自己的防御啊,强弩之末是不能穿鲁缟滴。圣堂最新章节.

    可是箭风一进,姚远就感觉到一丝不妙,立刻闪避,防御阵竟然……没起到作用,像一层纸一样被撕开了。

    张小胖裂开嘴嘿嘿一笑,他是有点累,但却没有别人想的那么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是憋得太久了,他需要一场爽快的发泄!

    几次面对防御符阵,张小江在攻击中已经找到了点感觉,似乎是可以破解的!

    闪避之后,姚远的防御符阵立刻发出,术修可没体修的防御,也没有弓修剑修的闪避法术,他们就是要靠防御符阵。

    但是张小江又是一箭了出来,只是普通的穿心箭。

    可是穿心箭在碰触防御符阵的瞬间,符阵又像纸片一样被撕开了。

    穿心箭擦着姚远的脖子过去,溅出一道血痕。

    张小胖乐了,靠,原来如此,他的感觉是对的,每当他全神贯注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防御阵似乎有缝隙,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错觉,可是一试之下竟然是真的。

    连续的破解可把其他人惊呆了,这是真正的破解!

    任何阵法,尤其是低级阵法,都是有破绽的,只不过这个破绽由于阵法的运动并不固定,在战斗中,很难被发现,而……

    临场抓破绽,并能攻击,这样的弓修……闻所未闻啊。

    连续两次,姚远就知道事情不妙了,现在想不用杀手锏都不成了,防御阵是术修赖以生存的盔甲,如果这最牢固的铠甲没了作用,那就危险了。

    光芒闪过,姚远的手中多了一把造型非常奇特的弩弓。

    顿时全场又是一阵窃窃私语,术修拿弓做什么?

    张小江也沉浸在发挥出的兴奋中,换成经验老道的,根本不管对手有什么噱头,先干掉对方再说。

    雷光堂这边陈海广他们很着急,恨不得张小江立刻把对手个对穿.

    王猛倒显得无所谓,成败在其次,关键是张小胖要找到自己的方式。

    噌……

    一道光芒出,还真是弓箭!

    但看那光芒,似乎有玄虚啊。

    波……

    光芒如同一道网一样炸开,神啊???

    阵法!

    困龙符阵!

    张小江一咬牙立刻全力闪避,但依然被困龙符阵扫中,这他娘的太快了,如果是空手扔出的困龙符阵可没这速度,这等于减少了闪避时间。

    张小江的直线移动是一绝,但依然被困龙符阵扫中一点点,姚远倒没有立刻攻击,利用争取的时间,挂符罗盘又悬浮起来,一道道符箓飞出去。

    而张小江刚要接触束缚的时候,又是一道困龙符阵在身旁炸开,又被困住了。

    而姚远的挂符已经快完成了,姚远的脸上出灿烂的笑容,“张小江师弟,你应该感到荣幸,你是第一个体验最新型弓符阵的人!”

    这一刻所有术修的心都砰砰砰的狂跳起来,姚远的挂符罗盘已经算是很实用的法器了,但跟这个弓符阵相比,完全无法相提并论,这将是改变术修的巨大革新。

    一旦弓箭可以负载符阵,……这怎么可能,怎么办到的?

    杨颖微微一笑,“这应该就是宋师弟的秘密武器吧,果然非同凡响。”

    杨颖也确实吃惊,姚远的弓明显是法器,跟弓修的弓不同,小巧迅捷,若以这种方式发出阵法,这速度快了不少,闪避起来的难度可是大大增加啊。

    宋钟微微一笑,“这是姚师弟对术修的巨大贡献,我觉得这将是改变术修的伟大贡献,现在还只是冰山一角,我想以后会发扬光大。”

    杨颖点点头,战场的局面已经立刻被改变,任凭张小江的移动有多快,也无法躲过困龙符阵,而挂符已经快要挂满了,而这次姚远是打算一次解决战斗了。

    困龙的干扰,等一旦挂符罗盘上的符箓发动全面攻击,……根本没法挡啊!

    对于杨颖的赞同,宋钟也是禁不住骄傲,“圣堂天才无数,有些人做了点小事儿就开始请功,这种长老我们可不承认,如果炼了点丹都能当长老,这改变术修的大革新,岂不是要弄个祖师当当了,明人师兄说是不是呢?”

    明人淡淡一笑,“此次创新绝对惊人,若进一步发展,或将成为载入圣堂史册的革新,不过王长老的事儿,宋师弟不了解详情,还是不要妄下论断。”

    灵隐堂的符剑双修当年也是轰动一时,但事后证明不具备推广,贪多不烂,最后反而都没练好,只适合一些比较杰出的弟子使用,但也有认为短时间内效果很好,长远看来还是不利于修行。

    但从现在看,这种弓符阵确实收到了奇效,但任何一种革新都要经历检验才成,现在只能算出其不意。

    宋钟冷傲一笑,也知道灵隐堂也不知那根筋不对,竟然和雷光堂交好。

    “真金不怕火炼,等着瞧吧。”

    宋钟可是雄心勃勃,弓符阵配合火云堂独有的法器优势,这是绝配啊。

    姚远的挂符罗盘已经满了,同时也完成了对张小江的完全压制,不得不说,任凭张小江使出吃的劲儿都逃不出对方的困龙符阵。

    弓箭锁定符箓还成,可后发先至,但对方的符阵弓速奇快,而且又不像弓修那样复杂需要锁定。

    被困龙符阵锁住的张小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道道火符、爆裂火符、苍火符阵杀了过来。

    雷光堂弟子扼腕叹息,其实在那么一瞬间是有机会的,只可惜没抓住啊。

    而火云堂弟子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有惊无险,谁能想到这小胖子竟然还真有两下子,若是让他赢了,这人可丢大发了。

    张小江急啊,困龙符阵让他无法闪避,要是被这火符组合轰中,几条命都没了。

    认输?

    没门啊!

    觉醒的张真人……更怕死了,怎么办?

    直到最后张小江也没有人数,火符已经轰在了他身上,后续的符箓跟进,此时困龙阵法就算已经失去效果被击中的张小江也只有认命的份儿。

    这就是姚远的天赋——法器!

    姚远对于法术的研究不在于法术本身,而是如何把法术与法器结合起来,这也是火云堂的传统,到了姚远这里,他创造了奇迹。

    宋钟很骄傲,但是他容得下姚远,这是火云堂的骄傲,这一届大比,属于火云堂!

    属于每一个火云堂弟子!

    轰隆隆……

    火符一股脑的轰入,柳眉吓呆了地紧紧地抓着马甜儿的手,“这个笨蛋,怎么不认输,怎么不认输啊!”

    相对于火云堂震天动地的欢呼,雷光堂一片黯然,其实火云堂的欢呼都不在于战胜张小江,虽然张小江展现出了天赋,只可惜,在姚远的光芒之下,确实不值一提了。

    这是为姚远欢呼,为他的创造而欢呼,他将开创新的术修时代。

    无论是否是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姚远这个名字必将被日后的术修所牢记。

    姚远仰着头,呼吸着这与众不同的喜悦,他等待的就是这认同的欢呼。

    在术法方面,他不算很突出,可是出身于一个木匠家庭的他,从小就喜欢打造各种好玩的东西,直到诞生了命痕,他摆脱了继承木匠的身份,踏上了圣堂的修行之路,可是相比修行法术,他更喜欢鼓捣一些法器,但他的奇思妙想经常被嘲笑,越是在炼器著称的火云堂,这种创新就会被认为是哗众取宠,木匠之子?法器?

    这不是个笑话吗?

    但是这就不是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