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六十九 这是什么!(第三更)

一百六十九 这是什么!(第三更)

    一百六十九这是什么!

    迅捷的移动速度,张小江唯一要克服的就是心理关!

    姚远也是个有趣的人,他发现了张小江的速度越来越快,反而来了兴趣,攻击逐渐转化为各类的试探,试探对方的移动底线,这一战,他需要一个强大的对手,而不是一个笑话,所以可以给对方这样一个展现的机会。圣堂最新章节.

    嗖……

    砰……

    一道符箓出现,化成方圆两丈的火海。

    苍火符阵。

    火符演化出来的初级杀伤阵法,攻击范围一下子加大,闪避起来就变得困难得多了。

    符阵的使用明显要比火符难得多,中间的间歇也会增大的,但似乎姚远并不受这方面的影响,要么只能说,他的符阵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火符搭配苍火符阵的效果一下子就更不一样了,这个不是体修,一味防守就是找死。

    但是张小江还在利用身法闪避,范围加大,他的闪避范围就会增大,跟徐嵩那精妙的飞影不同,胖子完全是超快的弹速,速度就是够快,难就难在他连续闪避的控制竟然是那么的平稳。

    “这算是星步吗?”

    在场的弓修目瞪口呆,星步是弓修做全力瞬间闪避用的,短距离直线闪避,相比飞影这种飘忽的步伐来说,属于简单直接的,很容易被判断出来,但张小江却愣是把星步用到了极致,就算能判断出方向,攻击速度却跟不上.

    已经超出了术修的攻击频率。

    而连续的闪避中,张小江始终保持着攻击态势,机会终于来了。

    张小江的眼睛中爆出璀璨的光芒,噌……

    弓弦巨震,元力四——爆裂穿心箭!

    姚远的符箓往地上一砸,防御阵立刻启动,波……

    爆裂穿心箭跟防御阵功归于尽,姚远也被轰得后退五六步。

    张小江舒展着自己的胳膊,他要再放开一点,他不在乎输,他本就不是那种人,也不在乎被别人嘲笑,他在乎的是,他不能丢了兄弟的脸,不能对不起王猛的信任。

    这就是张小江最在意的,谁也不能动!

    张小江的元气形成一个气旋爆裂出来,而对面的姚远也来了兴趣,这种气势非常有趣啊。

    手中多了一个罗盘,光芒撒过,地上多了一个阵法,一道道的火符、苍火符阵、爆裂火符飘飞出来,一道接一道,已经有三十多道了,竟然还没停止。

    火云堂闻名天下的是什么?

    炼器啊!

    宋钟能说什么?只能说姚远的玩儿心太重,这家伙是罕见的炼器天才,那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又能跟最严谨的炼器结合起来。圣堂最新章节.

    其实对付眼前这个胖子没必要这么费劲,可是……年轻人嘛,喜欢表现也是正常的。

    在场的术修们交头接耳,从没见过这种罗盘,显然这罗盘是个阵法,这些符箓都是挂在这个阵法上的。

    周谦吓了一大跳,他自己最拿手的就是爆裂符箓阵,专业的术语叫做“挂符”,符只要挂上去了,就减少了一半的攻击事件,甚至可以使用群爆,但挂符是要量力而行的,超出元力和精神力的承受范围,那可是要把自己累死的。

    而且挂符都是单一种类,种类一旦混了,控制起来难度就大大加强。

    那是什么罗盘啊!

    姚远实在期待,空有一身本事,却得不到施展的机会,对于第一次参加的大比的他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开心的事儿。

    七七四十九道符箓,这就是他自创的挂符罗盘。

    而另外一边张小江的元力组合也已经是蓄势待发。

    姚远微微一笑,罗盘转动,“杀!”

    一道道火符如同一条长龙一样轰向张小江,一旦使用了挂符,还想要闪避就完全是做梦了。

    这符箓里面,有火符,又有爆裂火符,更讨厌的还有苍火符阵,就算有脑子做判断,也没脑子做反应啊。

    张小江没有闪避,金丝铁线弓开张了!

    噌……

    噌……

    一箭就爆了迎面而来的火符,又是一箭爆爆裂火符。

    拥有挂符罗盘,姚远的脚下就是防御阵,以阵法所展现的元力的情况,恐怕可以接张小江两箭,张小江必须先破解对方的攻击,否则顶多换个两败俱伤。

    火符飘飞……雷光堂弟子紧张地看着,第一道命中,第二道命中,第三道也拦下来了!

    好精准啊!

    在场的弓修都有点哭笑不得,你当弓修是什么,瞄到死啊,对方使出这种神奇的法器,唯一的方法就是找机会拼个两败俱伤,说不定凭借肉多点的优势,还能有获胜的机会。

    想要破掉对方的攻击,真够天真的。

    第四道……命中,第五道命中……第六道……

    张小江越来越沉稳,每一箭都是后发先至,拦下每一道符箓。

    此时他的眼睛就跟虎鹰的双目一样,晶莹透亮,瞳孔收缩,在他眼中,火符并不快。

    完全的锁定,一箭接一箭。

    火云堂已经安静下来,目瞪口呆,就算不是弓修也很清楚,要锁定飘飞火符有多困难,尤其是对方还用了挂符。

    姚远也兴奋了,还真有这样的疯子,看着挂符阵周围的符箓一个个减少,一张张火符从乾坤袋中飞了出去,补充到阵法之中。

    雷光堂弟子不干了,靠死啊,太不要脸的,用法器已经够不要脸的了,竟然还能补充!

    不管雷光堂怎么叫,身为术修可就很清楚这其中难度了,尤其是像胡静周谦这类高手,周谦自己一次挂阵完毕根本无力补充,这种攻击方式极其消耗元力和精神力,根本控制不过来,可是姚远的脸,似乎还很轻松。

    火云堂什么时候研究出了这么神奇的法器。

    弓修锁定攻击,消耗是非常大的,这种精准度已经堪称神奇了,可是你能坚持多久?

    问题是胖子的箭不但没慢,反而越来越快,拦截的地点不断的开始向姚远推进,这是强行的压制。

    众人终于明白胖子的打算了,他就是要把对方完全压死。

    万箭穿心流的真髓,以攻代守,最终还是要凭借强力的攻击压倒对方。

    弓修有什么?

    只有攻击!

    杀杀杀……

    当初还嘲笑胖子的人,这个时候全哑了,这种攻击频率,这种攻击精确度,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一样。

    姚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挂符罗盘是很牛,但也有弱点,一旦挂符就不能移动了,必须凭借混合符箓的强力攻击压制对手,要是这样还被对手压制,那可就……

    张小江一箭比一箭凶猛,他的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