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六十雷光堂,不是垃圾!(求月票)

一百六十雷光堂,不是垃圾!(求月票)

    一百六十雷光堂,不是垃圾!(求月票)

    周谦使劲撑着身体爬了起来,只是在爬起来的时候往自己的口里塞了什么。

    脸色从苍白又变得红润,“杀激不需要用牛刀,对付你我就够了。”

    安玉书一愣,禁不住耸耸肩,“就你这水平,吃什么都没用,杀!”

    周谦擦了擦嘴上的血,双手一翻,爆裂火符出现在手中,同时扔了出去。

    轰……轰……

    两剑挡开爆裂火符,只是安玉书的攻击势头也被压了下来。

    嗖……嗖嗖……

    周谦张开双臂,一个又一个的爆裂火符飞出,环绕着周谦,有了上次和申屠交手的经历,周谦很清楚他的爆裂符箓阵虽然厉害,但是对付强防御的体修还是无法形成一击致命。

    而且一旦对手有了防备,不让他打中,那就更苦了。

    看到前面的战斗,周谦就已经知道,不需要抱任何侥幸,实力就是有差距。

    幸好他有所准备。

    望着一张张的爆裂符箓,安玉书也有点晕,这是想干什么,不管怎么样,他可没兴趣等对方准备好。

    “杀~~~”

    周谦嘴角一咧,“杀你个鸟!”

    爆裂火符一道道的轰向安玉书,纯爆裂符箓的百符蝴蝶流!

    一道接一道的爆裂符箓轰向安玉书,安玉书强横的对攻了三道,紧跟着就扛不住了,以攻对攻没这么个对法的。

    可是对方不对劲啊,怎么可能爆裂火符的频率这么高,而且他娘的还威力十足,并不是弄虚作假。

    这绝对不是一个二十层以下的弟子能做到的。

    胡静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了,“不好!”

    “怎么了。”马甜儿被吓了一跳。

    “我有一次看到周师兄手里有一瓶增元疏脉丹……”

    增元疏脉丹,名字很好听,确实能增元疏脉,但问题是,这是在战斗中临时使用的,使用复杂的法术,会让命痕混乱纠缠,降低法术的释放频率,但增元疏脉丹敲好能补充不足的元气,同时还能疏导命痕,让法术组合变得顺畅,维持强横的威力。

    但这种东西只是偶尔在关键时刻使用,绝对不能多吃,……

    战斗中的,周谦一边释放爆裂火符,不时的一颗接一颗的吃着。

    “周师兄,不要再吃了!”

    胡静忍不住喊道。

    战斗中的周谦微微一笑,并没有停止,有必要吗?没必要吗?

    周谦真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玩命啊,但是他不想输,就是不想输。

    安玉书也意识到对方在吃什么,这是在跟自己的玩命啊。

    安玉书反而兴奋了,“有点意思啊,原来雷光堂还有男人啊!”

    安玉书把大剑一扔,一声爆吼,浑身金光一闪。

    防御体修全力防御时候产生的效果——金甲!

    体修没用命痕组合,他们都是元力最本质的体现,但由于不断的做同一属性的修行,或者攻击或者防御,会形成特别的单一属性的能力。

    安玉书双拳护住身体,顶着周谦的爆裂火符往前冲,不闪不避。

    他要用男人的方式决战!

    周谦的爆裂火符根本不能有稍微的停歇,这是最后的机会,再要被安玉书冲到跟前,雷光堂就真的完了。

    又是一颗增元疏脉丹塞进口中,他怂过很多次,逃避过很多次,但自从横山堂一战,以前的周谦就已经死了,在跟血魂堂战斗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已经没什么好怕的。

    曾经,他的兄弟需要他,他逃避了。

    现在,只要还有人需要他周谦,他们还愿意教他一句师兄,他这个做师兄的就要有师兄的样。

    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有兄弟!

    爆裂火符一刻也不停,双方都杀红眼了。

    “这周谦是在玩命啊,在这么耗下去,他就废了。”

    姚远呆呆的说道,这是玩命啊,值得吗?

    就算赢了这一场又如何,又改变不了命运,再说就算这样也不见得能赢。

    御兽堂的弟子们也在窃窃sī语,还从没见过这么玩命的,至于吗?

    而雷光堂的弟子们紧紧的握着拳头,哪怕在后悔,为刚才哪怕是一点点的退缩,一点点的怯懦,他们雷光堂不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一遇到强敌就退缩,一遇到真正的挑战就逃避,他们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就是垃圾,永远都是垃圾。

    可是他们不是!

    周谦在告诉他们,可以死,但不要再做废物,不要做垃圾。

    “雷光堂必胜!”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仅剩的数十名雷光堂弟子吼了起来。

    虽然人数上站绝对的劣势,可是他们真的被周谦点燃了,可能,比他们强的人很多,但是他们别想挫败雷光堂的意志。

    雷光堂必胜的声音陡然之间变大了,声音从远处传来,那些离开的弟子又回来,他们走在半路上,不知谁说了一句,“就这样回去的我们,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所有人都哑然了,难道所谓的觉悟只是虚荣吗?

    连面对的勇气都没吗?

    他们不是懦夫,他们要一起面对。

    看到回来的人,这一刻,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大家只有一个目的,一起站着生,一起站着死!

    周谦也看到了,他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但对他来说,值了!

    “雷光堂必胜!”

    这是周谦吼的,紧跟着爆裂火符一道道轰了过去,频率更快了,血从周谦的嘴角不断的流出,但这不算什么。

    安玉书也是疯狂的顶,但是这是意志,比意志,他不够,因为他不够狠,他不是真正的敢拼。

    他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轰……

    终于一道爆裂火符敲开了安玉书的防御,金芒暗淡下去,一连三道爆裂火符轰在了安玉书身上。

    轰隆隆隆……

    安玉书的身体被炸飞,在防御告破的情况下再承受这种攻击,即便是体修也扛不住,半空中头一歪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周谦并没有继续攻击,他很清楚这爆裂火符的威力,他不是要杀人。

    也不需要用杀了对手才能证明自己。

    周谦站着,也许脸上还是那谦卑的苦笑,可是这里,每一个人都仰视他。

    “第三场,雷光堂周谦胜。”

    玉灵子的声音响起,同时飘到了场中央,一颗丹药迅速喂到了周谦的口中。

    “小子,好久没见到这么有骨气的人了。”

    作为对手分堂的长老,竟然主动帮忙,周谦也算是圣堂第一人。

    雷光堂弟子热泪盈眶,妈的,这一战是周师兄拿命拼出来的。

    周谦是被抬下去的,和索明在一起。

    “轻点,轻点,师兄,我们马上送你回去。”

    周谦摆摆手,“没事,还死不了,我要看完,不然死都不安心。”

    胡静帮周谦把了把脉,也不知道玉灵子喂的是什么丹药,至少周谦并没有紊乱,但是命痕空荡荡的,这是使用增元疏脉丹过度的典型症状,没得治,能缓过来是运气,缓不过来……

    胡静的神色黯然,周谦倒是微微一笑,“我福大命大,实在不行我就在雷光阁当个管事,大家别嫌弃我就行。”

    “草,师兄,你说的什么话,谁要敢瞧不起你,兄弟们就跟他拼命!”

    “你这乌鸦嘴,师兄一定是要成为圣堂一流高手的!”

    “呸呸呸,我这臭嘴,那是肯定的,顶级高手!”

    大家纷纷围了上来。

    “老周,你也够狠啊。”索明说道,声音虽然平静,但是那种兄弟之情却蕴藏在里面。

    “还不是你带的坏头,妈了个巴子的,一定要干翻御兽堂啊。”周谦苦笑道。

    不得不说周谦玩命一战可能带不来胜利,但至少带来了尊敬,御兽堂的弟子怎么都不能再骂雷光堂是垃圾了。

    只是,他们依然是菜鸟,无法阻挡御兽堂的胜利,有本事你们每个人都玩命。

    其实安玉书也是个蠢货,明知道对方在玩命,完全可以先避其锋芒,耗都耗死他,身为防御型体修,最不怕的就是对手玩命啊。

    结果呢……

    算了,就当是给对方的一点小奖励吧。

    贾似道看了一眼任东柳,任东柳准备站出来,贾似道微微摇摇头。

    其实对于任东柳,御兽堂的弟子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这家伙是在驭灵谷喂养灵兽的一个弟子,也不知道怎么混到了大比之中。

    原来他是在候补中,也不知怎么今儿竟然被提到了正选。

    贾似道出来了。

    “咦,怎么是他。”方路飞微微一愣。

    其实最保险的是,贾似道压轴。

    贾似道一出来,御兽堂弟子爆出狂吼,而雷光堂这边,王猛也走了上来。

    这是早就注定的一战,该来的还是要来。

    王猛的嘴角带着一丝邪笑,如果张小江在这里,肯定会告诉所有人,猛哥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王长老,多多指教啊。”贾似道笑眯眯的说道,他是一贯的笑里藏刀,态度上无可挑剔。

    “什么长老,大师兄把他打回原形!”

    “就是,这种水平能当长老,我们全都是长老了!”

    “让长老大人尝尝我们御兽堂的厉害!”

    登时叫骂声一片。

    王猛成为长老是奇迹,但根本不能服众。

    任何一位长老,在圣堂的年岁要够,实力要够,贡献要够,地位要够。

    而这王猛,不管他是用什么方法,做了什么贡献,但是普通弟子不知道,就不服气!

    王猛淡淡一笑,伸出手,指了指贾似道,又指了指一圈御兽堂叫的最凶的地方,伸出尾指摆了摆,然后大拇指指向自己。

    “你们通通都是菜!”

    (月中了,现在不是当初随便打打就能一两万字的状态了,写久了,靠的是毅力和坚持,每天坚持两更,偶尔爆发一下,是骷髅目前保证身体健康下的状态,持之以恒,一起走过每一天,我想大家也不想一下子把我榨干了,不开单章了,但是还是要喊一声,求月票顶顶,大家的支持让我一天一天的拼下去,战斗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