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三十七 刚猛的老周

一百三十七 刚猛的老周

    马万良的花言巧语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套接一套的轰向赵雅,赵家的子弟都有个本事,那就是太极用的好,进退有度,相当的会吊胃口,弄得马万良心痒痒可又不敢轻举妄动。

    而从中赵雅自然能知道一些想知道的,看来马祖师是想挖角,只不过这马万良似乎没弄清楚状况,以为王猛就是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脚色。

    马万良等了一会儿,送信的弟子回来了,身后却没人。

    “王猛呢?”

    “启禀赵老,王师弟在闭关……”。

    砰……

    马万良狠狠地捶向桌子,“闭关,闭个鬼的关,马上让他滚过来!”

    马万良跟赵雅搞来搞去,弄得浑身冒火,本就不是很舒畅,结果这王猛竟然还摆架子,一个入门不到三年的弟子竟然也妄言什么闭关。

    下面的弟子呆呆地望着赵雅,“去吧,把马长垩老的话带到。”

    赵雅淡淡地说道,她这话可是相当的有学问,是马长垩老的意思。

    “师姐,不是我说你,你也太仁慈了,要是我掌管雷光堂,这等不懂尊卑的弟子先鞭一百再说!”

    马万良傲然说道。

    赵雅微微一叹,“雷毙堂到目前这个样子我也难辞其咎啊。”

    “呵呵,师姐我不是说你,徐晃这家伙一走了之,把烂摊子留给师姐,管师姐何事,换成是我干脆放弃了算了。”

    马万良不屑地说道,这雷光堂屁用没有,每年还占垩据着那么多修行资源,这些资源与其给这些废物还不如给马家的御兽堂。

    赵雅则是笑而不语,马万良还是太狂了,总有一天要撞上铁板的。

    又过了一会儿,在马万良爆发之前,送信的弟子赶回来了,还是一个人。

    “王猛呢?”

    “启禀马长垩老,王师弟在闭关,如果没有急事,他出关再来,如果有急事,马长垩老可以去找他。”

    登时马万良的眼睛都冒火了,反了反了,竟然有人敢跟他叫板!

    “看样子我不教训教训这小兔崽子,他是不知道圣堂的规矩!”马万良沉声道,“他在哪儿!”

    送信的弟子惶恐地看了一眼赵雅,赵雅微微点点头,“王师弟山下的灵田附近,有个茅屋……”。

    话音未落,马万良已经呼啸而去,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喘的弟子忽然恢复正常。

    赵雅望着马万良的声音淡淡一笑。

    “做的不错,去通知王薄当长垩老和万靖长垩老。”

    “是”

    传信弟子的声音变得平稳而恭敬,跟刚才完全是两个人。

    马万良真的要气炸了,自从他成为长垩老以来,谁不给他三分面子,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弟子怠慢,翻天了!

    对于这些自以为有点天赋就忘乎所以的弟子,马万良向来是用残酷的现实让他们明白自己的价值和处境。

    不过马万良还是费了一点力岂才找到王猛所在的茅屋。

    “叫王猛的小混蛋,给本长垩老滚出来!”

    马万良的声音响彻震天,马万良根本没打算废话,只要见到王猛先打个半死再说,让明白做弟子的本分。

    茅屋吱嘎一声开了,探出一个脑袋,“哪个有妈生没爹教的在这里乱吠。”

    周枫走了出来,祖师答应了他才敢回来,不过王猛在闭关,周枫也不打扰,他对王猛的爱护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为了周家,是为了圣堂,甚至是作为一个丹修的梦想。

    马万良真是要气炸了,但一看来人也是一愣,竟然是周枫。

    不得不说马万良也是相当了得,受了这种气,这个时候竟然能挤出一丝笑容,“我当是谁,原来是周师兄,我是来找一个叫王猛的小混蛋,无疑打扰师兄清修。”

    换成一般的长垩老,马万良照样踩,可是周枫不同,这小子是周祖师的第一继承人,丹修人缘广,谁都知道周枫不参与斗争,就知道炼丹,所以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会保护他。

    “那你找我就对了,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就行了。”周枫可丝毫不给马万良面子,什么马家驴家的。

    马万良这次真要被噎死了,他的忍耐是相当有限度的,“周枫,别给你脸不要脸,我找王猛,没你的事儿,一边去!”

    “早这样不就好了,装什么装,王猛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怎么,你不爽吗,划下道来,老子接着!”

    王猛虽然没出去,在屋子里也是哭笑不得,其实长垩老召见的时候,他是要去的,但周枫不让,说这马万良不是个东西,黄鼠狼拜年没安好心,而王猛由于刚到圣堂的时候对马万良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没什么好感也懒得搭理。

    不过这么一闹,竟然见识了周枫如此刚的一面,倒是很意外。

    “周枫,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最好让开,否则别怪我不给周祖师情面。”

    马万良阴沉沉地说道。

    “你是什么东西,够资格给祖师情面,最好有多远滚多远,永远不要靠近王猛!”

    周枫可以任由王猛选择,但马家绝对不行,那就是个鬼地方,除了马甜儿,马家就没什么值得交的人了。

    “周枫,我是奉了我家祖师的旨意,你是想违背祖师吗!”

    “少扣大帽子,就算是马祖师来了,我也是一样。”

    “找死!”

    马万良就等周枫这句话,手中多了一个八卦盘,顿时风云突变。

    周枫虽然痴,但不傻,他只是懒得得过且过,要么是朋友,要么就是对手。

    一道火符轰出,迎风长成十多丈,欲要遮天蔽日一般,而此时八卦盘周围元力四射,空中电闪雷鸣。

    两人上来就是准备火拼了,马万良本就是个小肚鸡肠的类型,而周枫则是不计后果,要么不做,做了就什么都不在乎。

    这时一道金色毙芒划破天空,同时一声爆吼,地面巨震,硬生生的隔开了两人。

    赵雅王薄当万靖三人到了。

    “周长垩老,马长垩老,请住手,这里是雷光堂,你们有什么个人恩怨请到堂外解决。”

    赵雅冷冷地说道。

    “马万良,这里不是马家,也不是御兽堂,你要撒野最好看看地方。”

    王薄当说道,毫不留情面,他和万靖都听说了,徐晃之所以被弄走,里面有马家的利益在里面。

    “好,好,你们是合着伙欺负马家人,都给我记住了!”

    马万良驾着红色法龘轮疾驰而去,看这架势就是要告状的。

    王猛苦笑着从茅屋走了出来,“老周,何必呢。”

    周枫面色依然凝重,“换任何人我都不会祖师,但这马万良就是个心胸狭窄的小人!”

    “哈哈,周师兄,痛快,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王薄当大笑。

    赵雅微微一笑,“王猛,周长垩老是真的帮你,否则你很难过这一关。”

    “王猛,放心吧,圣堂又不是马家的,还轮不到他撒野。”王薄当信心十足,他很清楚王猛在雷祖师心中的位置,而且老早就看马万良不顺眼了,不借这机会发作太浪费了。

    “赵长垩老,王猛这边你多照顾一点,我要回一躺总堂,这小人肯定要搬弄是非。”

    “请便,如果有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赵雅说道。

    王猛心中也不由一叹,圣修一样充满了斗争,或者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

    不过王猛并不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三位长垩老,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继续闭关了。

    赵雅三人也是面面相觑,这孩子是神经大条呢,还是真的意志坚定?

    得罪了长垩老,尤其是马家的人,竟然还这么淡定,他该不会认为到了关键时候祖师们会维护他吧?

    赵雅看不透,判断不出,如果王猛认为在利益攸关的时候,祖师们会为了一个弟子和马家翻脸,那就大错特错了。

    王猛关上了门,继续巩固自己对五行之金的体悟,大多数的攻击都不外乎火、金两种属性,而王猛要做的是融合。

    王薄当哈哈大笑,“以这小子的胆量,真应该当力修。”

    万靖淡淡看了一眼赵雅,轻轻一叹,……王猛太锋芒毕露了。

    王猛对长垩老什么的根本不在意,没有任何价值,可是他越是这样,周枫就越要争,凭什么让自己的朋友受委屈,天下没这个道理。

    周枫一去就是三天,这事儿像是偃旗息鼓了一样,那马什么的长垩老也没有再出现。

    最先回来的是杨颖,看来飞凤堂大师姐的心情不错,笑容满面。

    “看来飞凤堂的情况不错,师姐是准备在这次大比中独占鳖头了。”

    王猛乐呵呵地说道,他这几天的体悟也不错。

    “独占鳖头谈不上,总算是有进步,你最近也应该收收心了,命痕十五层虽然便于技巧的体悟,但战斗还是要元力来决胜负。”

    杨颖忍不住提醒道,王猛的实力竟然毫无进展,这样下去,到了大比恐怕没有好果子吃。

    “哈哈,谢谢师姐提醒,不过你这好像是在提醒对手啊。”

    杨颖微微一笑,“对手不是敌人,何况如果没有强大的对手,人生岂不是太寂寞。”

    王猛心中一笑,这杨颖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英姿飒爽。

    “那后面你怎么打算?”

    “这次来是和你正式告别的,后面我要和飞凤堂的师妹们做最后的冲刺,当然掩护伞还是按照我们原来的约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