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二十八 不做丹修天理不容

一百二十八 不做丹修天理不容

    ——    雷霆还真耐着性子指点了几个人,但没多久雷霆就快被气炸了,他教训起人来可是相当恐怖,你不懂还不行,还必须懂,这才是雷祖师的脾气,很快就真没人敢问了。

    也难怪雷光堂没落,这脾气,谁也扛不住啊。

    转了一圈,雷霆就回去了,他也气,眼不见为净,正好看看王猛在做什么。

    此时王猛正专注于尝试,一块凡铁随着他的敲打不停变换形状,却在有形之时又化为无形。

    雷霆就坐在一旁,不闻不问。

    外面的弟子们太佩服了,他们算是明白了,雷祖师真是个炸雷,和他相处,是瞬息如年,而王猛竟然顶得住,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王猛缓缓放下锤子,从自己的摸索之中醒了过来,间隙中问了几个问题,得到的回答确实一针见血,瞬间畅通。

    雷霆不是不愿意教人,而是受不了笨,像这样一点就通,还能提出一些非常有深度问题的弟子,哪个师傅不喜欢。

    雷霆走了,还是那么大大咧咧,他最烦的是啰嗦,不单王猛,其他弟子也是一样。

    王猛则是晃晃悠悠地回去了,边晃悠边琢磨,他是想用五行之火的体悟方式去体悟五行之金,现在看似乎有点不同。

    回去的时候,周枫已经在等他了,一见王猛立刻跳了起来,“你小子怎么才回来,我等了你半天,快,看看我搞得对不对!”

    丹炉摆好,丹火飞出,显然是材料都准备好,不得不说周枫对于丹火的操纵确实堪称化境,两人都不说话显然周枫觉得是找到了破解之法。

    耻……

    炼到一半,就听丹炉里面像是放了个闷屁,这倒不是炸炉,而是失败了。

    周长垩老是有点不修边幅,向来这几天很投入。

    “嘶,还是不对!”周枫有点颓然,他已经尝试了很多方法,最后分析出这个方法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敲门声,杨颖走了进来,“周长垩老,王猛,吃点水果吧。”

    王猛毫不客气地大嚼起来,有了外人周长垩老才从思考中醒来,换个人周长垩老也是要有脾气的,可是看到杨颖周长垩老也没话说。

    川……怎么这么臭。”

    “老周,这是男人味好不好。”王猛这才记起自己锻造了一天,一身臭汗。

    “你小子我还没问你,你跑哪儿去了,我让小笨去找你也叫不回来。”

    小笨当然是去了,但王猛正在和雷霆谈锻造之术谁敢打扰?

    “哈哈,是我的错,我等了你一上午以为你不来了,就去锻造阁了,肯定是雷祖师来了,小笨进不来。”

    登时周枫一紧张,靠,千怕万怕,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雷祖师也太不垩厚道了,说好了不能亲自收徒,竟然敢做这事儿,不能忍啊。

    “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丹不练,锻造又脏又累,你让人家杨颖怎么刃、要多为别人考虑考虑,臭死了!”

    杨颖错愕,她就算只剩下一半智商也听得出,周枫这是在跟雷祖师作对啊传言是真的?

    “好,好我去洗澡,快把你的屁丹收拾了。”

    王猛笑道,闻了闻,味道是有点大,再看看洁白如玉、的杨颖,是有点不太礼貌。

    周枫老脸一红,奶奶的,混了这么多年,自从遇到了这小子,能丢的脸都丢了。

    “咳咳,别听这小子瞎说,偶尔失手,偶尔失手。

    杨颖露出笑容,“长垩老真的很袒护他,他真的这么适合丹修吗?”

    杨颖很好奇,坦白说,她还是认为王猛更适合做剑修,也许王猛的元力还不足,也无法学到什么高深的剑法,可是以他的天赋,总有一天可以真正的出人头地。

    杨颖这一问可是打开了周枫的话匣子,“你这话可问到点子上了,你知道这小子做了什么吗?”

    “我只知道他经常炸炉?”

    “何止炸炉,炸了我五个极品炉,有一个还是我借的。不过别说炸了五个就算炸了五十个都值了,这小子不做丹修天理不容!”

    周枫虽然很激动,但杨颖毕竟是个弟子,还不是丹修,也不愿意多说。

    说了几句周枫也不理会杨颖,又开始琢磨他刚才失败的原因了,他感觉离真相就差一步了,自从认识了王猛这臭小子,自己的耐心也变差了。

    没多久王猛回来了,杨颖主动告辞,看得出周枫之所以对她这么客套完全是看在王猛的面子上。

    飞凤堂大师姐,在圣堂也是一呼百应的人物,自从来了这里,怎么感觉越来越像丫鬟呢?

    周枫并没有在锻造的事儿上纠缠,这事儿是他的事儿,准确的说是祖师之间的事儿,雷祖师破坏规矩,一定要跟祖师说。

    “小子,你这丹肯定不是加了火属性的料,也不是以丹火之力催发,还有什么!”

    周枫终于忍不住了,这两天真是快把他憋死了,对于一个丹痴突然发现了推翻法则一样的事儿,却怎么都找不到答案,丹的级别不高,可是却超出了常规,最关键是,这款丹的作用,加入五行主火的人用了这款急救丹,将最大程度的降低副作用。

    使用急救丹最怕的是什么?

    就怕用了之后,命保住了,结果被透支副作用弄残废了。

    这,将是丹修世界的一次巨大的革新!

    面对焦急的周枫,王猛倒不着急,“老周,虚火上升对身体不好,你先让我喝口水。”

    “快说,这丹所是怎么弄出来的!”

    王猛笑了笑,“救命丹的原理就是激发潜力,再深一点就是催发命力,而其中,本体的五行属性将被催化得最深,比如火属性,那就会造成五行缺火,而导致功败垂成最大的问题,有时还不是透支,而是五行失衡,一旦失衡,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啊,所以我就在想,缺什么补什么吧。”

    “废话,我还不知道这个我是说怎么补的,一品丹练不出来的,而且最关键的是我开始以为这是火灵丹的原理,但根本就不是,我们丹药里的火之力只能用来练功,无法补五行之缺。”

    “没错啊,我并没有用火性的药材,也没有注入丹火,任何强行注入的,都是外火,是无法跟本体融合的,我这叫五行之缺。”

    王猛说道,擦了擦头上水。

    而这一句五行之缺,如同雷击一样,直把周枫震得天旋地转。

    他研究丹药数十年,感觉都白活了。

    五行之缺,五行之缺!

    任何丹修在发现一个缺了什么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额外的补进去,但实际上,这种方法只能是外伤,而涉及到灵魂中的五行,则完全无用。

    而王猛的方法就是,在炼丹中,营造出天然的五行缺失,金、木、水、火、土,在一个完整的物体中是必然存在的,如果形成某一种缺失,法则之力就会自然再然生成,而生成的这种火,就是可以补入灵魂的真正的五行之火,而不是一般灵药的虚火。

    也难怪周枫会如此激动,因为他炼了这么多年的丹,就没这么想过,而这小子不但想了,还做到了!

    “小子,别说你炸了五个炉子,你就是把圣堂鼓了,也没人敢说年个字!”

    说完周枫头也不回的就冲了出去,王猛的手才伸出一般,人就不见了。

    王猛那个郁闷啊,“酒没了,回去一趟竟然也不带点回来。”锻造和炼丹不同,一个要动,不停的动,一个要静,心神如一,喝喝酒,放松一下,是一种享受。

    不管怎么样,先记账吧。

    王猛现在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去把握五行之金。锻造是外物,如果穿透锻造的本质,找到对金的体悟呢?

    圣堂通天大殿。

    六大祖师齐集,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人,颇有点道骨仙风的味道。

    “枯禅师弟,多年不见,看来这次的历练,收获丰厚的。”

    “哪里,我见雷师兄神光饱满,不亚于我多年的历练。”

    雷霆放声大笑,气得一旁的吴法天直翻白眼,这老头笑就笑吧,干嘛老冲着他笑。

    “枯禅师兄,大元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周格丹还是比较关心这个。

    说到这事儿,大家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魔修现在确实猖狂,他们的功法确实也容易速成,而且没有任何约束,各派弟子们过去,魔修是最快适应的,不过,霸天堂那边暗中平衡,局面还算稳定,只是我们要防患于未然,这次回来也是让你们预先做个准备,具体的还要等宗主指示。”

    圣堂六大祖师是震堂祖师,还有一些祖师和长垩老则在大元界,那里是小千世界争夺的关键,怎么说吧,留守圣堂,决战大元界各有利弊,都有自己的选择,各司其职,雷霆等人也不能过多干涉。

    这时一个弟子进来,恭敬地行礼,枯禅立刻随之而去。

    “我看枯禅师兄虽然说得轻松,但情况不太乐观,要靠邪修平衡,岂不是我们要看邪修的脸色办事。”马禾子说道。

    “我这么觉得,魔修弟子适应得最快,我们岂不就是最慢的那个。”赵天龙也有点不满意。

    “各司其责,周师妹对这次大比的安排,我觉得很好。”很少露面的李修文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