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二十三 粗如手臂的……腿毛

一百二十三 粗如手臂的……腿毛

    ……足足有数十只邪蛛自己掉到邪蛛王的巢穴了吗?

    自己身旁怎么多了一排柱子,柱子上还插着棍子,太奇怪了。

    棍子不是很硬,这是什么玩意?

    王猛一抬头,洞穴的顶没这么低啊……

    洞顶缓缓下压,还在转动,一双绝对是磨盘一样的巨眼睁开,整个洞穴都蒙上了一层幽幽的绿光。

    —万邪蛛祖!

    那黑色的粗如手臂的棍子……是它的腿毛!

    噌……

    地上的邪蛛王尸体直接被提到了空中,几口就被这巨型的邪蛛王吃了下去。

    王猛舔了舔嘴唇,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撒腿就奔,身后是万邪蛛祖的小山一样的移动,整个洞穴都在颤抖,像是要塌了一样,一群邪蛛王四面八方的在后面狂追。

    只有五行之地才能诞生这样的变态蜘蛛,王猛扔出断崖剑,念动剑诀,化作一道剑光闪电射出,身后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爆点,极度洞穴低空飞行,后面爆炸声不断,密密麻麻的蛛丝轰了过来。

    邪蛛王玩命地猛追,王猛玩命地狂奔,刚刚能使用御剑飞行,就飞了过过瘾。

    眼见邪蛛群越追越近,王猛的面前终于出现了亮光。

    噌……

    王猛破空而出,一个来不及停住,被撞了出来的邪蛛王,一遇到阳光瞬间挣扎起来,身体整出白烟没几下就蹬腿了。

    其他的邪蛛王畏惧地望着洞口的光芒,此时地穴深处传来低沉的嗡嗡声,邪蛛们这才缓缓地退回地穴。

    王猛看着空中的太阳,唉,天气真好。

    此时的他正挂在树梢上……

    等王猛历经千辛万苦回到雷光堂的时候,看到那简陋的茅屋,王猛心中也是不由的感叹,千万万好不如自己的茅屋好啊。

    不远处周枫的门也开了,“靠啊你小子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王猛笑了笑,“旅行归来,美女没碰到,被一群妖怪狂宰,不过还好本人福大命大。”

    王猛浑身破破烂烂的,还真有点像捡破烂的虽然十五层的元力还不足以长时间御剑飞行,但歇歇停停也足够他回来了。

    “你这个臭小子,我说多少次了,做丹修多好,优雅安全,非要做苦逼的剑修,你让我说什么好!”

    周枫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说老周,能不能让我先吃顿饱饭然后慢慢听你唠叨?”

    王猛笑道,这周枫上辈子肯定是街道大妈。

    “你小子把我这里当饭堂了!”嘴上这么说,周枫这里吃的还真不少,看样子是有准备啊。

    王猛自是毫不客气的大吃大喝,胡吃海吹,一旁的周枫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

    听了王猛的经历,周枫也禁不住感慨,“你说你好端端的招惹邻雨月干嘛,唉,如果你成了周师祖的弟子,借邻雨月一个胆儿她也不敢啊。”

    圣堂不会为了分堂的一个弟子得罪霸天堂,但是如果是祖师的弟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祖师的弟子本身就是长垩老,霸天堂也不好做得太过。

    “老周,关我毛事儿啊,我也是受害者,再说我哪儿知道那老头还会有仇家不过幸好,人家只是找我了解一下情况,不过是高估了我的实力。”

    王猛笑了笑,御剑飞行对于低级的修行者完全就是体力活。

    “这次是你命大下次小心点,你人缘不错啊,这段时间不见你很多人来找你,尤其是那个马甜儿这孩子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

    周枫笑道。

    王猛差点噎着,这才发现周枫似乎春光满面,“老周,难道你跟卢长垩老?”

    王猛的大拇指碰了碰,笑得有点暧昧,略带一点点风骚。

    周枫难得的竟然有点尴尬,“咳咳,我和卢婆……长垩老,年轻的时候就是情侣,唉,我嘛,专注于炼丹,忽略了她,小矛盾变成大矛盾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这事儿还多亏了你,借着你们的事儿,我们俩也难得的沟通了一下,忽然发现这些年一直作对还是因为在乎对方。”

    说到后面,周枫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哈哈,恭喜你,啊,你以后岂不是要搬回去,我上哪儿吃喝?”

    “你这小子,也太直接了,放心吧,暂时还没这个打算,而且我正打算要练雷殛弹,雷光峰的雷气正好有帮助。”

    周枫心道,不把你搞定,我怎么回去,师傅那边没法交代啊。

    “雷殛弹?这玩意杀伤力不小啊,难道总堂有什么计划?”

    “谁知道,似乎需求量还不小,可能是要开辟秘境吧。”

    周枫只管闷头炼丹,其他的一概不管。

    “老周,我想跟你学炼丹。”

    王猛边吃边冒出这么一句。

    “学炼丹啊”……啊,学炼丹,你要做丹修?”周枫愣住了,这小子被人绑了一趟竟然开窍了???

    “我觉得吧,人活着就要多尝试,多体验。”

    “你终于顿悟了,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多尝试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周枫那个泪流满面啊,自己容易吗,堂堂长垩老之尊在这里蹲点,苍天都要感动了,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王猛大笑,心中还是很感谢周枫的,抛弃成见,从点滴做起,他才能成为真正的圣邪双修,妄天一定要活着啊,那一战不算!

    “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祖师,让她收你做弟子。”

    王猛摆摆手,“老周,先别急,我觉得吧我先跟你学,打个基础,等你觉得你教不了我了,再找周祖师也来得及。”

    “靠啊,你小子太狂了,搞得我好像还教不了你一样!”

    “老周,这可不一定哦,你都说我是天才了。”

    “鬼的才,老子当年也被称为绝世丹修天才,丹修界的独苗!”

    当天周枫也喝了不少,讲了不少年轻时意气风发的事儿,当然也包括卢韵的一些事儿,听的王猛也是哈哈大笑,原来年轻的时候都二逼过,不过年轻的时候不二逼,什么时候二逼。

    王猛让灵犀小笨去给张小胖他们报了一个平安,毕竟来来回回也折腾了近两个月。

    吃饱了喝足的王猛,正打算入睡,却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然是马甜儿。

    站在门外的马甜儿有点局促,看到王猛的时候,脸上露出放心的笑容,“王大哥,我就是来看看你,没事了,我回去了。”

    王猛看到马甜儿额头上的汗珠,恐怕这丫头是得到消息一路跑了过来的,心中一暖的同时又有些叹息。

    “甜儿,进来坐吧,不要担心我,我这种人福分有限,但命大。”

    马甜儿轻轻咬了咬嘴唇,“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放心不下。”

    “发生了点误会。”王猛笑着把邪修把他掳走又放回来的事儿说了一遍,只不过省略了复杂的过程。

    “这些人怎么能这样,邻雨月也太无法无天了,这里是圣堂,不是她的霸天堂。”

    马甜儿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温柔猫咪,也会有发火的一面。

    “呵呵,没事,误会已经解开了,你们怎么样,为大比准备得很辛苦吧?”

    王猛给马甜儿倒了杯水,听着马甜儿给他将她们“难熬”的特训……

    夜深了,马甜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王猛给马甜儿盖好被子,看得出小丫头是心力交瘁,实在力疲惫了。

    感情这东西,坦白说,不是他需要的,也许他会有女人,但不会有牵挂,他的人生不会局限在这里,而且真正的危险还没到来,既然早晚要分离,就不应该开始,但马甜儿太善良了,王猛自觉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也不想给马甜儿留下伤痛,邻云就是前车之鉴。

    好女人应该幸福。孤家寡人,无牵无挂,快意恩仇,哪怕战死又如何!

    神当杀神,魔挡杀魔,天阻逆天!

    望着睡得很安详的马甜儿,王猛忽然明白会为什么百炼钢也会变成绕指柔。

    或许是他害怕了……

    天亮了,山雀的叫声组成了动听的交响曲,马甜儿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在何处,门外一点动静,惊得马甜儿连忙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声音是在远处。

    检查了一下,略带惶恐的心神也定了定,王大哥真乃正人君子。

    “哇靠,小子,火,火,哎呀,让所别这么急!”

    过……

    两个灰头土脸的人奔了出来,一阵咳嗽。

    “老周,是你让我尽全力的,我说不行的吧。”

    王猛也是郁闷,更郁闷的是周枫,“你小子已经练成五品火也不早说,我哪儿会知道。”

    说得很气愤,但周枫的眉毛都在乐,丫的,这才叫天才,前他娘的一百年没有,后他娘的一百年不见的天才,周长垩老当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虽然炸了炉,依然很高兴。

    “啊,小姑娘你醒了。”见到马甜儿,周枫笑道。

    “见过周长垩老。

    “啧啧,都是熟人了,不用客套。”

    周枫的眼神很暧昧,王猛斜了他一眼,“老周,别八卦,别想歪!”

    “小子,我想什么了,是你心不正吧!”

    周枫立刻反驳道。

    马甜儿也是忍俊不禁,这真是一对活宝啊,看样子王猛是决定走丹修之路了,其实这样挺好,又安全……

    “啊,我是偷偷跑出来的,周长垩老,王大哥,我先回去了!”

    马甜儿这才意识到,太阳已经老高了,恐怕特训要开始了。

    马甜儿有时是有点小迷糊。

    望着马甜儿的背影,周枫禁不住摇头,“多好的姑娘,你小子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汪青怎么样,我帮你撮合撮合?”

    “得了吧,那脾气我可受不了,你自己留着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