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一十八 卧薪尝胆

一百一十八 卧薪尝胆

    金阙功、水澜功、火焰旗、木素块、士坤功都是某础五行决,甚至不带攻击性,主要挖掘五行之力的基础功法,看似容易,只有找到自己五行相符的就可以修行,但五行体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单纯的练没有任何价值,必须能达到功法平衙,这是对于现在的王猛也很难。

    只要攻克这一关,就有了对付五行体的方法。

    正在王猛孜孜不倦的尝试时,胡静等人也尝到了什么叫做修行地狱了

    当然他们也知道了真正的战斗力。

    无论体修、弓修、剑修,符修,都有自己的攻击蚕路,平时所学的功法和法术,都是基础,不断组合形成战斗风格。

    而胡静他们现在要学的正式流派,圣修有圣修的战斗方法,邪修有邪修的路数,魔修有魔修的手段。

    圣修之中,以吊堂的风格最为广泛,有个说法,天下流派出圣堂,很多圣堂弟子离开圣堂之后自创门派,改进功法,但根源都是源自圣堂。

    此时的张小胖正站在慧崖边土,浑身肥内僵硬,弯弓搭箭,万靖就站在一旁,面色冷酷。

    “悻傅,我已经站了一天了,骨头都抽抽了,能不能休息一下。”

    张小胖有点扛不住啊:

    万靖面无表情,“现在只是划开始,你的身材不适合闪避,所以务求攻击上一击必中,这次要传授给你的就是万箭必杀流,要么敌人死耍么你死。

    “怀馈,我是个灵活的胖子。”

    张小胖苦笑,原来这犄别修行并不是度假。

    万靖还是默默的盯着他,以往张小胖说笑话的时候,万靖都会回应,不回应说明是动真格的了。

    可是万箭必杀流,有必要一个姿势站这么久吗?

    万靖一直在盯着,不让张小江有任何偷懒的机会,牙,力必须全部凝聚,但凡有所懈怠就要增加一个时辰。

    站也是会站死人的。

    体修那边,王薄当正在操练索明,“般来说,体修并不分攻防,但你要成为高手,就必须选择一样,例如我们的雷祖怀,他选择的就是攻击,也就是力修,现在你也到了选择的时候,你选防御还是攻击?”

    索明扛着一块巨石,而王薄当正坐在巨石之上。

    “防御!”索明毫不犹豫,虽然年轻,但是他的遭遇恐怕是很多弟子都没有的,从小被人遗弃,到被林鹰妆养,进入横山堂,被抛弃,进入雷光堂,林家惨案,到王猛的复仇,这一切一切都让索明比同龄人成熟的多:

    他知道自己的攻击天赋很一般,但防御上,他觉得能成。

    王薄当嘴角露出残酷的笑容,“小子,你选了一条好路,一旦确定,就无法更改,而作为防御型体修,人生就只有一个宇——忍,你可做好准备了?”

    出入圣堂的体修,不分攻防,其实很多后来也不分攻防,但事实证明,长这打算,体修必须把一中能力发挥到极致,选防御的并不多,因为防御意味着痛苦。

    “怀绣,我决定了。”索明背负的东西很多,他不怕任何痛苦。

    轰……

    王薄当一用力,索明的脚就陷入了地面,“你耍选择体修,第一步,就是要把痛苦当成享受,你要明白,你是防御是为谁犄立的,只有都个目标值的,你才能竖起铜墙铁壁。”

    索明咬着牙,他愿意成为那个人的盾,永远也不会停歇。

    王薄当能感受到索明体垩内迸发出来的能量,更能感受到宁死也不会后退的意志。

    修行者中,剑修、符修等对天赋的要求很高,但体修相比天赋,更要求毅力,尤其是体修,谁都喜欢攻击,没人愿意当肉盾。

    可是王薄当却能感受到索明是心甘情愿,而且他享受这和感觉:

    力量在一点点增加,索明咬着牙,愣是一点声音都不发出,他已经没有可以在失去的,他无所畏惧!

    王薄当的力量已经加了不少了,对于索明现在的级别都已经过了,这完全超出了索明的承受范围,这家伙完全凭一口元力硬顶,关键是,不是那和爆发性的,而是相当内敛的。

    喜欢爆发的最好做力修,只有这和内忍韧性十足的才能当真正的体修,王薄当这么多年见过两个人才,一个是力修人才冯进,可惜……第二个就是索明,这和苦忍之资质,罕见,不过还要看看他是否是三分钟热潮,有的是时间。

    一旦发现好苗子,长老们的培养兴致也是极高的,这是可以继承衣钵的:

    索明所要修行的流派是圣光负荆流,背负着圣修的荣耀,以身敬天。

    相比索明,张小江算是相当舒服了。

    符修那边的情况要好不少,人也多,胡静、马甜儿、魁蝶、柳眉

    “你们的基础其实并不差,元力二十层以下,符修的主要攻击方式火符和爆篆火符,但如何取得胜利?”

    赵雅问道,相比那两个,可怜的孩子,这边要幸福的多。

    “火符威力?”马甜儿说道。

    赵雅摇摇头,“在你们这个级别,火符的威力差不多,顶多持久性和连贯性,想耍去的胜利,不外乎两点,要么掌握更强力的杀伤性符箓,要么就是掌握好战斗的节奏:”

    对于一般的符修,第一个想的肯定就是增强威力。

    “业所,像自葬的外尖诅合符箓和周谦的爆篆火符组都很厉害,我无法使用这样的组合,怎么办?”

    柳眉资历很够,在胡静没来和周谦未炼发之前,她还是最强的一个但现在就相形见绌了。

    赵雅点点头,“胡静,周谦你们二人也咕仔细了,符箓组合虽然厉害,可是一旦失去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人家不一定会给机会让你命中,再强的攻击符箓打不中对手都是白搭,相反哪怕是较弱的攻击,如果能每击必中同样可以收到很好的效果,这就是攻击节奏,枷眉,你来攻击我,给你们演示一下。”

    “尖,师傅!”

    枷眉虽然不像胡静他们拥有犄殊的符箓租合,对于基础的火符和爆暴火符运用还是非常纯熟的,对着赵雅一张接一张的轰了过去。

    赵雅把元力控制在十五层,比枷眉还低一些,不停的闪避,时不时的做出攻击的动作,莓一次虚晃都会让枷眉感觉自己要被击中,明明是柳眉在攻击,可是赵雅却能不断的压迫,到了最后,一张符都已经到了枷眉的跟前,而实际上赵雅一张符都没有发出。

    着实把三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就是你们这次犄别修炼的重点,节奏,也可以说是步伐,我们符修攻击没有剑修凌冽,防冉无法和体修比,距离没有弓修远,但我们有我们的犄点,那就是符箓的多变性和阵法的多样,但所有的前提都是,你们能有机会轻放出来,并命中目标。”

    赵雅说道,她今天所讲的才是战斗的精髓,平时修行的那些技能只是散招,没有神。

    “简单的招式,经过精密的布局,就会形成强有力的杀伤,我要交给你们的就是圣堂的百符蝴蝶流符修战法,看到我地上留的脚印了吗,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要你们彻底融会贯通,无论在什么样的攻击下都要保持步伐的连贯性和稳定,只要坚持下来,就必然得到一次烬放必杀诅合的良机!”

    胡静闭目凝神,赵雅州在的攻击步伐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的出现。

    周谦、马甜儿和枷眉则是盯着地面的脚印,边看边回忆。

    这就是天赋了,天赋好的,直接会在脑海中呈现影像,这样体悟起来也要精髓的多。

    赵雅微微一笑,并不打扰他们,先节奏,后阵法,不过在大比之中,阵法能施展出来的机会不大。

    赵天龙那边重新启动了雷光堂计划,不过赵雅是真心想帮一下这几个弟子,其实无论如何,赵家也是圣堂的一部分,而赵雅身为雷光堂的长老,她也有自己的打茗,作为女修,虽然没有那么多的菲图霸业,却也希望能教出几个好弟子。

    可惜徐晃不在,不然真可以调教一下王猛,到了现在赵雅也不得不佩服徐旯的眼光,虽然徐旯已经到了遥远的秘境去开拓,可是王猛这孩子一定能给他争口气:

    赵雅能看得出弟子们都很认真,这段时间的一番折腾,给了他们希望,可是赵雅很清楚其他分堂的实力,她现在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他们提高。

    横山堂,唐威站在中间,一瞬间,周围的十多个弟子手持各和武器轮番剁了过来,狠狠的砸在唐威的身上。

    要对敌人狠,就要先对自己狠!

    “申屠,用全力!”唐威吼道:

    “是,老大!”

    申屠的战斧狠狠的斩了下去,唐威双手交叠,完全是硬抗申屠的攻击,遭受了申屠重击的同时,其他人的武器也砸到了唐威的身上:

    场外的横山堂弟子看的鸦雀无声,体修是擅长防御,但遭受重击的时候,身边的其他地方就会脆弱,而唐威在接了申屠的攻击,又遭受了这样的攻击,看得一众体修也是汪身发毛:

    喝胁。

    一声暴喝,唐威的身体猛然发力,所有武器全部被弹开,同时双拳猛然往地面一砸,几乎所有人的重心都被晃开,而唐威的手中多了一把巨型斩马刀。

    “杀!”

    咚咚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