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一十七 鄢雨月的心事

一百一十七 鄢雨月的心事

    ‘接下来的一年,我们将传授你们……符修、体修、弓修的流派战斗真髓:”

    “长老,王猛怎么办?总堂能不能派位剑修长老下来指点指点呢,不然也太不公平了。”

    张小江忍不住说道。

    三位长老也是苦笑,“你们不要要求太多了,只要你们在这次大比中有足够好的表现,会有的。”

    胡静、张小江、周谦、柳眉、马甜儿、索明就是这次苦修的全部人选:

    赵雅三人不求胜利,只是挑选出才潜力的,通过这和形式打下一个坚突的基础。

    大家分头牧拾,这次特别修行要去雷光堂的顶韭,周谦等人是又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周谦修行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紧张的是,据说这和修行都特别艰难,能撑的过去吗?

    像张小江等人则是无知者无惧,张小江则在持命的准备吃的,做什么也不能饿了肚子。

    胡静很简单,几件干净的衣服就行,清静无为就是她的性格,只是这和性子对于女孩子来说确实冷了点。

    雷光堂在忙碌的准备若,其他分堂更没闲着,火开堂和御兽堂都是野心勃勃,横山堂则要更进一步,灵隐堂多了李天一,实力大增,仙源堂可不敢信做陪衬,借着丹药的优势,纷纷闭关,杨颖也希望飞凤堂能更进一步,而她的凤舞九天碧落黄泉剑法也将大成,这将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境界:

    大多数人都在做最后的冲刺,当然也有例外的李天一似乎对提高命痕层次很不感冒洲出道时天才的提升速度现在已经“泯然众人”。

    他现在最大的兴起就是接各和各样的危险任务锤炼剑法虽说他的九天离火剑已经完成,但他的目标可仅仅是这样,而是要更强,通过不断的战斗让九天离火剑的这用变得完美。

    练和用其实是两个阶段。

    九天离火剑是死的,人是活的,死的九天离火剑只是可怕,活的九天离火剑才是无敌的。

    回到霸天堂的就雨月正呆呆的望着面前的那幅画。

    画上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霸天堂的第一任宗主也是她一手把邪修带到了巅些,邪云这个名宇是邪修的传说。

    两百多年前驱云横空出世,无人知道她从哪里学得邪修至高功法,横扫朱雀大陆,当时圣堂之主都败于她的剑下,一战威震天下之后,建立霸天堂,那时散落大陆各处的邪修找到了安身之所。

    但是就云在位五十多年,确立了霸天堂三大宗地位之后,就把宗主之位传给了他的弟子晋天南,杳无踪迹。

    弥弃村于莓一个,邪修是梦,她的传说源自于她的强大,她的美,以及她的孤独。

    当年就云的追求者无数,其中包括了当时圣堂宗主,但这位邪修宗师却宛然拒绝,有人说是圣邪不两立,也有人说弥云追求的无上大道,无心留恋小千世界的世俗之情。

    只有就家的人才知道,始祖终其一生都在等一个人,画中的这个人,他的名宇,叫做莫山!

    弥雨月是茄家一脉弟子中最适合修行的,茄云活着的最后几年是她在一起的,那个时候邪云谁都不见,包括她的弟子晋天南,别看邪主威风八面,见了茄云跟小孩子一样,名义上晋天南是茄雨月的怀傅,其实平对待她如师妹一样。

    在那段时光里,邪雨月学了很多很多,甚至继承了驱云部分力量,弥云跟她讲了很多故事,那个人的故事,直到着后一竟,始祖还是惦记着那个人。

    弘雨月很愤怒,如果她见到这个人,一定要杀了他为始祖报仇,那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最恶毒的男人!

    像始祖这样美丽深情的女人,这世界上竟然有人狠心抛弃她。

    可是茄云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并没有告诉更多那个人的信心,晋天南也许知道,可是邪主从来都是闭口不言,提到那个人就连不可一世的邪主也只能叹气。

    而现在弥雨月竟然找到了线索,绝对没错,她手中这把剑,跟画中的剑很像,不是外形,而是剑意!

    这里呆着一和逆的味道,这本就不该出现在一个圣修弟子身上,很可能这个叫做王猛的跟莫山有什么联系。

    能找到莫山最好,找不到,父债子还,师债徒还!

    弥雨月永远无法忘记,天下第一的始祖,临终前唯一的要求就是再见那个人一眼。

    “始祖,您放心,这个公道我一定会帮您讨回来!”

    弘雨月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

    “雨月,你知道吗,你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你太美了,带上这个当你发现值得你付出一生的人再给他看了—眼.

    “始祖,我不会爱上任何人的,雨月要努力修炼,成为霸天堂的第三代宗主!”

    “傻丫头,到了那个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不会的,始祖,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以我为荣!”

    望着信誓旦旦的弥雨月,弥云的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那是经历过辉煌恢复平静之后的笑容,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安详。

    她耍做的只是等。

    “大怀姐,有点不太正常啊,苏武,是不是在圣堂受了欺负?“

    “奶奶的,圣堂敢对大师姐无力,我就铲平圣堂!”

    “龙彪,嗓门小点,耳朵都快被你震营了,有我和沈雪在怎么会让大怀姐受欺负,在说了,你觉得圣堂那些货色能欺负大师姐?”

    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逆月一线天的弟子可是知道,对外弥雨月是邪主的弟子,其实她是始祖的弟子,只不过始祖没有公开承认罢了:

    弘雨月在霸天堂的地位仅次于宗主,也是大家公认的未来的继承人:

    而熊雨月的实力更是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因为晋天南曾经公开说,她会的已经不用教了,她不会的,也不需要教了。

    “苏武,圣堂有像样的货色吗,这些整天躲在家里闭门造车的娃娃还有战斗力吗?”

    龙彪哈哈的说道,巨大的身材,浏身泛着淡淡的金光,他是逆月一线天逆七星之一。

    “龙彪,他们最强的力修是横山堂的大师兄,叫做唐威,有机会你可以找他切磋切磋。”

    沈雪说道。

    “横山堂?我记得以靠不是雷光堂吗,管他什么堂的,一棒子碾平!”

    “大师姐说,那李天一非同小可,还有宁志远,这两个人必成气候,也是我们将来需要重点关注的。”

    苏武的话一出,大家都吏得慎重起来,砧雨月的话就不是儿戏了。

    “我总觉得大师姐有心事,你们俩不要茬着掖着。

    苏武和沈雪面面相觑,大师姐的时常显然跟那个叫做王猛的和他的那把剑有关,可是没大师姐的并1许,两人也不敢乱说。

    “你们两个”气死我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就是圣堂吗,碾平就算了。”

    龙彪怒道,这表情显然就是有事儿了。

    脚步声响起,众人立竟安静下来,一身紫衣的驱雨月出来了。

    “有任务给你们去做。”茄雨月淡淡的说道。

    逆七星立庶都来了精神,显然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

    “这事儿不能让宗主知道,我要你们去帮我掠一个人,记住,只可活捉不能伤了他了……”

    “我当什么事儿,区区一个人而已,刀山火海也挡不所我们逆七星啊。”

    说话的是一个英俊的有点妖异的……女子,穿着一身帅气的男装,双目之中却不断泛出缝漪,这是修炼迷魂大法有一定功底的情况。

    “目标叫做王猛,圣堂雷光堂弟子,抓住他,在通明城汇合。”

    “大师姐交给我,我一棒子打晕他直接扛了去。”龙彪拍拍胸脯:

    “龙彪你算了吧,你一棒子下去只能带回一堆碎肉,这事儿交给我好了,毕竟是圣堂地盘,不适合大功干戈。”

    妖魅女子说道。

    弥雨月点点头,“这事儿交给天儿去办,其他人和我去通明城,万魔教破坏规矩,我们要给他们点教刊!”

    逆七星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别看他们年轻,个个都是逆月一线天的佼饺者,身经百战,邪修可没什么温室说法,他们必须通过重重考验才能脱颖而出。

    弘雨月命令一下,逆七星立或出动,对于邪修来说,还有什么比出任务更爽的事儿呢。

    王猛正在和金阙诀、水澜功、火焰诀、木春诀、土坤功凶猛的斗争中。

    妄天拥有五行体已经先天优势,他更大的优势在于,魔神教有这样的功法准备,莓个阶段都给他匹配好最合适的功法,让他的修行畅通无阻。

    王猛拥有前世的经验,但要调整这五行功法却也雷要耐心,不过这和折腾对王猛来说却是一和幸福。

    平衡功法,这是绝大多数修行者都没有过的经验,而王猛在这个过程中,对功法的理解逐渐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若是以邪修功法修五行,王猛的把握性就大得多了,但那将最终变成另外一个失败的莫山,顶多更强一点,毫无意义。

    王猛的犄点就在于坚持,越是难,越是较真,他就越来劲。(未完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