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一百零三 以退为进?

一百零三 以退为进?

    明人是最诚实的,看到王猛锻造的剑,虽然是符剑双修,依然坦然地说看不出什么优点,不像其他弟子,一百个人看了,一百个在这儿摇头晃脑,嘴里念着好好好,其实根本不知道哪里好。

    灵隐堂是明显要和雷光堂结交,当真算是不打不相识,而王猛他们也欣赏李天一和明人的为人,就算做对手,也要堂堂正正,有这样的对手是一种幸福。

    当雷光堂的弟子,看到灵隐堂的弟子都愿意和他们称兄道弟,那种感觉就如同从行尸走肉的世界里活了过来。

    以前的雷光堂弟子,走哪儿都被人看不起,他们自己也看不起自己,混一天算一天,每天盘算的都是怎么赚点小钱,存一块灵石什么的,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更别提什么存在感了。

    修行者也是人,也需要认同和鼓励,尤其是来自外界的。

    明人等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像李天一,更是需要仰望的,坦白说,以前的雷光堂弟子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李天一却在雷光展堂谈笑风生,像朋友一样。

    陈海广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知怎么,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有点热泪盈眶,他们雷光堂的弟子总算像个人样了。

    雷光堂事件算是一个意外,也让所有弟子都意识到,只要敢于表现,劣马也有可能是千里马,也许自己也很有天赋,只待伯乐罢了,但如果你不表现,那只有憋死的份儿了。

    所以后面其他各堂的规模也在扩张,只可惜祖师们已经不出现了。

    百草堂和御兽堂的拍卖也即将开始,这也是每次百宝堂会的重头戏,看了半天,还是不如到手的实在。

    当然百草堂和御兽堂也有需要的东西,他们卖出,不光是为了要灵石,也想换功法,丹药什么,当然他们所需要的绝对不是可以轻易能买到的,一般都很难,照例他们也都会挂出去,让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可以参加拍卖会。

    御兽堂这次确定会拍卖上等灵兽,而不总是那些比较差的灵兽糊弄他们,毕竟灵兽也分三六九等,而且特长不同,价值也完全不同,大概是受了雷光堂的刺激,都有点失衡了,怎么都要找回点面子。

    大家其实并没有把百宝堂会太当回事,结果让雷光堂捡了个漏,除了雷光堂,哪儿还有分堂这么大张旗鼓。

    最关键的是,雷光堂这次曝光了之后,还真刺激了不少的交易,虽然水平一般,但价格便宜,那么多东西,总有人恰好需要,与其买贵的,不如雷光堂这边实惠。

    而实际上,周谦的符箓,胡静的丹,索明的武器,包括陈海广等人的东西,其实都还好了,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差,以前大家都是先入为主,无限贬低,可实际上,都是可以用的。

    买卖还在其次,虽然雷光堂比较穷,但最让大家开心的,还是把东西卖出去了。

    就连胡静这样冷静的人,都禁不住夸耀了几次。

    不过王猛的东西是不卖的,这可是重要的噱头。

    他们不卖,却有人找上门了,来人正是张良。

    对于这个特殊的百草堂弟子,大家也都有耳闻,尤其是最近的事儿。

    “见过诸位师兄师姐,小弟张良,先恭喜雷光堂堂会的大获成功。”

    张良笑道,典型的生意人做派,虽然出身商人家庭,但张小胖确实没他这么狠,把生意做到了圣堂。

    “张师兄,太客气了,这事儿还要谢谢你呢。”胡静说道,对张良还是很客气的,毕竟张良在那份符箓中的介绍,还是非常偏向于雷光堂的,如果他造谣的话,那就是另外一个效果了。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陈述一下事实,王师兄乃我辈典范,我们都应该向王师兄学习。”

    张良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张师兄,这一票赚的也不少啊,这见缝插针的本事可真是了得!”

    张小胖也是生意人,这些天卖了那么多份符箓,哪怕五个贡献,也赚翻了。

    “都是小利,这次借了王师兄的事迹,雷光堂理应分一份,我兑换成灵石了,十块下品灵石,其他的我要做成本,顺便也赚点小钱。”

    张良说道,众人愣了愣,还真有这种好事儿???

    十块灵石,他们太清楚有多难了,人家随口就扔出十块。

    当十块灵石摆了出来,张小江立马收了起来,他就是王猛的账房先生。

    张良的注意力全在王猛身上,他在观察每一个细节,出名,不出名,似乎都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

    拿出灵石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灵石上,他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灵石这是修行的必须,无人能抵挡,为什么?

    凡人爱财,修行者更爱财,只不过他们的财就是灵石法器等等宝物,那种贪婪心更强盛。

    可是王猛究竟在想什么,这些天他已经在偷偷观察,可是看不出来。

    张良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你不可能空手去,利益共享才是做生意之道,其实这次的利润没那么高,但是张良依然凑了个整,拿出十块灵石,就是希望打通关系。

    “王师兄,我心中有个疑问,不吐不快,我听说你放弃了四位祖师的提议,依然要做剑修?”

    张良不想听外面的传言,要亲自确认一下,他看着王猛的眼睛,一个人可以说谎,但眼睛却骗不了别人。

    “张师兄说笑了,那都是谣言,四位祖师只是表达了对后辈的欣赏和鼓励,并没有收徒的意思,而我是剑修,也只会做剑修。”

    王猛说道,现在作为圣堂的一份子,他可不想成为祖师眼中骄傲自大之辈,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个道理无论在哪个世界都至理名言。

    张良点点头,心中诧异,不过却也能理解,就像他,就算让他专心修行,他也不太愿意,他喜欢自己现在的行当和节奏。

    何况他这一行,见多了兴衰成败,祖师可能一时开心收了你做弟子,万一展现不出他们需要的,也可能会被抛弃,这大起大落,可真不是人能受得住的。

    现在看来,王猛这招以退为进,无论真假,都是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