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七十七章 勇气

第七十七章 勇气

    陈海广的心情也不错,这帮师弟师妹们虽然年轻,但真能闹腾,也真敢闹腾,还真在他们这些师兄圈子弄出点斗志。

    想来自己在丹修上也练了五年了,究竟是个什么水平呢?

    陈海广自己也不敢确定,都说什么仙源堂的丹药才是丹,作为一个丹修,这简直就是赤luǒluǒ的打脸,难道他就成了卖假药的?

    不光是王猛,这两天来打听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似乎一下子都恢复了活力和冲动。

    其实自己想想,有什么丢人的,万一被人指出问题,说不定还能提高!

    雷光阁那边一热闹,也把整个雷光堂的气氛给掀了起来,人就是随大流的存在,要怂都跟着怂,当有人带头并用实际行动扭转过来的时候,其实都有英雄情结,谁也不想做瘪三。

    陈海广负责的丹鼎阁一下子也热闹起来,预约的预约,马上就要的也好,那些立刻就要用的显然早就准备好了材料,只是一直没勇气踏出那一步罢了,怕别人取消。

    “陈师兄,我要二品鼎!”

    “陈师兄,给我一个三品炉。”

    “陈师兄……”

    陈海广脑袋都大了,“我说你们慢点来,一个一个的,有的是时间。”

    同样品级,鼎要比炉好一些,当然租用的价格也会高一些。

    陈海广偷偷给自己留了一个三品鼎,自己好歹也是能炼三品丹的人物啊,看着大多数人都在要二品丹炉,甚至还有尝试一品,陈海广心中油然的升起一种自豪感,信心在提升,这才是修行嘛。

    圣堂模式的优势就在于可以通过提升弟子们的信心来提高水平,当一个人自信,感到喜悦的时候,突破的可能xìng就极大。

    而这一切都是体制带来的,并不需要长老们天天跟在屁股后面追,这也是其他宗派很奇怪为什么圣堂会屹立不倒,而且圣堂那些高手们似乎也没花多大精力。

    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

    至于王猛早就被陈海广忽略在丹房之中,而王猛自己可是乐在其中。

    看过很多,更牛逼的都见过,可自己炼丹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这种环境,这种平稳的心境,让王猛非常的享受。

    第一炉已经开了,一瓶一品的补缺丹,其实就是治疗一些简单的身体不正常,比如口吃。

    王猛扔了一颗在口中,……滋味还不错,感受着药力在体内花开,油然生气一种喜悦,甚至不亚于自己的突破。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圣修那么“爱管闲事”吧。

    在邪修和魔修眼中,圣修就是一群吃饱撑的麻烦,他们怎么想都想不通,不关他们一毛钱事儿也要管。

    “天道无情,可人有情。”王猛拿着自己的补缺丹禁不住感叹道。

    紧跟着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太肉麻了。

    练完补缺丹王猛迫不及待的想验证一下效果,兴冲冲来到雷光阁。

    雷光阁也忙得一塌糊涂,王猛把马甜儿拖了出来,“师妹,小结巴呢?”

    “我去叫她。”

    马甜儿连忙把忙得头昏眼花的小结巴找了出来,人多的时候她就负责在里面找东西,可是望着师姐师妹们忙得热火朝天,而自己却只能在那里跑来跑去,心中其实也有点难受。

    “师……师兄,你……找我?”小结巴lù出笑容说道。

    “郑师妹,我……这里弄到一瓶很特别的丹药,你可以试试。”王猛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炼的事情先不说,不然没人敢吃啊。

    “哦,什么?”

    “一位前辈送的天圆丹,可以调整身体元气场的,像你说话困难就是紊乱,试试。”王猛把名字也改了,补缺补缺,太难听了。

    “真……的吗?”小结巴有点难以置信。

    “相信王大哥,他很厉害的,而且他和周长老是朋友,周长老可是我们圣堂最厉害的丹修长老呢!”

    马甜儿看到小结巴的疑huò连忙说道,“王大哥最热心了!”

    “谢谢……师~兄!”

    小结巴连忙鞠躬,搞得王猛都有点不好意思,他来这里可没想那么多,而且这天圆丹好不好用还不知道,毕竟这是以前的一个丹方。

    “别谢我,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用,但肯定无害,你们忙,我先走了。”

    里面的柳眉已经扯着嗓子吼了,这柳师姐可是雷光阁一霸,谁都得罪不起,马甜儿和小结巴连忙跑回去帮忙。

    牛刀小试,王猛对自己炼丹也有了信心,准备好材料之后,他就要为自己的百宝堂会做点什么,虽然炼不了什么好的,但就像胡静她们说的,要展现自己。

    展现自己?

    王猛禁不住一笑,自己现在越来越像个圣修了。

    索明虽然少言寡语,但并不孤僻,大仇得报,剩下的就是怎么报答王猛的恩情,王猛显然希望雷光堂好,那他就要想办法让雷光堂好。

    王猛来到索明的住处,发现只有他的影雕蹲在门口,安静有耐心,跟他的主人一样。

    “小家伙,索明呢?”

    影雕认识王猛,立刻带着王猛去找索明,此时索明正在锻造阁挥汗如雨地锻造着。

    这不光是为雷光堂争光,也是为了继承林叔的遗志,林叔喜欢锻造,喜欢为别人锻造出趁手的兵器。

    索明以前跟着林叔的时候也学了不少,林鹰送他来当体修也是想让索明有一天继承他的衣钵,只不过到了横山堂,不需要锻造,只需要够流氓,够能打。

    在这里,尤其是这段时间,索明觉得林家的人都还活着,活在他的心中,他在锻造中找到了宁静。

    王猛来了有一会儿了,静静地看着,感受着索明心中的那份平静和怀念。

    打完剑的索明看了很久,虽说王薄当是体修长老,但锻造方面,实属一般,给予索明的指点也相当有限,在王薄当看来索明就应该专心体修,不要想其他的东西,但索明对于锻造很执着。

    对于大多数小千世界的修行者来说,根本不想什么飞升,而索明更是如此,他要活的有意义。

    “老大,你来了。”

    “呵呵,看你锻造很有意思,很投入,不过我还是觉得当厨子更适合你。”王猛笑道。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