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七十四章 百宝堂会

第七十四章 百宝堂会

    为了让王猛专心修炼,当然也是为了防止别人窥伺他的秘密武器,所以放出话去在闭关。

    重重地叹了口气,“唉,还不是卢韵那婆娘,她窥伺我的首席好久了,不得不承认,她有点本事,而且人家有个好弟子,处处压我一头,我这总堂过的苦闷,就出来透透气。”

    “你别指望我。”

    “你这小子,真没良心,我说了,咱们是朋友,但,万一,我是说万一,卢韵那婆娘挑事儿上门,你说咱们爷们儿能怂吗。”

    “这倒不能。”王猛点点头。

    “就是啊,卢韵,自然交给我了,不过她那弟子,我总不能以大欺小吧,到时候你将就着指点指点她,省得她们整天目中无人。”

    周枫说道。

    “我才学了几天,去了还不是被指点的,不过真要有事儿,我能帮到的话绝对没问题,万一丢人了,你自己多担待。”

    “什么是男人,输赢另论,但咱不能逃避是不是?”

    王猛笑了笑,老周也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从刚开始只是为了自己炼丹,现在对炼丹的兴趣越来越大,当然王猛并不是那种专注于炼丹的丹痴,他的专注在于,炼丹可以帮他突破五行瓶颈,另外一个重要的地方是,他发现一种可能,那就是丹可能帮他接触天地锁灵阵。

    天地锁灵阵一旦落入体内就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可以看成一段堵塞的命痕,如果丹药合适就能梳理好。

    目前是用不到神格,但他必须在进入中千世界之前把封印解除掉,否则飞升的时候天晓得会发生什么变故,身怀逆天神格,每一次闯天劫都是九死一生,如果神格还没封住了,那就是十死无生了。

    “要对自己有信心,虽然你丹火只有两级,可是重点在悟性和理解,那丫头也不过是四级火罢了。”

    周枫也算是用心良苦,一方面要给王猛信心,另一方面又不能说太多,毕竟对方的四级丹火用了五年,而王猛……

    丫的,这几天周枫睡觉都能笑醒了,不过要忍,这小子似乎天生就喜欢保护“弱小”。

    王猛微微一笑,“谁怕谁啊,来,老周干一杯,一会儿我教你下棋。”

    周枫这次的苦瓜脸可是货真价实的了,一咬牙,“干!”

    不过周枫的痛苦棋艺生涯被胡静等人的到来给打断了。

    胡静、张小江、马甜儿、周谦、索明,索明经历了一场大难,变得话很少,但更沉稳了,他在修行中的拼命努力让人瞠目结舌。

    周枫也不打扰年轻人的聚会,闪得比谁都快,他现在是闻棋色变。

    “难得你们来这么齐,有什么活动吗?”

    王猛笑道,小茅屋立刻坐满了,平时来也是一个一个的来。

    “猛哥,圣堂的百宝堂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在琢磨着是不是也要参与参与。”

    张小江兴奋地说道。

    “所谓百宝堂会,简单说就是九堂弟子的一个交换大会,但由于各堂参与,总有一定的炫耀比较在里面。”胡静解释道。

    “雷光堂的剑冢省十年,灵隐堂的的符箓多一丈,仙源堂的灵丹功效强,火云堂的法器才是真,御兽堂的灵兽满街跑,飞凤堂的美女倾天下,百草堂的元气如泉水,横山堂的弟子像流氓,道光堂的门槛才叫高,想当年我们雷光堂确实风光过,但现在剑冢也没了,我看这次就是重在参与了。”

    “周师兄,不能打退堂鼓!”马甜儿说道,“我们要展现自己,哪怕不如别人也不要紧。”

    周谦苦笑,马大小姐的乐观是有底子的,别人可学不来。

    虽然不知道马甜儿在马家是什么身份,但跟马家有关是肯定的,马甜儿不说,谁也不好打听别人的隐私。

    “猛哥,这些年来百宝堂会基本上是仙源堂、火云堂、百草堂、御兽堂的天下,你不是跟周长老学炼丹了吗,要不炼几炉,咱们也出去炫一炫?”

    张小江说道。

    砰……,小胖子的头上立刻挨了一个爆栗。

    “你小子当我是百宝囊啊,我才学了几天,整天被老周批斗。”

    王猛说道。

    “仙源堂的丹是最好的,火云堂的法器,御兽堂的灵兽,百草堂的奇珍异宝,灵隐堂的符,道光堂肯定是什么都要弄一点,而飞凤堂,向来是人气最高,现在百宝堂会的意义已经不在交换,而是展现各堂实力,我们雷光堂借着和横山堂一战有了点起色,如果能在这次百宝堂会上做出点成绩,对我们也是一件很迫切的事儿。”

    说道胡静,她现在算是雷光堂的大师姐了,到了这个位置才知道有多难,当年赵广也算是有两下子了。

    “王猛,事儿很简单,他们是想参加,我则是建议干脆不要凑热闹,献丑不如藏拙。”周谦说道。

    胡静说话显然不像张小江那么夸张,王猛自己不愿意管这些事儿,但关键时候还是要出力的,他是有个乌木精,只是这玩意有点扎手,而且仅仅这么一个东西也于事无补。

    “现在你们有什么打算?”王猛笑了笑说道,这帮家伙找上门来显然是有了打算。

    胡静点点头,“我觉得在这种趁热打铁的时候不能退缩,如果要参加,雷光堂的展台,有甜儿的小可爱来震场子,索明在锻造上天赋不错,我看了也觉得可以试试,我这边出一些丹药,周师兄那边出一些符箓,可能我们不如人,但我们不怕丢脸,气势上不能输人!”

    越怂就会越怂,有的时候,人们怕的不是对手,而是怕自己。

    这不叫破罐子破摔,而是破釜沉舟。

    王猛欣赏的就是胡静的果断和大气,“小静,我支持你,没话说,不管我的丹练得怎么样,都弄上点,这种热闹怎么能少了我们雷光堂!”

    “嘿嘿,猛哥,如果你能让周长老偷偷的给我们弄上一炉,我们……”

    砰……

    话还没说完,张小江就被胡静扁了。

    “这种歪门邪道少来,你当别人都是瞎子啊!”

    张小江憋着可怜兮兮的小嘴,“我只不过想打个擦边球嘛。”

    王猛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原来是在打周枫的主意,和周枫想出来,王猛很清楚周枫的个性,这事儿说了完全就是找骂,最近炼丹也炼得兴起,小试身手也无妨,反正他又不怕丢脸,何况,应该不至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