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四十五章 新邻居

第四十五章 新邻居

    雷光堂内当然有专卖信使和灵兽食粮的地方,价格也是高低不等,好一点的人都吃不起,丫的,这年头灵兽比人还矜贵,当年再牛逼的灵兽也都是放养的,自己觅食,甚至有的时候还要给主人觅食,现在倒好,灵兽都成了大爷,主人还管吃管住管谈心。

    灵谷还没熟,有的时候就让灵犀自己去觅食,不过现在发达了,也省得它到处跑。

    来到雷光阁的时候,除非有热闹,平时稀稀拉拉的雷光阁竟然人声鼎沸,而且还有个耳熟的声音。

    晕,竟然是赵广回来了。

    赵广被众多师弟师妹围在中央,尽管他已经不再是雷光堂的大师兄,可是回来依然有大师兄的范儿。

    “大师兄,道光堂什么样子,我们有没有机会啊?”

    “是啊,大师兄,有机会把我们也弄过去吧。”

    王猛也禁不住摇头,换成邪修,这货还敢回来,轻则捅上几个洞,重则剥皮抽筋,这大概就是圣修吧。

    不过这也就是雷光堂的现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难怪这些弟子们寻求出路,谁也不想在这里混一辈子。

    凡人的世界,没本事也能混个温饱,但在这里总是不出头的话,日子就真的不好过了,再说但凡进入小千世界的,都是有目标有野心的,谁甘于陨落。

    “呵呵,诸位,诸位,我已经不是大师兄,但承蒙大家看得起,多年情分仍在,有机会我不会忘了大家的。”

    赵广场面上向来不差。

    除了王猛没把他当回事,还有一个人似乎也是躲着赵广走的,周谦心想今天没看黄历,不该出门的。

    结果一抬头就看到王猛迎面而来,周谦一愣,掉头就走,在他看来王猛就等于麻烦,他可不想跟麻烦照面。

    “呵呵,这不是周师弟吗,怎么这么着急啊。”

    结果一掉头又碰上了赵广,而赵广似乎还挺念旧的。

    “赵师兄,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啊。”

    “我哪儿能比得了周师弟呢,我可是听说了我刚走周师弟就大发神威赶走了横山堂的人,还要开堂战,真牛逼!”

    赵广眼睛闪出一丝蔑视,这狗腿子竟然也想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雷光堂是他不要的,却也容不得这种货色上位。

    “赵师兄说笑了,我也是被逼的,横山堂的人欺人太甚。”

    周谦苦笑道,他可是知道这赵广相当的善嫉。

    “是啊,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勇气,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整天跟在我屁股右面转悠的周谦吗,哈哈,好,干得不错,看样子这些年也没白跟着我,还是学到了点东西。”

    赵广连消带打,饶是周谦决定得过且过也是脸色不好看。

    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招惹这种人,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挺窝囊的。

    “啊,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大师兄,哦,曾经的大师兄。”王猛搭着周谦的肩膀,“周师兄,你也真的是,和赵师兄这么多年朋友,难得有机会,应该跟着赵师兄去道光堂啊,听说那里好啊,月亮都比我们这儿的圆,是不是啊,赵师兄?”

    “咳咳,王猛,这么久不见,你嘴皮子还是那么利索。”赵广也有点难堪,怎么说自己的行为也不是那么好看。

    “哪里,哪里,赵师兄,你看我能不能去道光堂?”王猛指了指自己露出一脸的渴望。

    “我还有事儿,各位以后再聚。”赵广瞪了一眼王猛,脱身离开。

    他来这里是来找赵雅的,当然也有私心,准备再跟胡静谈谈,去了道光堂之后,他越来越发现很难遇到有胡静这个水准的,而且道光堂竞争力极大,就算以他的实力背景争夺起来也难,僧多肉少,更惦记着胡静,哪儿想到胡静还没见到,就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儿。

    每次看到王猛,都会让他不痛快,以后有机会,他绝不介意教育教育对方怎么做人!

    “周师兄,与其这样窝窝囊囊地活着,何不搏一把,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有些事情不是躲就能躲过去的。”

    王猛说道。

    周谦叹了口气,心中嘀咕,话是这么说,别看你现在笑得欢,但底子薄啊,而且以他对赵广的熟悉,恐怕这王猛已经上了他的黑名单,有的时候太嚣张是会引来灾祸的。

    周谦没有好为人师的毛病,苦笑道,

    “事情都成这样了,我不去也得去,去也得去了,不过话还是说前头,我只能尽力而为,你们别对我期待过高。”

    说完周谦就走了。

    王猛购齐了东西,又跟胡静和张小江聚了聚,直到傍晚才回到自己的茅屋,……

    王猛揉了揉眼睛,幻觉?

    没喝醉啊,为什么会有两个茅屋呢?

    吱嘎一声,那个较大的茅屋门开了,竟然是周枫。

    周长老倒是很客套,“小友,好久不见,我来跟你作伴了!”

    王猛差点摔倒,脸上挂了三条黑线,奶奶个腿儿啊,这才见没多久吧,人家毕竟是长老,好歹要给几分面子。

    “咳咳,周长老,您这是……”

    “哈哈,我觉得总堂的氛围太苦闷,不利于修行,跟小友可是一见如故,所以我搬家了,以后有什么事儿也可以多交流交流!”

    周枫笑得很灿烂。

    王猛却有种想揍扁他的冲动,“咳咳,周长老,这里条件艰苦,而且各方面都不方便,我觉得您还是回总堂的好,您可是圣堂的栋梁啊!”

    周枫却很认真地摆摆手,“小友别客气了,叫我老周就行了,什么栋梁假梁的,上次跟小友一番交流我可是颇有收获。”

    王猛那是一个汗,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来熟,可问题是人家是总堂的长老,他还真没法赶啊,就这破茅屋都是雷光堂的。

    王猛干笑几声,“周长老太客气了,那都是我信口胡柴的。”

    “随便一说就有这境界,佩服佩服!”周枫摇头晃脑竟然还当真了,说得王猛都蔫了。

    回到自己的茅屋,王猛清理了一下思路,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自己就是想捞几块灵石,竟然来自己这里蹲点了。

    夜晚之中,神格的境渐渐扩张,另外一边的景象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