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三十五章 勇气

第三十五章 勇气

    申屠嘴角露出一丝肃杀,“雷光堂的废物就不用浪费灵石了,大师兄英明,这次任务完成,回去都有奖赏,不过索明演个戏不用演的那么卖力,牙都掉了。”

    众人一阵大笑,索明到现在还有点晕,他才是真正的有苦说不出,那该死的锄头正好扣中了他的命门,力道不大却足以瓦解他的力量,这他娘的就是哑巴吃黄连,跟谁说去,总不能到处嚷嚷老子的后颈就是命门吧?

    索明也只能跟着打哈哈。

    这事儿闹的这么大自然闹到了徐晃那里,四人其实也是生气。

    “奶奶的,横山堂这帮小兔崽子欺负我雷光堂无人啊,让我遇见非狠狠的教训他们!”

    王薄当那个火啊,同时也愤怒自己的弟子不争气。

    “王师弟别生气了,怎么说我还是看到了点骨气,如果被人踩了还默不作声,就真的没救了。”徐晃说道。

    “话是这么说,我们拿什么跟横山堂拼,横山堂上一次大比的情况你们也知道,赵广也不在,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王薄当是没办法了,横山堂多体修,按理说这也是雷光堂拿手的,可是雷光堂真的无人,弟子是有不少,可是真要出战的时候,王薄当满脑子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

    “如果失败能换来弟子们觉醒,也值得,不破不立,而且这一战也可以锻炼一下胡静和张小江,这俩孩子大有可为!”

    徐晃说道。

    对此赵雅和万靖颇以为然,正式的比赛,就算受伤也不会太过,比私斗反而要好,提前让两人体会一下高手的实力,对他们的成长也有好处,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

    就如赵广离开的原因,雷光堂平均水平太弱,会让胡静和张小江没有对比性,下意识的放松自己的要求,也缺少可以互相印证的对手。

    “输倒不怕,只是那奖励太高了,我们雷光堂折腾不起!”王薄当闷哼到,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雷光堂已经连年垫底,这等于把这些年剩下的库存一下子都拱手送人,哪儿还有翻身的本儿。

    王薄当其实也是说出了心声。

    “我听张小江说,这事情他们自己解决。”万靖说道。

    四人显然都露出不信,“先这样吧,实在不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四人也很苦闷,圣堂虽然不像魔修和邪修那么残酷,但也有一套自己的竞争体制,不然根本无法在小千世界生存,这也关系四位长老的情况,也难怪他们很纠结。

    赵雅虽然是后来的,有赵家的后盾,但怎么说她也是雷光堂的一份子,而且赵家让她来本身是要展现实力的,弄成这样,怎么都不是件好事儿,赵雅现在的精力都放在了胡静身上,只要把这孩子培养出来也算是一件功绩。

    堂战的时候很快传遍了雷光堂,也成了一个闲聊时的一个笑话,雷光堂不但实力弱,还没脑子,这么明显的陷阱都能跳进去,只能用猪来形容了。

    不过又有点羡慕横山堂,二十块中品,二百块下品,简直就是明抢啊,……唉,自己怎么没早一步下手呢!

    啦啦啦,啦啦啦,左一下,右一下,上一下,下一下。”

    周谦此时相当的悠闲,没了赵广这个乌云盖顶的家伙,他的日子轻松多了,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儿,撅着屁股,东描西画,至于堂战什么的……唉,天塌下来自有大个顶着,人生的精髓是什么?

    一个字——混!

    想当年他和冯进被誉为雷光堂的希望,意气风发,结果呢,不到一年冯进就被赶出圣堂,想想就感叹人生无常,他修行完全是个意外,陪冯进一起,结果冯进不在了,他还在这里混。

    周谦的周围飘着数十道火符,拿着他的天诛笔边哼着小曲边划拉,低调,平静才是美。

    闲着没事制作点符箓,赚点外快,喝点小酒,将来再找个合适的女修,一起双数双飞,也是一种人生,争来争取,何必呢?

    砰砰砰……

    啊,突然的敲门声吓了周谦一跳,从狗腿变成英雄,周谦很不适应,同时也感慨人性真的很势利,他其实根本没想做什么。

    手一挥,所有的符箓瞬间黯淡下来,迅速的叠成一叠回到周谦的乾坤袋。

    “啊,这不是王师弟吗,怎么有空来我这儿,真是蓬荜生辉,请进,请进。”

    周谦打开门见是王猛,还是一如既往的客气。

    王猛笑了笑,“周师兄客气,不进去了,只是通传一声,你已经被长老选为堂战正选中的一个,恭喜周师兄。”

    周谦蔫了,这有何恭喜可言,而且他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假传圣旨,可又无法去找长老证实,这招还真是狠啊。

    “哈哈,我知道了,师弟是在开玩笑,雷光堂高手如云,哪儿轮得到我啊,我就不丢人了,让贤,让贤啊。”

    王猛笑得更夸张,“周师兄就别谦虚了,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你有异议就找赵长老提吧。”

    对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办法,像周谦,你要和他客气,他更客气,所以要痛快一点。

    周谦的苦瓜脸这时显得有点可爱,望着王猛的背影,周谦呆呆地坐在院子中,这小子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总是跟自己过不去。

    别人不知道,但是周谦看得出,这王猛是有两下子的,索明那小子也是横山堂有名的拼命三郎,一个体修哪儿有那么容易被击中命门,运气?

    到了他这个级别,早就不存在侥幸了,这也是申屠不得不以退为进的策略,因为他真的看不出王猛的实力,高手可以伪装的,但周谦却知道,王猛真不是伪装,申屠想多了,这王猛可能有点奇怪的天赋,但实力摆在那里,一旦被人发现,还是躲不过去的。

    自己呢?

    冯进是这些年来雷光体修最有天赋的新人,可惜就是性子太冲,跟赵广不合,然后就被赵广设了局激走了,周谦一直忍气吞声,就是在等机会报仇,结果还没等到他实力超过赵广,赵广就先走了,弄得周谦其实非常的苦闷。

    装了这么多年,他娘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

    当晚周谦喝了很多酒,大醉了一场,梦中有些眼泪模糊,“兄弟啊,当年你要忍一忍,我们就能并肩作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