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二十四章 世事如棋

第二十四章 世事如棋

    四人浑身一震,王薄当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拜见祖师!”

    苍老的身影没有理会四人,伛偻的老人手一挥笼罩在剑冢周围的剑阵悄然散去,十把神剑见到了锻造者,散发着强烈的光芒。

    连徐晃的眼睛都直了,每一个剑修能抵挡宝剑的诱惑!

    雷霆面色凝重,什么人进了他的剑阵竟然毫发无伤,奇怪的是闯阵之人大费周章,却不拿宝剑,为了什么?

    雷霆目光扫过周围,而王薄当四人则是大气不敢喘,他们在弟子们面前高高在,可在祖师面前就是小家伙。

    当雷霆的目光看到了强上那个“舍”字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这是挑衅吗?

    雷霆摇摇头,准备教训一下这些徒子徒孙,却猛然回头,一步走到了墙壁的面前。

    双目死死地盯着墙壁,徐晃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

    一个字而已,难道是熟人?

    雷霆的手剧烈地颤抖起来,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前辈,是您老人家吗,前辈,前辈您出来见一下弟子吧!”

    雷霆激动得像个小孩子,身上的气势猛然爆起,那伛偻的身体直了起来,如同洪荒巨人一般。

    王薄当等人吓坏了,让师祖称前辈的人???

    那岂不是陆地神仙一流的人物?

    雷霆喊了半天,却无人回应,呆呆望着墙上的字,气势缓缓地收回,退开三步,恭敬地跪倒在地,对着舍字磕了三个头,吓得一旁的四人连忙跪着磕头。

    这究竟是谁啊,怎么回事!

    站起来的雷霆招过了宝剑,一把一把地折断,即便是神剑也挡不住圣堂体修祖师的力量,十把神剑就这么被折断了。

    王薄当四人哭的心都有了,雷光堂积弱已久,就靠这十把神剑撑场面了,这下全完了。

    把宝剑折完,雷霆也松了一口大气,整个人都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他离开总堂来到琳琅街,大隐于市,就是为了悟道,突破瓶颈,结果发现全错了,这一个“舍”字道出了他的心结。

    完成之后,看着跪了一地满眼不舍的四人,雷霆也有点恨铁不成钢,雷光堂竟然落没到要靠着剑冢混日子的地步。

    “从今天起,再无剑冢!”雷霆说道。

    “祖师,是不是弟子做错了,请祖师责罚!”王薄当吓坏了。

    “无能便是过,好好的雷光堂弄成什么样子,再弄不出个样子,你们四个干脆滚蛋!”

    雷霆怒道,四人噤若寒蝉。

    看四人那样子,雷霆火更大,不过也没办法,时也命也,曾经辉煌的雷光堂确实已经成了记忆。

    “祖师,这字是谁留的啊,我们……”王薄当好歹是体修,壮着胆子问道。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他老人的名讳我都不能提!”雷霆骂道。

    王薄当立刻蔫了,头都不敢抬起来,雷霆可是号称圣堂第一爆,即便是碰上邪主也不怂,竟然还有人让他这样。

    “这个字……留着吧,有一天你们会用到的。”

    话音一落,雷霆的声音就不见了,四人对着剑冢仅剩的一道残壁猛看,实在看不出什么东西。

    这字究竟是谁留下的,四人不敢再问,也不敢打听,谁敢触雷祖师的霉头那才活腻歪了。

    “猛哥,晕死了,猛哥你还有时间喝茶,走,快跟我走!”

    “让我喝完嘛。”

    “猛哥,雷祖师出现了,剑冢被拆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不去凑热闹。”

    王猛微微一笑,“拆就拆了呗,而且啊,现在去也来不及了,热闹肯定散了,再说了你一个弓修凑什么热闹,难不成想要改行?”

    张小胖愣了愣,“啊,也是啊,我一个弓修凑什么热闹,又不是弓修祖师来了。”

    “来,陪我下一盘棋吧。”

    “嘿嘿,猛哥,论别的,我可能不如你,但玩这个,你可就不行了,一会儿输了可不准弹我头!”

    张小江笑道。

    王猛笑了笑,“行啊,胡静,你来得正好,一起过来看看。”

    胡静刚进门愣了愣,转而一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哈哈,静静,你不会也是想拖猛哥去看热闹吧。”

    “你以为都像你啊,四位长老都去了,哪儿会让我们靠近。”

    胡静说道。

    “也好,省了,来,看我大杀四方!”

    张小胖的棋是跟他老子学的,相当厉害,以前的王猛喜欢搏杀,冲杀之后就发现自己完了,每当下棋的时候就是张真人最爷们的时候,颇有一种天下无敌的霸气。

    “猛哥,照例,你执黑。”

    黑棋先攻有优势,但王猛摇摇头,“换个玩法,你执黑吧。”

    “啊,行啊。”

    张小胖也不客气,这可是他最后的自留地了,两人你来我往杀了起来。

    下了没多少,张小胖就不动了,陷入了沉思,完全忽略了身边的人。

    琢磨了半天才走了一步,而王猛的白字随意地放下,张小胖又开始纠结了。

    胡静也懂,水平也不差,出身比较好的,琴棋书画是必须的,她跟张小江一样,完全陷入了沉思,喃喃道:“这样……不行,这样……也不行……”

    王猛微微一笑,“世事如棋,穷则变,变则通。”

    两人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穷则变,变则通……

    “我知道了!”张小胖的黑子猛然杀向王猛的大龙。

    “呵呵,勇气可嘉,智谋不足!”

    啪,一颗白子落下。

    张小胖和胡静又陷入了沉思,王猛笑了笑,“今天就下到这里吧。”

    张小胖半响才站了起来,挠挠头,“见鬼了,怎么感觉走什么都是死啊。”

    两人望着王猛,王猛笑了笑,“我脸上看不出花来,两位长老的亲传弟子可要加油啊,将来还要靠你们罩着我。”

    “啊,完了,师傅让我拿东西来着。”

    张小胖一拍脑袋飞一样地溜走了,这家伙半路听说有热闹就奔了过来。

    胡静还在看着棋盘,王猛轻轻拍了一下胡静的肩膀,“不要太认真,一盘棋罢了,慢慢来。”

    胡静浑身一震,渐渐清醒过来,“世事如棋,世事如棋,修行如棋,多谢!”

    胡静的悟性要比张小江还好一些,已经有点朦胧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