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修真小说 > 圣堂 > 第十三章 菜鸟的惩罚

第十三章 菜鸟的惩罚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猛感觉命草似乎在求饶,“算了,这家伙也是个草头王,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处。”

    王猛随手放进了乾坤袋中。

    赵凌萱的果仁掉到了地上,……这也行?

    揉了揉眼睛,“小灵,这是真的吗?”

    九天火鸾也瞪大了眼睛,这跟雀妖忽然变成了火鸾一样的震撼。

    ……运气……

    “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赵凌萱喃喃道,就算是也没可能这么快。

    “哇塞,猛哥,地也变软了,我看我们十天就能搞定!”张小胖甩了一锄头,直接插入地下。

    “什么十天,三天内搞定,然后就去做你的任务。”

    “猛哥万岁,我就知道,跟着你混肯定没错!”

    张小胖的马屁术横飞。

    两人说干就干,一个拔草,一个松土,热火朝天地跟灵田战斗了起来。

    热闹没了,赵凌萱跺了跺脚,小嘴撅了起来,“不好玩,小灵,回家了!”

    火鸾跟在主人的身后,身为灵兽的她也弄不明白,难道此人有什么隐藏的天赋?

    当初他是怎么从那么多雀妖中选中了自己呢?

    三天,王猛说到做到,张小胖负责拔草,王猛负责松土,失去了命草,杂草是有点反抗,但已经微乎其微了,毕竟张小胖可是命痕四层,发起飙来也很猛,没了杂草的掣肘,灵土也就没那么顽固了。

    而球球则在负责运输,还能帮着平整土地,相当给力,这让王猛想起了不负责任的八折,不过王猛有种直觉,早晚还会和八折碰面的。

    第四天一大早,张小胖早就准备好了,双手使劲地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把大剑,“猛哥,这剑不错,给你的。”

    王猛接过大剑,但也没说什么,想来是跟那些三代弟子换的,就算不值也没办法,毕竟情况不由人。

    要到外面去,武器也是必须的,在圣堂范围内,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无论妖、兽,还是魔修都轻易不会招惹圣堂,但是你离开圣堂的地盘,就不好说了。

    王猛挥舞了一下大剑,“还行,就是有点轻。”

    顿时张小胖张大了嘴,“真的假的,这剑好重的。”

    “有吗,没觉得啊,大概是这两天干农活力气变大了吧。”王猛握了握拳头,他真没什么感觉。

    “猛哥,我买了两张保命符,引路符,哦,神行符,还有勾引虎鹰的诱饵,我们的食物,两颗续命丹,我老子给我的家当这一票全砸进去了,破釜沉舟,不成功便成仁。”

    张小胖可怜兮兮地说道,他的要求很低,只要能通过测验就行。

    “瞧你这点出息,我们一定能行,胡静那边怎么样,你遇到她了吗?”

    “没有,胡大美人所在的地方是长老和高级弟子呆的,我们属于闲杂人等,进不去啊。”

    胖子有点羡慕,胡静的天赋和家世,决定了命运跟他们有本质的差别,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只是胡静的性格和友情竟然会让他们忘了这一点。

    “出发吧!”

    王猛看了一眼自己的灵田,还别说真有点了感情,胖子打出引路符,引路符化成一团火光飘在两人的前方。

    二人一人一张神行符,神行符也都是低级符,专门为他们这样的修行菜鸟准备的,但是确实很实用。

    两人立刻体会一把急速狂奔的感觉,胖子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呛了一嘴的风,吓得他连忙闭嘴。

    从雷光峰到雷鸣峰有数百里,对于长老这个级别的修行者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菜鸟们虽有神行符的帮忙也要花上几天的时间。

    小千世界的景色对两个年轻人充满了吸引力,很快危险就被抛诸脑后。

    “张小胖,我们的路对不对啊,我腿都快断了,这雷鸣峰在哪儿啊,好歹都是雷字辈儿的,我们都跑了三天了。”

    张小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种长途跋涉太不适合他了,“路引是这么指示的啊,没错啊。”

    “会不会是那个师兄弄错了路引?”

    王猛看着四周浓郁的密林,真是郁闷,为了节省时间,他们是日赶夜赶,按理说现在也应该到了。

    “不会啊,他说,这个任务是弓修常见的,可……”张小胖也望着周围,怎么都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你觉得我们这里像是雷鸣峰吗,这路引还在指引我们向前,不对劲啊,停下来吧!”

    现在就算不到雷鸣峰,也至少能看到了,可是感觉他们却进入了不知名的密林之中,这诡异的气氛让他有点不安。

    也许是响应两人的猜测,密林深处传出奔雷一样的低吼,地面随之震动。

    两人面面相觑,此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前面好歹还有个路,现在连路都没了,跟着这路引继续下去鬼知道去哪里?

    “张小胖,你这些东西是怎么换的?”

    王猛问道,这时胖子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就是我老子给的钱和一些好东西,不过他们说不够,非要我的灵石……”

    “你给他们了?”

    “没啊,我哪儿会那么笨,卖我东西的叫周谦,是三代弟子里面专门倒卖小道具的,可是这些东西我又确实需要,所以就找赵广大师兄做个见证,如果我们完成任务就把灵石给他,如果完不成就作罢。”

    “灵石呢?”

    “……在赵广那里啊,我叉,该不会他们合伙阴我们吧,日啊,好歹也是同门,不用这么狠吧???”

    胖子哭丧着脸,泪汪汪地看着王猛。

    “不是阴我们,是阴你,也好,也好,这一课上得好!”

    “猛哥,看这样子,他们是想让我们有去无回,哪里好啊。”

    张小胖望着阴森森的四周,感觉更冷了。

    王猛舔了舔嘴唇,“胖子记住了,这就是修行世界的规则,比外面还不要脸,吃一堑长一智,何况,我们还没完!”

    修行本就是夺天力添寿增力,资源有限,争夺肯定激烈,圣修虽然不像魔修那么狠,但也不是过家家。

    上当受骗,只能说明自己笨,新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只是对于二人来说,这个代价确实有点沉重了。

    “猛哥,怎么办,现在回头吗?”张小胖总觉得有什么盯着他。